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传说 >文章内容

昭通巧家苗文文学(一)

作者:阿支都玉山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3-12-04

   本文学选集已于20102月出版,为了方便与广大苗学爱好者交流学习,特借三苗网转发流传于巧家苗族地区,乃至滇东北苗区的部分民间传说故事,敬请广大苗学爱好者提出宝贵意见。

 

第一部分 神话传说故事

〈一〉传说类

姓氏的诞生

传说古时候,山上住着一家三兄妹,兄妹三人父母死得早,相依为命,靠种地过日子。

有一年,兄妹三人象往年一样,把粮食收割完毕便开始冬耕,准备来年生产。每天妹妹在家煮饭,哥弟二人上山耕地。可头天犁好的地等第二天来时,尤如没有犁过一样,地又还原了。兄弟二人觉得很奇怪,猜想,这到底是谁在作孽的,于是,商量晚上去看个究竟。

到了晚上,兄弟俩趁月亮还没有出来,便悄悄来到地边躲起观察,等啊等,终于等到了月亮冒出来,二人发现有一位白胡子老者拄着拐杖来了,老者用拐杖一沟一沟地将白天犁好的地重新翻了过来,不多时地就变成原样。兄弟俩看到这种情景,非常气愤,跳出来问道:“老人家,您为啥要把我们犁好的地重新翻回去呀?”老者不慌不忙地回答说:“你俩不要犁了,很快洪水就要潮天啦,快回去准备船吧!”说罢,眨眼间老者不见了。

兄弟俩回到家,商量如何造船。哥哥说:“要造铁船,这样才坚固,”弟弟讲:“造木船,木船造起来快速而且轻便,铁船太费时又笨重。” 由于意见不统一,只好各行其事。

第二天,二人分别备料,哥哥炼铁,弟弟砍树,准备造船。时间一天天过去,眼看船就快要造好,可还不见洪水到来。正在踌躇时,漫山遍野的洪水汹涌而来,哥哥跳上自已的铁船,而弟弟和妹妹则上了木船。就在他们上船的一瞬间,山峰、森林、村庄、土地被洪水淹没了,整个世界变成了波涛滚滚的汪洋。

这兄妹三人各自上船后,因为哥哥的铁船太沉,没多久连船带人沉没了。只有弟弟和妹妹乘的木船还飘在海上,天底下就剩这兄妹二人了。

不知过了多少久,洪水才渐渐退去,慢慢露出母猪大的一个小山包来,又过了很久小山包终于变成了一座山。兄妹俩的木船总算停顿了下来,此时,二人一看,这世间哪里还有什么村庄、人畜、鸟兽哟!过了好多年以后,大地上才慢慢的长出些草木来,又开始有飞禽走兽。兄妹俩重新修起房子,养起家畜,种起了庄稼。兄妹俩虽然吃穿不愁,应有尽有,但总感觉很孤独。

有一天,哥哥无奈地对妹妹说:“妹妹啊,这世上现在就剩咱俩了,我俩组成个家吧。”妹妹回答说:“那怎么能行!我们是兄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规矩。”哥哥接着说:“那难道就让这世上绝人了吗?”妹妹想了想又说:“这样吧,明天你我各背一扇磨子到山上去滚,如果磨子滚到沟底合在一起,我们就组成个家,如果合不拢就不行。”

于是,第二天兄妹俩各背一扇磨子来到山顶上,同时将磨子滚下去,等兄妹二人下山来一看,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两扇石磨就象有人故意作弄一样合在了一起。过了会儿,妹妹又说:“这次不算,明天你拿线我拿针,各从一座山上去丢,如果你的线穿进我的针,咱俩就认命,组成个家。”

第二天,兄妹俩各来到一座山上,同时向对方抛出针线,那线和针嗖嗖同时落下沟底。说来也怪,哥哥的线果然穿进了妹妹的针眼里,兄妹俩看到这种情景,只好认命组成了一个家庭。

兄妹俩组成家庭后,男耕女织,日子过得稳稳当当。第二年,妹妹怀孕了,不久生下了些肉坨坨,哥哥看见妹妹生下些肉坨坨非常生气,一气之下他把肉坨坨拿出门砍成几大块挂在树上,第二天早晨,他俩刚刚走出门就听见有孩子哇哇的哭,二人抬头一看,发现挂在树上的肉坨坨变成一个个白白胖胖的孩子,孩子们看见他俩出来便哇哇的哭个不停,兄妹俩喜出望外,忙把这些孩子抱回了家。

光阴似箭,转眼这些孩子已长大成人,兄妹俩开始变成老者老太太。老俩见孩子们渐渐长大,便考虑如何为孩子们赐姓取名的问题。可想来想去,想了半天没想出什么办法来,最后,哥哥想到当年生这些孩子时的情景,对妹妹说:“干脆,按照他们当时所挂的树和在的地点赐姓吧!” 于是,把挂在梨(李)子树上的赐为李姓,挂在桃(陶)树上的赐为陶姓,挂在白扬(杨)树上的赐为杨姓。就这样,人类便有了姓氏。

