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传说 >文章内容

昭通巧家苗族文学(二)

作者:阿支都玉山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3-12-04
兔子尾巴为什么是短的
   很久以前,有个老卯①在山上种了块小米和苞谷。每到小米、苞谷成熟的时候,一群猴子经常来偷吃。老卯没办法,只有天天去守。
   有一天,老卯在地边睡着了。猴群来偷苞谷,看见老卯躺在地边,还以为他死了,便回去报告猴王道:“猴王,为我们种小米、苞谷的老卯死了。” 猴王道:“可怜的老卯啊, 你为我们种小米、苞谷,你这一死,谁为我们种粮食吃哦。”猴王说:“你们快去把他抬进洞,请位先生来为他开路、做道场,然后埋了吧!”
   于是,众猴们回到地边,七手八脚把老卯抬进山洞。大家商量,到底请谁来为老卯念经。 有的提议说:“请深山里的狼先生来念。” 猴王说:“不行,狼先生残暴无穷,怕它把老卯吃掉。” 这时,有只老青猴站出来建议道:“我看,还是请草坪坝上的兔先生来念吧,兔先生温柔可爱,经也念得好。” 猴王说:“好!就请兔先生来念吧。”众猴立即请来兔先生。
   兔子来到老卯跟前,装模作样,振振有词地念道:“打帕批、打帕辅,睁只眼、闭只眼,伸只脚、缩只脚,伸只手、缩只手。” 正念得起劲时,突然老卯醒来,他一看,见一只兔子和一帮猴子正围着自己戏闹,一气之下,拔出腰间的镰刀顺手砍去。猴子灵敏跑得快没被砍着,兔子反应慢被砍掉了半节尾巴。
兔子和群猴跑出一两里地后,猴王问兔子道:“兔先生你伤到什么地方没有?” 兔子说:“别的地方到没有伤着,就是我的长衫被砍断了一节。” 所以,今天的兔子尾巴短。
                      
