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散文 >文章内容

童年的那把芦笙

作者:山云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04-13
 

 

○文/图 侯星明


 今年春节我们回方祥老家过年,那里是高排芦笙之乡。回老家过年一方面是在外奔波的几哥弟一起回家跟父母团圆,另一方面是在老家感受更浓的年味,体验一下原生态的高排芦笙舞。

有一天,为了逃避喝酒。我跑到自家专放杂物的最上层里躲避,不料遇到了与我相隔二十年之久的童年玩的那把芦笙。那把芦笙跟杂物堆放在一起,被厚厚的灰尘盖着。见到童年学吹的芦笙,犹如见到了久别重逢的好友,也让我思绪万千。

在我儿童时,我们都以学会吹芦笙为荣。秋收之后的家乡,从小年到苗年再到春节和元宵节都在跳芦笙舞,而且每个节日都是跳几天几夜。由于不管大人和小孩都把芦笙看作是神圣的心爱之物,所以节日期间,芦笙一般都置放在芦笙场上。这样一来,只要芦笙不被大人用,我们小孩子家就抢着去模仿大人的姿势吹着。有一些非常认真勤快的家伙,天刚刚亮就听到断断续续的简单的“咚嗃咚”、“咚嗃咚”的声音了。所以每年的冬季一过,也毕业出一批高排芦笙手了。来年的节日,他们就可以跟大人一起扛起芦笙大显身手,那种场面不仅让自己自豪,家人欣慰,甚至让同龄人也羡慕不已。

看到同龄人一个个都会吹芦笙上了阵,我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就缠着爷爷要一把芦笙。于是我就有了自己的芦笙,之后每天放学和周末我都在学吹。

可惜我不太懂芦笙谱曲,所以只学会一些皮毛就小学毕业。毕业后就到县城中学读书,即使假期回来也一心赴在学习上去了,就这样我与芦笙不辞而别。

也许我们是最后一批喜欢学吹芦笙,之后的二十年来,不管在县城的苗年节大型表演活动或是回家过年的芦笙场上,都是五零后到七零后的芦笙手,就是没有八零后和九零后,壹零后的就更不用说了。

如今的孩子,除了学习,电视、手机、网络游戏等占据了他们的时间和空间,他们不再以学会吹芦笙为荣。渐渐地,芦笙手还是停留在中老年人的手中。

这几年来,时常听到“民族文化进校园”的口号,一些学校也实施了,但力度不够,效果甚微。值得幸庆的是雷山县教育部门高度重视了这方面工作,并多次成功举办了初具规模的一年一度“蚩尤魂·苗乡梦”的艺术节,对雷山县内八大民族舞蹈起到了重温和推动的作用。前年,我们方祥民族小学为了排练好《高排芦笙舞》参加艺术节,向乡政府借来了两套芦笙,并长期置放在办公楼的过道上。更为可喜的是有一群学生一放学他们就来围着芦笙吹,他们有的好奇地摸着芦笙,有的试着吹,那种即使是乱吹一翻,带来的是极大的噪音,但见到此情此景,一股喜悦之情从我的内心深处油然而生。

当有老师走过时,他们就像受惊的小鸟一样一呼啦地跑了下去,后又慢慢地上来学吹。看到这样的情景,喜忧参半的我鼓励他们只要爱护好芦笙,他们尽管来学吹,不要怕被批评。有了我的打气,他们更大胆了。

芦笙正放在我办公室门口,将近1个月之久,我听到学吹的芦笙声也是由原来的杂乱逐渐变成有序成型的调子了。我真为这些自学吹芦笙的学生高兴,但我也想到了我们教师工作的不到位,如果学校订好一批芦笙,音乐教师根据芦笙乐谱作成教材。音乐课就教吹芦笙,教唱苗歌,把会吹芦笙和会跳芦笙舞也作为一项掌握的素质教育运动项目来算,效果会出人意料的。

今年年初,县教育主管部门提出了全县实施各具特色的1小时大课间活动要求。雷山县的《苗族锦鸡舞》、《掌坳铜鼓舞》、《苗族扁担舞》和《高排芦笙舞》等八大民族舞蹈均以豪放粗犷的动作为主,要是纳入特色大课间活动,会达到了既运动锻炼身体又传承民族文化的效果,也许局领导所提的“特色”就寓意在此了。

相信在广大教育工作者的努力下,芦笙回到苗家孩子的手中,学会吹芦笙是他们的一种荣耀,芦笙成为他们童年中的一部分等等将为时不远了。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上一篇: 放飞青春的翅膀

下一篇: 写在清明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