                                    讲述:小河公社竹山大水井杨美英

                                    翻译:王明理

                                    时间:1975年3月

讲述者简介:杨美英,女,苗族,中共党员,从小受家庭影响,爱唱苗族古歌和讲述苗族民间故事,是当地小有名气的艺人之一,采访时46岁。

 

苗姓的由来〈一〉

 

传说很久以前,有个后生叫斗卯。这斗卯武艺高强,走南闯北,好打抱不平。有一天,斗卯来到一个寨子上,发现寨子上静悄悄的,他挨家挨户的搜,终于在一处阴暗潮湿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位姑娘,他问那姑娘道:“姑娘,你们寨子里的人到哪里去了? ” 姑娘回答:“过去,我们寨子里的人很多,前不久来了个老妖婆,天一黑就出来抓人,全寨的人都被她抓去吃了。” 斗卯又问道:“那你是怎么逃脱的。” 姑娘回答道:“那老妖婆每次抓人时只抓人的手指,抓着就高兴得笑了昏过去,等她笑醒才把人拉走,我准备了十个竹筒套在手指上,老妖婆抓着我的手就哈哈大笑,我趁她笑昏过去的时候,轻轻把手缩了回来,才逃过了一劫。” 斗卯又问道:“那你们为什么不和她斗呀?” 姑娘回答:“那个老妖婆妖术高明得很,把她砍成几大块,不一会儿又跳在一起,还原了。” 斗卯说:“你不用怕,不管她有多大妖术,我都要想办法把她找到,为你们报仇。” 姑娘回答说:“可是,那个老妖婆来无影去无踪,你到哪里去找她啊? ” 斗卯道:“我有办法找到她,只要你帮我找一个麻线团就行了。” 姑娘带着斗卯来到自已家,找到一个麻线团交给他。斗卯交待姑娘道:“你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不管有什么动静都不要出声。” 姑娘找个地方躲了起来。

斗卯背起挡①,拿着麻线团来到寨子中央。天刚黑,老妖婆果然背着个小背箩来了。斗卯看见老妖婆,挥起挡就砍,老妖婆被砍成了七大块。老妖婆念道:“头、脚、手快快生拢来。” 不一会儿老妖婆的头、脚、手就跳来生在了一起,她发现这个年轻人不好对付,转身就跑。斗卯眼明手快,顺手将麻线团丢进老妖婆的背箩里,另一头紧绾在手上,然后随着回线紧追在老妖婆身后。

老妖婆跑进了一个大山洞,小妖听见老妖婆回来,忙出来迎接,还边跑边叫道:“啊,妈妈背肉回来了啦。” 老妖婆道:“背什么肉哦,今天老娘碰到个利害的,把我砍成几大块,差点回不来了。” 小妖说:“幸好刀子上没有涂上鸡屎哦,如果涂上鸡屎,妈妈就回不来了。” 老妖婆赶紧制止道:“不要乱说,怕隔墙有耳,被别人听见。” 斗卯正跟着来到洞口,小妖和老妖婆的对话被他听得一清二楚,立即转身回到寨子找来鸡屎涂在挡上,等待老妖婆的再次出现。

第二天天刚黑,老妖婆又来了。斗卯挥舞起挡就向老妖婆砍去,老妖婆又被砍成七块,这次挡上涂了鸡屎,老妖婆再也无法生拢来。斗卯想,斩草要除根,如果不除根,等那帮小妖长大了还要继续害人,于是他来到山洞。小妖从来没有见过生人,看见斗卯进来,还认为是同类,没有戒备,和斗卯聊起天来。斗卯看见洞里堆满了人骨架,便问小妖道:“小兄弟,这么多骨架堆起干什么呀?” 小妖回答说:“我们的妈妈说了,留起来等今后外面拉不到人的时候,把它复活来吃。” 斗卯问:“你们会复原吗?” 小妖同声回答:“会。” 斗卯道:“那复活几个给我看看,我要看看你们说的是不是真话。” 小妖说:“怕我们的妈妈回来骂我们。” 斗卯说:“你们的妈妈现在不会回来,你们就放心复活吧。”

三个小妖还不知道老妖婆己经被砍死了,听斗卯这么一说,个个都想显露一下本领,高

兴地把骨架按人的模样堆放在一起,堆好开始念道:“卯娄、卯荡、卯简、卯鲁、卯蚩、卯绕、卯曰、卯展快快变出来。” 不一会儿,就变出了很多活人。变完,斗卯挥起涂有鸡屎的挡把小妖砍死,他把复活的人又带回到寨子上,从此,寨子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至今,滇东北次方言苗族中正巧有八大姓。

                            讲述:巧家县城 李光亮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4年5月

注:①挡:类似于剑。

 