兔子尾巴为什么是短的
   很久以前,有个老卯①在山上种了块小米和苞谷。每到小米、苞谷成熟的时候,一群猴子经常来偷吃。老卯没办法,只有天天去守。
   有一天,老卯在地边睡着了。猴群来偷苞谷,看见老卯躺在地边,还以为他死了,便回去报告猴王道:“猴王,为我们种小米、苞谷的老卯死了。” 猴王道:“可怜的老卯啊, 你为我们种小米、苞谷,你这一死,谁为我们种粮食吃哦。”猴王说:“你们快去把他抬进洞,请位先生来为他开路、做道场,然后埋了吧!”
   于是,众猴们回到地边,七手八脚把老卯抬进山洞。大家商量,到底请谁来为老卯念经。 有的提议说:“请深山里的狼先生来念。” 猴王说:“不行,狼先生残暴无穷,怕它把老卯吃掉。” 这时,有只老青猴站出来建议道:“我看,还是请草坪坝上的兔先生来念吧,兔先生温柔可爱,经也念得好。” 猴王说:“好!就请兔先生来念吧。”众猴立即请来兔先生。
   兔子来到老卯跟前,装模作样,振振有词地念道:“打帕批、打帕辅,睁只眼、闭只眼,伸只脚、缩只脚,伸只手、缩只手。” 正念得起劲时,突然老卯醒来,他一看,见一只兔子和一帮猴子正围着自己戏闹,一气之下,拔出腰间的镰刀顺手砍去。猴子灵敏跑得快没被砍着,兔子反应慢被砍掉了半节尾巴。
兔子和群猴跑出一两里地后,猴王问兔子道:“兔先生你伤到什么地方没有?” 兔子说:“别的地方到没有伤着,就是我的长衫被砍断了一节。” 所以,今天的兔子尾巴短。
                   讲述:巧家县城 李光亮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4年10月
注: ①老卯:老者。
牛羊为什么没有上牙
   传说从前有个好唱歌,爱劳动的老卯,他天天赶牛上山去犁地。有一天,他一边犁一边唱道:“枷担在前犁头在后,犁头在前老卯在后,牛耳煽蚊子,牛尾打苍蝇。”正唱时,被躲在老林里看热闹的婆不早①听见了,婆不早觉得老卯犁地好玩,很想出去学犁地。
   第二天早上,老卯放早工,把犁头枷担留在地边,赶着牛准备回家吃饭。婆不早见老卯走远了,对老虎说:“老虎,你看老卯犁地很好玩,来,我两个也去犁起玩。”老虎回答说:“好嘛。” 婆不早把老虎枷起来,学着老卯的模样边犁边唱道:“枷担在前犁头在后,犁头在前不早在后,虎耳煽蚊子,虎尾打苍蝇。”
   婆不早正犁得高兴时,老卯吃完早饭赶着牛又回来了。老卯老远就听见有人学他犁地唱歌,感到有点奇怪,自言自语道:“是什么人在犁我的地,学唱我的歌呢。” 他赶紧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婆不早正枷着老虎犁地。
   老卯:“嗨!你两个干什么呀?”婆不早犁得正起劲,没有注意到老卯的到来,突然听见老卯的吼声,吓得不知所措,来不及管老虎,只顾自已,放下犁头就飞走了。老虎被架在枷担上动弹不得,无法跑。老卯趁机抡起手中的斧子将老虎打死。
晚上,牛、羊、马全都收工回来,牛把老卯打死老虎的经过告诉了羊和马。羊听说老虎被打死,很高兴,和牛一起笑得在地上打滚,把上牙笑掉了。只有马觉得没什么好笑的,所以,今天的牛和羊没有了上牙。
          讲述:巧家县城 李光亮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4年4月
注: ①婆不早:妖婆。
竖柱确立家庭地位
   传说古时候,由于部落之间连年征战,男性被征调去参战,家庭中只留下些妇女和儿童。随着时间的推移,女性开始承担家务劳动和管理、纺织、社会交往及家庭传承等义务,逐渐形成了母系社会。
后来,部落间的征战慢慢平息下来,人们又开始过起稳定的生活。由于男性们长期在外征战,在家庭中说话不算数,没有管理权,久而久之,又激起新的家庭矛盾。
女性说,长期以来,家庭都是她们掌管和传承,管理权和传承权应该由她们继续来承担。
男性则认为,他们是家庭的顶梁柱,在长期的征战中,如果没有他们的保护,家庭和部落就没有安稳的生活环境,家庭的管理权和传承权应该由他们来承担。
男女之间在管理权和传承权方面争论不休,最后双方商定,用竖梁柱的方法来确定管理权和传承权问题。谁竖的梁柱又快又牢谁就获胜,获胜者负责掌管家庭和传承祖业。
   结果,由于男性力气大,竖的梁柱又快又牢,取得了家庭的管理权和传承权。女性因力气小,竖不起若大的梁柱,失去了管理权和传承权,从此,女性在家庭中承担起绩麻、纺线、织布等繁忙的家务劳动,女孩子长大后必须嫁出去,而且在重大的祭祀活动和财产、家谱的传承等方面没有参与权和继承权。
   在家庭中,如果这家的男主人或者有家谱继承能力的人早世,家庭中的男性还小,其他成员又无法继承和传承家谱的话,等这个男性长大成人以后,无论是新舂房屋或是另立门户,第一件事,就是要请家族祭师来开财门、传承家谱。这种男传女织的传统风俗,一直在苗族社会中存在。
                      讲述:巧家县城 李光亮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7年2月

 

