当前位置:首 页 > 散文 >文章内容

清 明 祭—怀念外公

作者:王 毅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04-10

       清明节到了,我在外地想着我的外公在那荒丘上的坟茔,是否有人去扫墓祭拜?

记得小时候1966年6月的一天,母亲带着我们姐妹兄弟4人,从县城坐车去龙场区支东公社支东大队包包上生产队外公家,中午车到龙场街上时,外公来接我们。从龙场街上到外公家还要走30多华里的山路,我们这些第一次从城里到乡下的孩子,一路上看到路边长着的庄稼和花草,总是那么新鲜、好奇,边走边采着野花玩耍。由其是我,更是不时跳到路坎上或路坎下去采摘花草,没有被外公少“关照”。

夕阳西下时,我们终于到达外公家——一栋坐落在半坡上绿树掩映中的长三间两层楼木板房。稍稍休息,天黑时开始吃晚饭,一盏小煤油灯燃着腊黄色的火苗,由于外公家长期烧柴,屋里被熏得黑乎乎的不反射光线,小煤油灯只能照亮饭桌周围不大的地方。吃的是包谷面面饭,下着酸菜和老腊肉。吃完饭后我出门一看,外面一片漆黑,只听到不时从远处传来的狗咬声和躲在附近树林里的虫鸣声,我的心一下子一落千丈……

第二天早上,外公带我去支东小学读书时(接着我在城里的四年级读),我这个11岁的孩子便背着外公和家人背起书包悄悄地踏上山路返城。走完山路走公路,不知走了多少公里,天黑时来到化起区和平公社一所小学旁,我看学校里有灯亮,决定去找一个住处,明天再走。当我敲开学校的宿舍门时我惊呆了,住在这里的几位叔叔居然是我父亲的下属,他们作为农村工作队员来这里下乡工作。于是叔叔们搞饭给我吃,烧水给我洗脸洗脚,把他们的床铺让给我睡觉。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8、9点钟了,金色的阳光照在窗玻璃上反射出暖暖的余温。这时听到屋外好象是外公的声音,我出门一看,果然是外公找到这里来了,于是和外公到化起区街上乘车朝县城走去。

从1966年到1976年,我整整在乡下呆了10年。这10年间,外公白天劳动,晚上就给我们讲苗族民间故事,教育和启发我们,使我从一个不懂事的俏皮小孩逐步成长为一个善于思考的青年——为什么对党忠诚、为人正派、1957年被评为全国劳模在北京受到毛主席、周总理、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的父亲,会被打倒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什么我们要被无原无故的从城里遣返乡下而不能上学读书等等……这10年,我因为派性武斗停课不能上学务过农,然后到遵义新舟军用机场当过支前民兵,后来父亲经“补台”调任化起区区长时我又回到学校读书,初中毕业我放弃继续读高中的机会,回到支东小学当了一名代课教师。1976年3月,我谢绝了校长的挽留应征入伍,去寻找我未来的梦。

10年“文革”,我的经历是坎坷的,但它又使我认识了苗乡,更认识了我的外公。

听母亲说,外公家是从大方县名叫黄家坝的地方搬来的。初来乍到,外公的祖父开荒种地,勤俭持家,逐步在这里稳定下来。但因为是外来户,经常受到当地大地主敲诈钱、粮。后来外公的祖父听亲戚说,平坝县城有个基督教会,能帮助和保护苗族人,于是就跑到100多里外的平坝县城信奉了基督教。后来由于交通不便,往返途中经常受到土匪和野兽的袭扰,平坝教会就叫其在支东设立一个教堂,随后又办了一所教会学校,这样外公才有机会在教会学校读书识字并信奉基督教。

外公信教,但不迷信教会,从来不相信有什么救世主。他除了管理好教会的正常活动外,每年春、秋两季,都要到周边方圆百里的苗族村寨去种痘,消除天花对苗族民众的危害。在家时,常帮助调解周边苗族群众发生的婚姻等民事纠纷,有时还阅读些从香港订阅的报纸,了解中外时事。

新中国成立后,外公坚决拥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政府的执政方针,作为当地的苗族民间知名人士,积极参加土地改革,经常到县里和省里参加有关民族事务的会议,还被选为县人民代表。但是好景不长,由于外公为人耿直,有话则说,直抒胸意,一次在贵阳参加省里的一个会议时,被打成全省唯一的一名农民右派份子,但由于中央民族政策的呵护,在第二年的会议上即得到平反摘帽。

后来外公老了,外出活动没有了,但由于他在当地德高望重,公社、大队、生产队的领导遇到涉及到民族事务的凝难问题,都会来请教外公,外公也毫不保留地教给他们方式方法。外公从不抽烟喝酒,但只要有客人来,他常会用苗家的腊肉,好酒来招待客人,在当地深受大家的爱戴。遗憾的是,1978年我还在部队时,外公不幸去世,没有最后目睹外公一面,成了我终身的遗憾。1998年,在外公去世20周之际,我写了一篇题为《杉树林情思》的散文,发表在当时的《贵州林业》杂志增刊上,悼念我的外公。

弹指一挥间,一幌几十年过去了,想起外公作为一位普普通通的老人,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几十如一日地关心民族事务,关心民众疾苦,我觉得我们还差得很远。作为一位苗族人,要学习外公谦虚做人的高尚品德,关心民族的朴素情怀,为民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让我们的民族在新的时期,同全国人民一道同步步入小康社会。

 

                    2017年4月4日夜于云南文山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上一篇: 史记:独南苗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