苗姓的由来〈二〉

 

传说古时候,有个苗寨里住着一家大户,这家人生了八个儿子。这八个儿子渐渐长大,眼看孩子们就要到成家立业的时候,于是,父母便准备为他们分田分地、赐姓。可是,就在分田地时思想不统一。无法,只好让老大站在地的中央,以中央为界,自行选择方位,按各自所站方位赐姓。

由于老大站在地的中央,被赐为“卯娄”(汉姓张、安)。老二认为父母、兄弟会主持公道,公平分给他一块,没有选择方位,结果没有分到好田好地,被赐为“卯荡” (汉姓汪、王)。老三认为高处好放牧,站在了山顶上,被赐为“卯蚩”(汉姓杨、刘)。老五站在半坡上,被赐为“卯娆”(汉姓马、龙、苏)。

才把老大、老三的分好。老六、老八就开始争起地盘来,老四看见老六、老八在争吵,站在中间劝架,而老七跑去拉架。于是,把劝架的老四赐为“卯简”(汉姓李、罗)。把拉架的老七赐为“卯展”(汉姓朱、潘、赵)。老六则被赐为“卯鲁”(汉姓陶、吴)。老八的地与父母在一起,被赐为“卯曰(爷)”(汉姓、韩)。

                                           

   讲述:鲁甸铁厂下寨 张开德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6年12月

 

苗族丧俗放箭的由来

 

传说古时候,苗族先民无论大人小孩,亡故以后都不安葬,而是要向天上放三支响箭,让族人或全寨人来将亡者分割去烤吃掉。说是吃了死人肉,亡灵才会保佑子孙繁荣发达,全寨平安。这种习俗一直流传到有个叫子居的后生出现才得到改变。

相传古时候,有对恩恩爱爱的年轻夫妻,婚后不久媳妇就生下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夫妻俩给儿子取名叫子居。可还没等子居满周岁,父亲就病世了。子居的父亲去世后,母亲一个人,辛辛苦苦地把他拉扯大。子居看到母亲为了照顾他,一年四季,风里来雨里去,十分辛苦,所以对母亲十分敬重。

有一天,子居跟着妈妈上山去放牛,放到中午,母牛生产小牛崽,疼得母牛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叫。子居看见母牛很痛苦的样子,便问道:“妈妈,您生我的时候是不是也象母牛一样痛苦呀?” 母亲回答道:“是一样的痛苦!”

过了不久,突然听见寨子东头响起三声响箭,子居的妈妈听见响箭,便提着刀子出门,不一会儿就提着一块肉回来了。子居母亲把肉放在火塘上,边烤边流泪。子居不知道原故,看见妈妈抹眼泪,问道:“妈妈,您哭什么呀?” 妈妈道:“孩子啊,你知道这块肉是从哪里得来的吗,是对面的张婆婆死了,刚才放响箭,我才去割来的,平日里张婆婆对我们母子多好啊, 真是可怜哟!” 子居问:“那为什么要把张婆婆割来烤吃呀?” 母亲回答:“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人人死了都要被割了分给大家烤吃,说是吃了才会保佑族人平安昌盛。”

没过多久,子居的妈妈病死了。子居想起从小失去父亲,是妈妈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又想起母牛生小牛崽时的痛苦状,想到妈妈说生自已时也象母牛一样痛苦,一想到这些,他就不忍心让别人来把他妈妈分割去烤吃。于是,子居找来木料做了个箱箱,把他妈的尸体放了进去,准备偷偷抬出去埋掉,可是他一个人抬不动。没有办法,他只好向天上放响箭,请乡亲们来帮忙。

乡亲们听见响箭,个个提着刀子来到子居门前,问道:“子居,怎么不见死人,难道你想一个人自已吃了不成?” 子居对乡亲们说:“各位亲友,我从小失去父亲,是妈妈一个人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我实在不忍心把妈妈的肉割给大家拿去烤吃,这才做了个木箱箱装在里面,想请大家来帮忙把她抬出去埋掉。” 亲友们责问道:“这怎么行,别家死了人,你家同样割来烤吃了,规矩不能破。” 子居对大家解释道:“这样好不好,规矩从我开始改,只要你们帮我把妈妈抬出去埋了,我宰牛宰羊分大家吃,用牛羊肉来代替人肉,家家都这样。”大家听子居说得有道理,便同意了他的意见。

从此,人死后就抬出去安埋,埋好了才向东、西方向和来路各射一箭,一是表示通知,二是为死难者送行。

                           讲述:靖安五星 王有学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4年12月

 

阿支都玉山①的传说

俊男靓女

传说很久以前,有个寨子里住着一对青梅竹马的年轻人,男的叫阿支斗②,女的叫玉山③。阿支斗长得魁梧英俊,射弩、玩挡④  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还吹得一手好芦笙。 