婆党念党


   传说从前,有个妇女叫婆党念党①,她有两个儿子,老大叫娆鼓,老二叫娆格。因连续干旱三年,地上不长草,庄稼无收成,百姓闹饥荒。婆党念党天天把两个儿子留在家,自己到江边去挖苦马菜来充饥。
有一天,婆党念党在去挖苦马菜的路上,被强盗抢去做家奴去了,这一去就几十年。不知过了多久,娆鼓和娆格两兄弟已经长大成人,而且,通过兄弟俩的辛勤劳动,生活过得还不错。
一天,兄弟俩去赶牛街,在街上,二人看见有人拉着一个老太婆叫卖,娆鼓对弟弟说:“咱俩跑了几场街子一样东西都没有买着,家里正缺人手,不如把这老婆婆买回去为我们看家、做家务活路算啦。” 弟弟说:“好嘛。” 于是,兄弟俩买下了老婆婆。
在回家的路上,兄弟俩让老婆婆牵马给他们骑,在途中休歇抽烟时,兄弟俩用铜烟杆抽烟,而老婆婆则用木叶裹烟抽。老婆婆边抽烟边唱道:“啊哦依,我已回到过去放羊砍柴的地方了,不知道我的娆鼓和娆格在何方?”
兄弟俩对老婆婆的歌声没在意。三人又开始走,到吃午饭时候,三人歇下来准备吃中午饭。兄弟二人用金碗银筷舀饭吃,用马鞍垫子舀饭给老婆婆吃。这时,又勾起老婆婆的伤心往事,她又唱道:“啊哦依,我又回到过去砍柴割草的地方了,不知道我的娆鼓和娆格在何方?”
老婆婆的第二次唱歌,仍然没有引起兄弟二人的注意。三人又继续赶路,走到一条沟边,三人准备停下来喝水。这地方正是当年老婆婆挖苦马菜的地方,再次勾起老婆婆的回忆,她又唱道:“啊哦依,我又走到过去洗衣服扯苦马菜的地方了,不知道我的娆鼓和娆格在何方?”
老婆婆的第三次唱歌引起了哥哥娆鼓的警觉,他对弟弟娆格说:“弟弟啊!这老婆婆一路上老唱歌,每次都提到咱俩的名字,难道这老婆婆是我们失散多年的妈妈不成,来,咱俩问问她为什么唱这些歌?” 弟弟便问道:“婆婆,您为什么一路上都在唱歌,还口口声声提娆鼓和娆格,这娆鼓和娆格是您什么人啊?” 老婆婆回答道:“我原来就住在这里,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娆鼓,一个叫娆格,二十多年前,闹饥荒,没有吃的,为了养活我的娆鼓和娆格,我把他们留在家里,我天天出去挖苦马菜来煮了分他们吃,哪知道,有一天,在路上,我被强盗抢了去做苦力,一去就是二十多年,现在强盗嫌我老了,才把我放了回来,今天路过的地方都是当年我曾来过的,引起了我的伤心事,使我想起我的两个儿子,才唱歌啊!” 听老婆婆这么一说,娆鼓、娆格兄弟俩齐声喊道:“妈妈,我们就是您的娆鼓和娆格啊!”
于是,母子三人抱头哭成一团,兄弟俩忙把妈妈扶上马,娆鼓牵马,娆格赶马,母子三人高高兴兴回到家。回家后,娆鼓、娆格请来亲戚朋友,杀猪宰羊庆贺,又请阴传师为妈妈招回失散他乡的魂,从此,一家人又过起了平静的幸福生活。
             讲述:小河镇竹山大水井 李成文 李光亮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4年4月
注: ①婆党念党:传说是一位王氏母亲。


