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散文 >文章内容

史记:独南苗寨

作者:南往耶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03-01
历史应该光明正大地记载蚩尤。恕我直言
为了争夺修改世界观的权利,中原冒充天下
在公元前3590年,时间终于铺开它古老的夜色
血统、方言、母语。军令。海洋发怒,山川咆哮
涿鹿之战在河北硝烟弥漫:雷声作鼓
乌云是一面大旗,暴风骤雨就是千军万马
天神、魔鬼和阎王担任将军,滚滚的血河荡涤盘古的江山
(蚩尤“制五兵之器,变化云雾”,“作大雾,弥三日”
黄帝“九战九不胜”、“三年城不下”,“乃仰天而叹
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方才大捷,得天下。)
黄帝险胜,蚩尤战死,东夷、九黎等部族融入了炎黄
不想投降的好汉扛着血迹斑斑的战旗一路向西
由黄河流域至湘至黔至滇至老挝至泰国至美国
向西,向西,再向西。西边是个好方向,连太阳都倒向他们
如今,阿根廷、越南、法国、法属圭亚那、加拿大
澳大利亚、缅甸、日本……都承载着蚩尤语言的密码
 
蚩尤的后裔,他们的名字叫做苗族。他们是英雄的儿女
朝着太阳落坡的地方寻找故乡,用血养育古歌和神话
没有怨恨,把悬崖峭壁当做家园,梯田依山而建
信仰万物,崇拜自然,祀奉祖先,感谢仇人
 
蚩尤是人,也是妖,脚有八只,三头六臂,铜头铁额,吃沙子石
想当年,刚好遇到了涿鹿之战,他不得已而统帅三军,骁勇善战
告别泰山,跨越黄河,打败炎帝,却又被黄帝联手炎帝所灭
逝时英年三十五岁。殁于乱世,葬入史册
留下不死的名字交给妻子和儿女,让他们
随着未死的将军退回洞庭、彭蠡,建立三苗部落联盟
招兵买马,为祖国筹备保安和警察,声势浩大
尧帝和舜帝恐有大乱,派大军剿灭,幸存者逃往东海
距今三千九百年以前的东海,南不接台湾海峡
北不临黄海,东不临太平洋。只是一个地名
 
天下之大,蚩尤后裔却连一块种水稻的地方都没有
他们无奈离开东海,一路西迁,而后面有朝廷的追兵
生命太重,干脆把沙滩、海浪和用过的文字统统丢弃
一路西迁,坚信日落的地方就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但终究一部分渡海去了日本,成了后来中国的邻居)
直至公元前1042年,楚国在南方大地等了苗族整整千年
然而,楚虽广大,却只是苗族的半个祖国
战国末年,秦昭王上任时,要消灭蛮夷
武陵山区的苗人再次遭受冲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公元前222年,王翦攻克项燕,楚国灭亡,秦始皇一统天下
创建皇帝制度,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消灭异族
万里长城,仇恨生长,苗族儿女跟随项羽举兵伐秦
三万楚军直指河北平乡,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四十万秦军梦断巨鹿。只可惜,项羽单纯,最终输给汉人
输给了长达四百零六年的讽刺。汉朝只是刘邦一个人的
自刎是最灿烂的结局,安徽和县的乌江从此找不到它的源头
 
(秦汉时期,苗族的其中一个聚居区是武陵五溪,史称武陵蛮
从公元47年到公元186年的139年中,汉王朝对武陵蛮共用兵
达12次之多,仅建武23年到25年的3年内,江武帝刘秀就三次
用重兵剿灭、屠杀武陵蛮。)王朝。王道。王土。苗族人流离失所
由东向西,再次回到洞庭、彭蠡,但这里已经不是故乡
为了寻找夕阳,从洞庭湖溯沅水迁移到五溪地区
再沿巫水进入南岭走廊,经越城岭北麓到广西融水
再往北,继续往北,就是西边,终于喝到都柳江的清澈
徒步东西,走遍中国,只有黔东南山川秀丽,土地肥沃
只可惜,且兰国早已把300年的历史丢进了史书和民谣
回不去了,走不到了。而夕阳应该还在西边,他们必须
告别榕江,往凯里开怀,绕雷山县城羊场坝,路过左多阳苟
最后到独南村。独南村是个好地方啊,背靠巍峨雄伟的雷公山
 