阿支斗家里虽然比较穷,但由于小伙子的勤劳和勇敢,深受大家爱戴,他吹的芦笙优美动听,远近闻名,能吹七七四十九天不歇气,吹得天上的鸟儿停飞,过路的群畜停下来静听。

玉山也是位漂亮善良的好姑娘,纺纱、刺绣样样会,还是寨子里的山歌好手,歌喉象百灵鸟一样清脆动听,能唱九九八十一天不间断,天上的鸟儿被吸引,地上的群畜静听忘食,百里外的小伙子慕名而来。

阿支斗和玉山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找猪草,一起放羊,一起唱歌跳舞,共同的爱好使他俩产生了爱慕之情,全寨的老幼都称赞他俩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

定亲的绳索

眼看两个年轻人已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可是阿支斗的父母迟迟不请媒人去玉山家提亲,这可急坏了两个年轻人。原来阿支斗的父母在他小时候,曾为他定了门娃娃亲,只是一直没有告诉他。玉山呢,从小同样被父母许给比她大几岁的表哥。等阿支斗和玉山都快到结婚年龄的时候,双方的父母才把定娃娃亲的事告诉了他们。这消息可急坏了阿支斗和玉山,两个年轻人死活都不肯同意父母为他(她)们定下的娃娃亲,可是又无法抗拒,怎么办呢?玉山非常伤心,整天不思茶饭,把自已关在屋里,七天七夜不吃不喝,用绝食的方式来争取自由婚姻。

阿支斗听说玉山为能与自已成家而绝食,也同样不思茶饭,昼夜围着玉山的小屋吹芦笙,吹到第七天的时候,终于感动了玉山的父母。玉山的父亲对她母亲说:“拉不老⑤,看来阿支斗对咱们的玉山是真心的,你去准备点干粮,等夜深人静时让阿支斗带着玉山逃婚去吧,逃到阿支都地去,听说阿支都地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于是,玉山的母亲将她父亲的话转告玉山和阿支斗,两个年轻人听了非常感动,可是,又想到过去定的娃娃亲,己经收(送)了别家的聘礼,如果不同意这门亲事的话,就要加倍赔还对方,拿什么东西去赔啊,两家的家产加起来也不够赔一家的(过去如果是女方违约,要赔偿男方七头牛、七匹马、七只羊、七套花衣服,还要杀猪宰牛请客洗寨。若是男方违约,除赔偿女方同数的牛、马、羊和杀猪宰牛洗寨外,还要赔一套织布机等等。一般的家庭很难赔还这么多礼金,因此,父母很少干涉子女的婚姻,基本上是实行自主选择,男欢女愿的婚姻制度)。

由于阿支斗和玉山两家都比较贫寒,虽然两家的父母早就看出他(她)俩的相亲相爱,但不敢违约娃娃亲。玉山的母亲看到女儿为阿支斗而绝食,看在眼里疼在心上。阿支斗对未来的岳父岳母和自已的父母说道:“您们都老了,我俩逃走以后,赔还的事怎么办,哪年才能赔得清!” 玉山的父母通情达理地说:“只要你俩个日子好过,我们慢慢赔。”

逃婚是为争取自由婚姻而采取的一种非常手段,有的是父母、兄妹、好友支持,也有自己作主,但逃婚的结果,往往给双方家庭带来沉重的赔偿负担。

平静的阿支都玉山

传说很久以前,阿支都玉山森林非常茂盛,金沙江和牛栏江清澈见底,站在河岸上能看见鱼在水底游荡,山地里的野菜有碗口那么大,南瓜有簸箕大,能容双月猪儿在里面吃籽,倒在地上的古杉树,够八九匹马在里面歇脚。

阿支斗身背干粮,手提芦笙和挡,玉山则带麻和粮种,纺织工具,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双方父母,日夜兼程,翻过九十九座大山,穿越九十九个大坝,跨过九十九道湾,淌过九十九条河流,千辛万苦来到阿支都玉山。他们在这里“筚路篮缕、开启山林”养儿育女,过起幽静幸福的生活。

迷茫的不归途

不知过了多少年,有一天,天晴得特别好,玉山正坐在门口纺线,一只乌鸦飞到树丫枝上叫道:“喔鸦,喔鸦,阿支斗的爹妈病啦,快回去看看吧。” 玉山听见乌鸦的叫声,骂道:“你这个鹰啄鹰叼的鬼乌鸦,不要乱说,我阿婆⑥好好的。” 骂完,乌鸦仍继续叫,玉山便道:“如果你说的是真话,你就飞进我的染缸,如果变成黑的,我就信你。” 乌鸦果然飞进了染缸,出来时变成了黑色,所以,今天的乌鸦是黑的。可玉山仍然不相信,也没有把经过告诉阿支斗。