近亲结婚岩子倒


   从前有家俩兄妹,哥哥叫资毛,妹妹叫拉居,兄妹俩长大后各自成家立业。资毛娶了个远寨漂亮的姑娘做媳妇,不久便生了个儿子叫咱都卯。妹妹则嫁给邻寨的一个后生,一年后生了个姑娘叫拉彩①。
拉彩才十二、三岁母亲就去世了,不久父亲又娶了个后娘。这后娘还带来个女儿,而且这后娘心狠手辣,一天到晚除逼拉彩放牲口、找柴、煮饭、喂猪外,还要强迫拉彩为她端茶送水、梳头洗脸,拉彩受尽了折磨。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拉彩才十八九岁就成了个落落大方的漂亮姑娘,人不但长得漂亮,而且心灵手巧、善良,是家务活路的一把好手,远近的小伙子为她着迷。
咱都卯也是英俊潇洒,吹拉弹唱样样会。两家亲戚经常你来我往,表兄妹俩在交往中玩耍,渐渐产生了爱慕之情。双方的父母看在眼里乐在心窝,都认为两兄妹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这亲上加亲的婚事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不久咱都卯的父母请媒人到拉彩家提亲,媒人说明了来意,拉彩的后娘巴不得拉彩早点嫁出去,还没等拉彩的父亲开口,她就满口答应了下来。拉彩只好服从后娘的安排,答应嫁给自己的表哥。
过了不久,咱都卯的父母又请媒人去定婚期。和上次一样,媒人才把来意说明,还没等拉彩的父亲开口,后娘就把婚期定了下来,时间是腊月十五日。
婚期终于到了,接亲的队伍来到拉彩家。拉彩的后娘悄悄把拉彩喊到耳房,从自己的枕头底下摸出一个早用红布包好的圆石递给拉彩,对拉彩道:“你把这圆石放在夹肢窝,嫁到你舅舅家以后,不许和他(她)们说话,石头什么时候孵出小鸡来,什么时候和他们说话,如果孵不出就不许说话。” 拉彩点头答应:“要得。” 就这样,拉彩夹着圆石嫁给了表哥。
   拉彩出嫁前能说会道,唱歌跳舞样样会,可自从嫁给表哥以后,从未与公婆、姑叔说过一句话。转眼半年过去了,圆石还没有孵出小鸡来,拉彩不敢与大家说话。时间一长,婆家人有想法了。
   有一天,拉彩的舅舅对老伴道:“拉不老,咱家拉娘②在她娘家的时候,每次我们去,她都能说会道,煮饭、添饭分我们吃,自从嫁到我们家以后,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怕是不喜欢吧,你到寨子头打听打听有没有说我们家的坏话?”
   拉彩的婆婆到寨子里到处打听消息,家家都说你家拉娘从来没有说过你们一句坏话。这一来,老人公实在想不通,为了逼拉娘说话,绞尽脑筋,想尽办法。
过了几天, 拉娘的老人公对老伴道:“拉不老,你在蒸苦荞疙瘩饭的时候,捡点鸡屎放在拉娘的饭碗让她吃,看她会不会去寨子里说我们的坏话。” 拉彩的婆婆在舀饭的时候,捡了几颗鸡屎放在拉娘的饭碗,拉娘看见碗里有鸡屎,不动声色地走到水桶跟前舀点水泡起饭,用筷子轻轻把鸡屎拨到一边把饭吃了。后来,同样没有听到别人谈论拉娘说公婆的坏话。