公元1554年,朱元璋的后人在湖南湘西修建苗疆长城
他妄想要用191公里的城墙割断蚩尤的血脉和传奇
这一年,在云贵高原,一支热爱生活向往月光的民族来到了
独南村。没有人知道,蚩尤的后裔用了五千多年的时间
在离夕阳最近的地方找到了故乡。这就是独南村
独南村的夕阳,是蚩尤的血。枫树绵延
这五千多年来,他们一路跋涉,忘记了语言,弄丢了文字
也没有随身带来粮食的种子,男人光着膀子,女人裸着乳房
他们学锦鸡穿衣,学麻雀觅食,学高山做人,学流水说话
在云雾上做爱,在梦里生孩子,芦笙成了他们的语言
这里的少妇和女儿穿着五寸长的百褶绣裙,仅为遮羞
内不穿裤子,春光偶尔外露,风吹来的味道都是花香
醉倒了英雄和诗人。他们把这里的苗族命名为锦鸡苗
故意忘却悲惨历史的锦鸡苗,祖祖辈辈生活在独南村
万丈豪情酿成米酒,杀鸡不是为了儆猴
是拿淳朴和善良招待客人,让时光倒退
 
独南村,蚩尤曾经梦见过的地方,云海苍茫
在白云之上,一匹骏马对话蛟龙,神在守望
湖泊在山上,神的湖泊在山上,蛟龙的湖泊
天上的水养育了蛟龙的湖泊,湖泊养育村庄
湖泊底下藏有二十五史,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逍遥游》《论语》《道德经》合在一起就是《金瓶梅》
《源氏物语》《神曲》与《资本论》都是盗版的《周易》
《红楼梦》原来是高行健写的,高行健不姓高,姓中国
《诗经》里写满《楚辞》,谁在《呐喊》,谁还《活着》
《平凡的世界》是《边城》,苗寨的女人都《丰乳肥臀》
湖泊底下是庞贝古城的遗址,浮现古埃及法老的笑容
这是深不可测的湖泊。在山上,湖泊张开翅膀
独南村,好风水,连绵不断的群山护送诗人的到来
南往耶诞生。公元1985年的独南村显得那么厚重
老子、庄子、屈原、荷马、但丁、苏格拉底、泰勒斯
他们列队敲锣打鼓、吹芦笙,迎接南往耶的大驾光临
南往耶为了造字而生,他造的文字偏旁部首都是电闪雷鸣
化为诗,有数十万行,数百万字,成千古一著,名为
《南往耶之墓》。没有读者。成为读者是需要资格的
后人只有感慨
 
但是,公元2052年,独南村再也找不到发音说话的办法
一个古老神秘苦难深重的民族在斑驳陆离的吊脚木楼上从此失声
母语不是丢在割草砍柴的山坡上,而是丢在寻找自己的路上
自己听不见自己的声音,用汉语介绍自己:“我们是苗族人。”
或者,用英语说:“We are the Miao people!”
在公元2500年,伏尔加河的少妇,还有塞纳河的处女
她们在独南村说着流水的秘密,跳最后的锦鸡舞
独南村的男人有欧洲人的阴茎,喝米酒,犁水田
民族最后的语言是叫床声,生命不息,人类不息
世界大同。历史在等着我们 
独南村,将只有在史书上才能找到,名作:独南苗寨
后人终于明白,独南苗寨,这是蚩尤最后歇息的圣土
放蛊、做巫、赶尸、寻魂,谁在引路?这是未解之谜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上一篇: 魂兮归来

下一篇: 清 明 祭—怀念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