过了几天,玉山象往常一样坐在门口纺线,一只喜鹊又飞到树丫枝上叫道:“喳喳, 喳喳,阿支斗的爹妈病啦,快回去看看吧。”玉山又骂道:“你这个鹰啄鹰叼的鬼喜鹊,不要乱说,我阿婆好好的。” 象上次一样,她骂完了,喜鹊仍然叫个不停,玉山又道:“如果你说的是真话,你就飞进我的染缸,如果变成花的,我就信你。” 喜鹊又飞进了染缸,出来时变成了花的,所以,今天的喜鹊是花白色。

通过乌鸦、喜鹊的传信变色,玉山相信是真的了,她便将乌鸦、喜鹊如何叫的经过告诉了阿支斗,并为阿支斗准备了炒面作路途干粮,让阿支斗快上路。

可阿支斗舍不得离开美貌善良的妻子,便道:“咱俩逃出来这么多年,家里的账应该赔清了,不如我们带着儿女一起回去看看父母,好让他(她)高兴高兴。” 玉山回答道:“不行,这样拖累大,晓得要哪年哪月才能到,还是你自已回去吧,快去快回。” 阿支斗说不过妻子,只好一个人走了,这一走再没有回来。

大爱的绝唱

阿支斗走后,玉山天天站在山上徘徊,总是期盼着阿支斗早日归来。她眺望远方,天天想,月月盼,整整盼了九年,哭了九年,眼泪哭干了,人已变枯了,足迹踏遍山野,流出的眼泪装满了脚迹窝,渗出的泪水变成小溪流入金沙江和牛栏江。

后来玉山血泪流尽,死在了阿支都玉山上。玉山为追求自由婚姻,与阿支斗千里逃婚来到远离亲人的阿支都地,最后悲伤死去,她憎恨人间不公,变成小蛆爬满整个山峰,这些蛆又变成一种被称为百步穿阳的弩箭药,这种药如果被人和牲畜吃了生命无挽救。

过去云、贵、川三省的猎人和药师都会到阿支都玉山采集弩箭药,经过加工后涂在箭上,猎杀老虎豹子等凶猛动物。阿支都玉山被视为云、贵、川苗疆药丸之山,是滇东北苗族向往和崇拜的神(圣)山。

永恒的神话

据说玉山死后,除变成弩箭药外,灵魂还变成一位漂亮的不早⑦留在山顶上,每到开春时节她都会下山来串寨、游房,这个时节的小伙子很容易被不早缠身,被不早缠身者会精神失常,神魂颠倒,严重者会跳岩、跳河、夜游,把刺笼笼当作马跳上去骑,把蜘蛛网当作桥上去走,经常不归家。被不早缠身的人无药可治,只有请阴传师⑧治解才会好。治解的方法是,等到农历的四、五月份,整个山顶上山花烂漫,呈现一派迷人景象的时候,将不早缠身者的灵魂和不早引到山顶上,不早看见山上的美景会忘掉‘情人’而去采花,阴传师趁机将被不早缠身者的灵魂悄悄引回即可。

据说,玉山死后,灵魂很孤独,只要有人上山去,她就高兴地出来三笑三哭的迎接,给人带来欢心带来苦恼,高兴时,天上万里无云,天气晴朗,不高兴的时候会刮大风,下大雨,下冰雹,一天三晴三下天都不到黑。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阿支斗和玉山这对为追求自由婚姻,从远方逃婚而来的悲情情侣,把他俩的名字联起来称这座山为“阿支都玉山。” 意思是为美丽的神(圣)山、山尖上的山、山之王峰。

                                          讲述:小河乡马安阴山 安绍芳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0年10月

 

注解:①阿支都玉山(苗语):指药山,在巧家境内。②阿支斗:男性人名。③玉山:女性人名。④挡:类式于宝剑。⑤拉不老:老伴。⑥阿婆:对婆婆的称呼。⑦不早:妖精。⑧阴传师:外称巫师。

讲述人简介:安绍芳,男,苗族,喜好讲故事、唱古歌、吹唢呐,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民间艺人,采访时60岁,2002年搬迁普洱。

 

附:药山简介

药山,苗语称为阿支都玉山,座落于云南省巧家县东北部的金沙江与牛栏江交汇处,主峰金顶山海拔4041米,山体面积520平方公里,以盛产名贵中草药材而得名为药山。

药山险峻雄伟,风景秀丽独特,至今宛如风姿绰约的少女神秘而悠远。据专家考证药山极有可能就是西南彝族始祖笃慕“六祖分支”的圣地——“木雅洛尼山”,即为古堂琅山主峰。在神山之前,金沙江之水从远古的唐古拉山奔涌而来,牛栏江则绕膝而过,千年的神山名水,演绎着灿烂的历史,无数先民们创造的文明一直延续、播福至今。

阿支都玉山在苗语中意为山尖上的山,比喻美丽富绕之王峰。深受苗族同胞敬仰的“阿支都玉山”,千百年来盛传着动人的爱情故事,至今流唱于云、贵、川苗族地区的《阿支都玉山》之歌悠婉流畅。由于有那么多传奇的神话,使今天的药山变得更加充满灵性和神秘感,令人们去探寻历史的悠远,去想象爱的魅力所吸引的无数天涯过客留下的足迹,去印证药山的远古与沧桑,宽容与深情………。