   又过了不久,老人公又对老伴道:“拉不老,下次,你煮米饭的时候,拿点耗子屎放在拉娘饭碗里让她吃,看看她会不会伤心开口说话。” 婆婆在添饭时,拿了几颗耗子屎放在饭碗里,拉娘看见耗子屎,又象上次一样,不动声色地走到水桶边舀点水泡起饭,用筷子轻轻把耗子屎拨从一边后把饭吃了。后来,照样没有听见别人说拉娘谈论公婆的坏话。
有一天,老人公耐不住性子了,对老伴说道:“拉不老,我们想尽办法逼拉娘说话,还是逼不出来,又没有听见别人反映拉娘说我们的坏话,可能是不喜欢我们家吧,你去准备点晌午,我明天把她送回后家算啦,免得整天不说话,怕今后闹出个三差二伍来,不好向亲家交待。”
   第二天一早,老人公背起晌午,准备把拉娘送回她娘家。老人公怕与拉娘走得太近不方便,有意拉开一段距离。走着走着,公媳二人来到一座高山上,赶上人们才把荞子割完,有几对斑鸠正在地里捡荞子吃。拉娘看见成双成对的斑鸠自由自在的捡荞子吃,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已的不幸,感到有些委屈,便唱起歌来,她唱道:“高山土肥好种荞,秋夏时季把荞割;成对斑鸠捡荞吃,拉彩我啊好孤单;荞面白生好蒸饭,蒸出荞饭香又嫩;可怜拉彩我吃的是鸡屎拌荞饭哟!”
   正唱着,老人公赶了上来,听见拉娘在唱歌,便自言自语地说道:“哎,这拉娘,歌唱得这么好,为什么嫁到我们家来一年多都不说话呢!难道真的是不喜欢我们家吗?” 想着,想着,又继续跟拉娘往前走,不一会儿,公媳二人就来到一个河谷,这里的人们才把谷子收割完毕,成双成对的大雁正在稻田中央捡谷子吃,拉娘看见成双成对的大雁又激起她的伤心处,便对着大雁唱道:“河谷坝子好打田,冬夏时季收稻忙;成双大雁把谷捡,拉彩我啊好孤单;稻谷碾出白生米,蒸出米饭香喷喷;可怜拉彩我吃的是鼠屎拌米饭哟!”
   正唱着,老人公又赶了上来,又听见拉娘对着大雁唱歌,便问道:“拉娘,你歌唱得这么好,为什么嫁到我们家来一年多,不和我们说话呢?” 这时拉娘开口说话道:“阿爷③,不是我不和您们说话,是我要嫁到您们家来的时候,我后娘拿了一个用红布包好的圆石给我,让我放在夹肢窝里,交待说,什么时候圆石孵出小鸡来,叫我什么时候和您们说话,圆石一直没有孵出小鸡来,所以,我不敢和您们说话。” 老人公叹口气道:“可怜的拉娘啊!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快把夹肢窝抬起来我看看。” 拉娘把手腕抬起来,老人公一看,吓了一跳,石头和布己经与肉长在了一起,老人公一气之下,一把抓下那圆石丢向对面岩上,只听见哗啦一声巨响,岩子倒下了半截。
   老人公把拉娘送回亲家,与亲家评了台理,退了婚,亲事就此结束。至今,在苗族婚俗中,仍保留着姨妈之间的子女以兄妹相称,不通婚,据说,通婚岩子会倒。
               讲述:小河乡马安村阴山 安绍芳
               翻译:张文兴
               时间:1998年11月
注: ①拉彩:姑娘。②拉娘:儿媳妇。③阿爷:老人公。


