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散文 >文章内容

斗 地 主

作者:王胜华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01-19

起先,我不怎么清楚斗地主的意义。

在有人站街卖苦力的地方,在车站门口停“便捷的士”的地方,在每一个人口稠密的地方,常常看见几个人吹灰铺纸,就地盘腿,斗起地主,一天下来,进了出了,赢了输了,喜了怒了,乐了悲了;偶尔到郊外的农家乐去玩,在等待饭菜上桌的漫长间隙里,总要邀约几个人,围着桌子斗地主。几把下来,饭菜就上桌,总有斗不够的感觉,总有兴致未遂的幽味,以至食不甘味,甚至津津乐道于其中某一精彩胜局,耿耿于其中不堪的败局……

有一回,我无意间拿起妻子的手机,发现上面安装了一个叫做“单机斗地主”的斗地主软件,手指轻轻一摁,那个兰色底版带音乐的斗地主桌面就显示出来,斗了几圈,甚觉好玩,甚觉勾人,有时竟端着妻子的手机躲在被窝里斗到深夜,有时右手执筷吃饭,左手点击手机斗地主,入迷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便想天天拿着妻子的手机斗地主。可手机是妻子的,里面有一些不可全部见光的东西,不便时常占用,于是想把这款斗地主软件安装到自己的手机上去,什么时候想斗,什么时候就斗。

妻子不在家的时候,无端觉得时间富有得难以打发、难以消磨。我试着下载了几回,可系统不给安装,很是郁闷,真想把手机砸掉,重新买一款能够斗地主的手机。我试着将手机恢复到出厂设置状态,并更换了其中设置,轻轻一点,唰唰唰,那条绿色的蚯蚓在我面前急速奔跑,眨眼工夫就安装上去了。我惊喜万分,用手指轻轻点摁那个熟悉的桌面图标,那个脆生生的音乐就响起来,那个带音乐的斗地主桌面就显示出来……

第一次斗地主,我是以“短工”的身份参与。我认为,短工的身份是最自由的,想干就干,不想干,拍拍屁股就走人,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行事,用不着低三下四做人,我喜欢这个身份。身边除了和我一样头裹“白羊肚手巾”的一个人外,我对面坐着的,是一个涂红穿紫、满脸横肉、富态龙钟的富婆,我的心开始颤抖起来:莫非我要参与批斗的就是这个富婆吗?看着她,我就心惊胆战,不知所措,结果被这个富婆抢占先机,把一个物质上贫穷,但人身尚存自由的我一捋到底,成了“包身工”。完了,完了,这回真的完了,我的身体从此只能属于这个富婆,我的灵魂从此就死亡,我再没有人身自由了,干和不干,不是我说了算,干好干坏,不是我出力就行,看着那张涂脂抹膏的脸,我好恶心,我好失望啊,今后,她让我干什么我就得干什么,看来,我只能死在这个富婆的手里了,我悔不当初:做一个自由的“短工”难道就那么难么?做一个这里干两天,那里干两天,还得观光风景的人不行吗?斗地主,斗地主,把自己斗到十八层地狱里去了!

哎——我心灰意懒,食不甘味,一切得从头再来,可头在哪里?我还有头吗?

这一回,我不再冲动,我哑屁悄悄,牌发完毕,发现自己手上有了致胜的法宝:三组炸弹。这一回,我不再惧怕大鬼和小鬼狼狈为奸,因为有一只鬼,就在我家里关着,想什么时候放出去,就什么时候放,只要死死盯住四个2点走了多少,我就可以掌控一起,可以玩转地球了。我软硬软硬地接牌、丢牌,尽量作到不动声色,不暴露目标,为了逼出四个2点,我牺牲掉三个尖子,结果2点藏得很深,根本逼不出来,我只有丢出最小的一组炸弹做诱饵,结果,我对面坐着的地主婆误以为看到了黄金的光芒,立刻抛出了42点,接着就是3K……我沉着应战,抛出手里握得早已汗流浃背的炸弹,用小牌引出地主婆手里的大牌,扔给炸弹,干净利落地结束斗局。

这场讳莫如深的鏖战,我由十八层地狱升到了地面,地主婆不得不恢复我的短工身份,还自由于我。可我还是想斗地主。

吃一堑,长一智。经过这一次降升变故,我更懂得珍惜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来之不易的那点财富,认真总结斗地主的经验,形成自己斗地主的不败秘籍。斗地主,一是情趣,二是智趣,三是霸趣。能否抢到地主,往往是决定输赢的关键,因此常常你抢过去,我抢过来,场面乌烟瘴气,结果有输有赢,有喜怒哀乐,这是斗地主的情趣;斗地主,四两拨千斤很重要,牌发到手,要通观牌势,运筹帷幄,什么牌先出,什么牌中出,什么牌后出,审时度势,出手要果断,这样,小牌也能让大牌望尘莫及地干瞪眼,这就是斗地主的智趣;渐渐地,我发现了一条只赢不输的规律,一旦发现自己手里的牌不好,立刻退出,保住积分,然后重新点击进入,看看牌势再说,这就叫做耍赖。耍赖,是斗地主的霸趣。斗地主,分红利,我买了猎枪,成了猎人,一旁打猎,一旁继续斗地主,靠卖猎皮猎肉,加上斗地主获得的红利,我购置了几亩地,成了雇农,但我依然不思劳动,觉得还是斗地主来得实惠、来得容易,便继续斗地主。我喜欢那种把地主的财富变成自己的财富的感觉,我喜欢那种把地主的姨太变成自己的姨太的感觉,这种感觉,无与伦比。

斗地主,分红利,我成商人。

斗地主,分红利,我成衙役。

斗地主,分红利,我成财主。

……

斗穷了别人,斗富了自己。

如果世上还有地主,我愿继续斗下去,直至拥有全世界的财富。

幸好有斗地主这个虚拟世界存在,不然,人人真要参与实钱实妻地斗地主去,社会不知要多几份仇杀,少几份和睦。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上一篇: 肋骨痛

下一篇: 放飞青春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