 

 

芦笙的来历

 

古时候人们的生活方式非常简单,多数是靠打猎维持生计。白天男人上山打猎,女人在家照管孩子和做家务。

有一天,男人们要上山去打猎,临走时对妇女们说:“我们要上山打猎去了,若听到我们在对门垭口上吹口哨,你们就来接我们。” 说完男人们就邀约着上山去了,不料,这番话被躲在周围的妖魔鬼怪听见了。

过了几天,这些妖魔鬼怪跑到垭口上,学着男人们吹起口哨来。全寨的妇女老幼以为男人们回来了,奔走相告,带着孩子向垭口上跑去,可等他们来到垭口时,却不见男人们,只见些披头散发、青面獠牙、满口血红的妖魔鬼怪。妇女和孩子被吓得喊爹叫娘跑回了家。

第二天,男人们抬着猎物回到垭口上吹起了口哨,但吹了半天也没见妇女和孩子们来迎接,只好抬着猎物回到了寨子,把猎物按每人一份分回家,吃过饭以后才问妻室儿女为什么不去接他们。妇女们把头一天在垭口上遇见妖魔鬼怪的事告诉了男人们。男人们觉得奇怪,妖魔鬼怪怎么会吹口哨。

过了几天,男人们又要上山去打猎去了,他们又对妇女们说:“上次的口哨被妖魔鬼怪学了去,这次我们改用吹木叶,如果听到垭口上有木叶声,你们就来接我们。” 就这样,男人们又上山打猎去了。不料,改用吹木叶的联络方式又被妖魔鬼怪听见了。

才两天,妇女们果然听到垭口上有木叶声,她们带着儿女来到垭口上,这次,她们依然没有见到自已的男人,同样只看见一帮披头散发、青面獠牙、满口血红的妖魔鬼怪站在垭口上。妇女们被吓得拖娃带崽跑回了家。

第四天,男人们抬着猎物回到垭口上,按预约,吹起木叶来。妇女们听到木叶声,还以为又是那些妖魔鬼怪在垭口上吹木叶,不敢去接。男人们没有等到妻室儿女,只好抬着猎物回到了寨子上,按照往常的习惯,平均分得一份带回家。吃过饭后,男人们又问起事由,妇女们一五一十地将妖魔鬼怪吹木叶的事告诉了他们,男人们同样没有责怪妇女们,只是觉得越来越奇怪。

几天以后,男人们又要上山打猎去了,这次男人们采用了新的联络方式。他们说:“前两次,吹口哨和吹木叶的联络方法都被妖魔鬼怪学了去,这次一定要采用新的方法来联络,让它无法学。” 于是,他们砍来竹子锯成小节,在竹子的另一端钻个眼安装上簧片,制成单管洞箫,采用吹洞箫的方式来进行联络,这种方法妖魔鬼怪无法学,终于成功了。

从此,男人们就以吹洞箫的方式与家人进行联络,每次打猎回来,老老少少都要聚集在一起,为捕获猎物与妖魔鬼怪斗智斗勇取得的胜利,大家围着篝火,吹起洞箫,唱歌跳舞共享快乐。后来,人们又不断更新洞箫的数量,从原来的一管变成了两管、三管、四管、五管、六管,洞箫的管数增多了,发现不方便吹奏和携带,为了方便吹奏和携带,他们砍来杉树抠空中心,把洞管插进去,吹奏起来美妙动听,从此,六生(芦笙)便成了苗族人联络感情和集会场合必不可少的主要乐器之一,世代相传至今。

                                            讲述:小河竹山灯盏 杨有道

                                            翻译:王明理

                                            时间:1972年3月

 

苗族姑娘出嫁为什么要打伞

 

传说很久以前,有个孤儿,孤苦伶仃,靠帮地主放猪度日。孤儿天天都吆着猪到山背后去放,这后山有个湖泊。

有一天,放到中午时分,太阳火辣辣的,孤儿感到很闷热,便把蓑衣脱了放在湖边,吆猪去了。等孤儿把猪吆了回来,发现有位长得如花似玉的姑娘坐在自已破烂的蓑衣上,吓得孤儿不知所措。姑娘看见孤儿不好意思的样子,便先开口说道:“早赞,我饿了,拿你的晌午出来分我吃嘛。”孤儿回答:“我背的晌午不好,怕你吃不下。”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干粑粑分给姑娘。姑娘接过干粑粑一看,说道:“这哪能吃啊,只能喂猪!”说完,把干粑粑丢给猪吃了。姑娘拿出自已用大米做的,白生生的米粑粑分给孤儿吃。吃过晌午,姑娘道:“早赞,天晴下雨你都要帮地主家放猪,这么辛苦,还吃不饱穿不暧,你回去辞了来帮我家算啦!” 晚上,孤儿回去辞了地主家的活路,来到姑娘家帮忙。

这姑娘早对孤儿产生爱慕之情,孤儿到姑娘家后,姑娘的父母对孤儿特别好,见孤儿穿得很破烂,便让姑娘找来新衣服给孤儿换上。孤儿换上新衣服显出一表人才,姑娘的父母很是喜欢。一晃到了腊月,姑娘的父亲道:“早赞,你来我们家已有半年了,这样下去不好,如果你喜欢我家姑娘的话,我们看个日子,准备一下,你俩个还是回你的地方去吧?”早赞道:“阿代、阿爷,我喜是喜欢您家姑娘,可是我穷得很,怕您家姑娘吃不起苦。”站在一旁的姑娘回答道:“再苦再累我也不怕。”

日期到了,姑娘父母已准备好嫁妆。就在姑娘要出嫁的当天晚上,姑娘对孤儿道:“早赞,明天我父母就要打发咱俩走了,如果我父母让你选择嫁妆,什么东西你都不要要,只要我父亲挂在床头上的那把伞就行了。”第二天早饭后,姑娘的父母果然拿出了很多金银财宝让孤儿选择,孤儿选了半天,一件东西都没有选中。孤儿岳父问道:“姑爷,这么多金银财宝你不要,到底你要啥呀?” 孤儿对岳父道:“阿爷,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只想要你床头上那把伞。”孤儿岳父很爽快答应了他,把伞送给了孤儿和姑娘。

孤儿拿着伞,带着漂亮的媳妇回家了。二人来到一处大坪坝上,突然,从远处飞来一团黑云,黑云象箭一样直赴向媳妇,孤儿眼明手快撑开伞挡住了黑云。俩人又继续走路,不一会儿又来到一座高山上,突然又从山崖上飞来一团黑云,眼看黑云就快要接近媳妇,孤儿又赶忙撑开伞,黑云又被挡了回去。原来,黑云是妖魔鬼怪变的,它们要来抢孤儿媳妇,如果没有这把降魔伞,孤儿媳妇就被抢走了。

从此,苗族姑娘出嫁就打伞,还要邀请六、七个穿着打扮一样的未婚姑娘作伴,而且人人打伞。听说打伞的目的是降魔降妖,选众多伴娘的目的是让妖魔鬼怪认不出谁是新娘来。

                                        讲述:小河拖车海子 张开文

                                        翻译:张文兴

                                        时间:1984年6月

讲述者简介:张开文,苗族,男,祖籍贵州省威宁县,好吹芦笙、唢呐、唱古歌、讲故事,是当地苗族民间艺人之一,采访时64岁。

 

虎外婆

 

传说很久以前有家姐弟俩,弟弟憨厚老实,姐姐聪明伶俐。有一天,父母要去远方探望亲戚,由于路途遥远,不便带姐弟俩一同上路,于是,父亲对姐弟俩说:“孩子们,我和你们的妈妈准备去很远的地方走亲戚,本来想带你俩一同去,可路途太远,带着你们不方便,你俩在家好好看屋,过几天我们就回来了,晚上,千万不要让外人进屋来。”不料,他们的谈话被躲在房背后的老虎听见了。

父母走后,这姐弟俩按照父亲的交代,晚上睡觉时把门顶得死死的。刚睡到半夜,老虎假装姐弟俩的外婆来叫门道:“孙孙,快开门!”姐弟俩听见有人来叫门,便问道:“半夜三更的,谁在叫门啊。”老虎回答:“我是你们的外婆。”姐弟二人听见来人称是自已的外婆,但觉得声音有些沙哑,便问道:“你的声音破声破气,不象我们的外婆。” 老虎解释道:“好孙孙,这两天你们的外婆着了凉,声音才这样沙哑,快开门,让外婆进来。”姐弟俩还是不相信,又问道:“你来干什么?”老虎回答:“你们的父母走亲戚去了,让我来陪陪你们。”姐弟俩怕上当受骗,对来人说:“把你的手从窗户里伸进来,让我们摸摸象不象我们的外婆。”老虎把双手从窗户洞里伸了进去。姐弟二人抓住老虎的手一摸,感觉毛绒绒的,对来人说:“你不是我们的外婆,我们的外婆手腕上戴有手镯,不象你手背毛绒绒的。”

老虎听说姐弟俩的外婆手腕上戴有手镯,手背滑溜溜的没有毛,便心领神会地来到田边,捉了两条泥鳅挽在手腕上,抓一把黄泥巴糊在手背上,一时间手背变得滑溜溜的,重新回到门边叫门。

老虎又装作姐弟俩的外婆叫道:“好孙孙,快开门让外婆进来。”姐弟俩又听见有人来叫门,就象上次一样,让来人把手伸进去他们摸。老虎把双手伸进去给姐弟俩摸,姐弟俩发觉来人手上滑溜溜的,还戴有手镯,认为真的是自已的外婆来了,于是,把老虎放进了屋。

老虎进屋后,要求弟弟跟它睡一头,姐姐睡另一头。睡到半夜,老虎把弟弟吃了,血淌满一床。姐姐被湿醒了,听见老虎正嚓嚓的啃弟弟的骨头,便问道:“外婆,你吃什么呀?” 老虎回答道:“我在吃蚕豆。”姐姐说:“分我吃。”老虎顺手递一节弟弟的小手指头给她,姐姐接过一看是自已弟弟的手指头,这才知道上当了,便扯谎说要去屙尿,起身来到火塘边,悄悄把铧口放在火塘上烧起,边烧边对睡在床上的老虎说:“外婆,我烤腊肉分你吃。”老虎睡得迷迷糊糊的,听说有腊肉吃,高兴地回答道:“好嘛。”

姐姐把烧得通红的铧口拿到床边,对老虎道:“外婆,腊肉烤好了,张开嘴,我放进来你吃。”老虎又迷迷糊糊的张开嘴,姐姐将烧得通红的铧口放进老虎嘴里,用力压住,不一会儿,老虎被烧死了,为弟弟报了仇。    

                                      讲述:铁厂下寨 张开德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6年12月

 

鹿子尾巴为什么是白的

 

从前有个爹妈死得早的卯斗,他无依无靠,孤苦怜仃,早出晚归,靠种地维持生计。

有一年,卯斗为了扩大耕地面积,在一片肥沃的森林中央开垦出一块土地。他把地分为两部分,上半部分种苞谷,下半部分种高粱。卯斗很勤劳,天天去除杂草,不让一根杂草长出来。通过卯斗的精心呵护,苞谷、高粱长势特别好,可是,有只鹿子却天天晚上来吃禾苗。眼看自己辛辛苦苦种植的苞谷、高粱被鹿子吃去一大半,卯斗心里很难过。心想,白天可以守,晚上怎么办?于是,卯斗找来根藤子做成活扣,安放在鹿子经常出没的路口上,想套住鹿子。

第二天,卯斗来到地里一看,果然套住了只鹿子,鹿子还没有死,卯斗找来根木棍正准备打死它,就在木棒举到半空中的瞬间,突然听见鹿子央求道:“卯斗,你不要打死我,我的膀子被勒得受不了啦!你赶快帮我松开, 我愿意跟你回去放牲口,做饭。” 卯斗听到鹿子说话,又看见它两眼含泪央求自己,觉得有些可怜, 心一下子软下来,举在半空中的木棒又放了下来,他解开勒在鹿子身上的套子,把它带回了家。

卯斗把鹿子带回家,把它拴在楼梯上。晚上,卯斗睡着了,鹿子变成个大姑娘守在他床边。卯斗醒来,吓了一跳,发现有位长得漂漂亮亮的姑娘坐在自己床边,问道:“姑娘,你从哪里来,为什么坐在我床边。” 姑娘回答:“我就是你套住的鹿子,我要和你成亲,好好照顾你。” 就这样,鹿姑娘和卯斗结成了夫妻。

几年后,鹿姑娘生了两个儿子。鹿姑娘很勤劳,为了答谢卯斗的不杀之恩,它天天下地干活,而卯斗则在家带孩子。

有一天,鹿姑娘下地干活去了,卯斗唉声叹气地自言自语道:“别家女人身上无毛,我家女人身上全是毛。” 这唉声叹气被坐在一旁玩耍的孩子听见了。第二天,卯斗对鹿姑娘说:“孩儿他妈,你成天下地干活,也累很了,今天你在家带孩子,我换你去干活吧!”于是,鹿姑娘留在家带孩子。两个孩子见父亲走远后,把父亲如何唉声叹气说妈妈的坏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鹿妈妈。鹿姑娘听了两个儿子的告状,感觉不是个滋味,心里受到了伤害,便收拾起自已的衣物准备回森林里去。

鹿姑娘来到卯斗干活的地方,对卯斗说:“卯斗,你嫌弃我,你说别家的女人身上无毛,你家的女人全身是毛,我要走了。” 卯斗知道自已说漏了嘴,被孩子听见告了状,但还是心平气和地向鹿姑娘道歉,可是无论他怎么解释、道歉、挽留,鹿姑娘就是坚持要走。卯斗无法,只好对鹿姑娘说:“如果你执意要走,那我也没办法,这样吧,为了今后孩子们好认你,我扯块白布给你带在身上!” 于是, 卯斗从身上撕下一块白布递给鹿姑娘,鹿姑娘接过白布围在屁股上,回森林里去了。

鹿姑娘回到森林后,恢复了原形。据说,围在鹿姑娘屁股上的那块白布后来变成了一条白尾巴。

                                 讲述:巧家县城   李光亮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4年元月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