早赞


   从前有个早赞①跟哥嫂生活在一起,无论早赞起早贪黑,早出晚归地干活嫂嫂都不满意,还经常被责怪、嫌弃,早赞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
   有一天,狠心的嫂嫂终于向早赞的哥哥提出来,让他把早赞带出去丢了。早赞的哥哥没有骨气,什么事情都听婆娘的。一天,早赞哥哥道:“早赞,走,我带你去走亲戚。” 早赞不知道哥嫂要把自己带出去丢掉,还老实地回答说:“要得嘛。”
   早赞哥哥准备了一个会漏水的土罐给早赞提上,兄弟二人上路了。二人来到一个湾子,哥哥问道:“早赞,这个湾子你该还认得?” 早赞老实回答:“还认得,记得小时候妈妈曾带我来这里找过猪草。” 二人又来到一座山梁上,哥哥又问道:“ 早赞,这座梁子你该还认得?” 早赞又回答:“还认得,记得小时侯爸爸曾带我来这里找过柴。” 于是,兄弟二人又走,来到一片黑洞洞的森林里。哥哥又问:“早赞,这里你该还认得。” 早赞回答道:“认不得了。” 早赞哥哥说:“我在这里等着,你拿这个罐罐到沟边提水来我俩煮饭吃。”
   早赞提着土罐罐来到沟边。土罐是漏的无法装水,早赞舀了半天,一滴水都没有装上,急得早赞差点要哭。就在这时,一只乌鸦落在树枝上叫道:“呜哑,呜哑,扯张树叶塞起。” 早赞听见乌鸦的提醒,扯了张树叶塞起洞。一只喜鹊又飞到树枝上叫道:“喳喳,挖些黄泥巴糊起。” 早赞又走到沟边挖些黄泥巴把洞糊好,终于把水装满提了回来。
早赞提着水回来一看,哥哥不见了,早赞还以为哥哥干什么事去了,便自已开始生火煮饭。饭煮熟了,善良的早赞喊哥哥吃饭,可左喊右喊不见回应,只好自个先吃。吃过饭,天已开始黑,早赞不知道回家的路,只好爬上一棵大树去休息。
   早赞睡到半夜,听见有人说话,他低头一看,见老虎、野猪、猴子正在树脚摆龙门阵。猴子对老虎和野猪说:“虎大哥、猪二哥,摆个故事来听听。” 老虎道:“前几天,我到山那边去找吃的,发现山洼里有一大群野鸡、野牛、野马、野羊,如果哪个去把它吆来喂起,一定会发大财。” 野猪接着道:“前几天,我到河坝头去找吃的,发现那里有很多苞谷、稻谷、黄豆,如果哪个去把它拿来种起,一定会有吃不完的粮食。” 这时,猴子抢过来说道:“我也是前两天到后山去找吃的,发觉有一块又宽又平的石板,如果哪个勤快,找柴来把它烧炸开,里面有好田、好地、好房子,包他吃不完、用不尽。” 动物们的谈话,早赞全记在心里。
第二天天一亮,早赞就按照老虎、野猪、猴子指点的一一去照办。先找了九天九夜的柴,烧了三天三夜,石板终于炸开,早赞走进去一看,里面是一幢幢明晃晃的大瓦房,梯田连片,一帮仙女喜笑颜开,农夫在田里锄草,一派繁忙景象,好不热闹!原来这里是龙宫。龙王把早赞招为驸马。早赞来到河坝把鸡、牛、马、羊吆来喂起,又去找来苞谷、稻谷、黄豆种种上,就这样,早赞在这里过起了丰衣足食的幸福生活。
   不知过了多少年。有一天,门丁突然跑来向早赞报告说:“门外有个穿得破破烂烂,长得象早赞的讨口人要讨口水喝。” 早赞叫家丁把讨口人请进宫一看,把早赞吓了一跳,原来这讨口人是自已的亲哥哥。早赞把哥哥留下,哥哥问早赞是如何发的财,早赞把他去舀水,乌鸦、喜鹊如何教他,晚上老虎、野猪、猴子又如何摆龙门阵的经过告诉了哥哥。哥哥住了几天要走了,临走,早赞拿了些吃的、穿的和金子、银子给他带回去。
   早赞的哥哥回到家,把经过告诉了婆娘,这个狠心的婆娘发财心切,对早赞的哥哥说:“如果真有这等好事,你也把我带去丢掉,等今后发了财,我再来接你过去。”  第二天,早赞哥哥象丢早赞一样,找来一个土罐罐,有意打烂罐底让婆娘提着。夫妻二人来到一个湾子,早赞哥哥象问早赞一样,问婆娘道:“这个湾子你该还认得?” 婆娘回答道:“还认得,记得你曾经带我来找过猪草。”又来到一座梁子上,早赞的哥哥又问婆娘道:“这座梁子你该还认得?” 婆娘又回答:“还认得,记得你曾经带我来这里找过柴。” 于是,俩口子又继续走,来到一片黑洞洞的森林里,早赞的哥哥又问婆娘道:“这个地方你该还认得。” 婆娘回答道:“认不得了。” 早赞哥哥对婆娘说:“我在这里等着,你去提水来我俩个煮饭吃。”
早赞的嫂嫂提着烂罐罐下沟边提水去了。可她舀了半天没有舀满,这时,乌鸦飞来叫道:“呜哑,呜哑,扯张树叶塞起。” 早赞的嫂嫂扯张树叶塞起洞。喜鹊又飞来叫道:“喳喳,喳喳,挖些黄泥巴糊起。” 早      赞的嫂嫂又挖些黄泥巴糊好洞,终于把水提了回来。早赞的哥哥象丢早赞一样,早逃走了。
早赞的嫂嫂回来一看男人不见了,为了达到发财的目的,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生火煮饭吃。晚上,她学早赞一样爬上树去休息,睡到半夜,老虎、野猪、猴子象上次给早赞讲故事一样,又集中在树脚。早赞的嫂嫂还以为老虎、野猪、猴子又要为她指点迷津,正专心致志地等待着。这时候,听见猴子对众动物道:“虎大哥、猪二哥,刚才我发现这棵树上有个大果子,我上去摘下来分你们吃。” 说完,猴子爬上树,一把将早赞嫂嫂抓了丢下来,老虎、野猪一齐上去把早赞嫂嫂吃了。
                  讲述:小河区拖车海子 张开文
                  翻译:张文兴
                  时间:1983年10月
注: ①早赞:孤儿。


要钱不要命


   从前有家两老表,贪财如命。有一天,表哥和表弟打赌,表哥对表弟说:“表弟,你怕不怕死人?” 表弟道:“鬼我都不怕,还怕什么死人。”表哥说:“来,咱俩打个赌。” 表弟问:“怎么个赌法。”表哥接着说:“前几天有家死了人,才抬去埋起,你我各拿出1000块钱来做赌注,今天晚上,如果你敢去把死人背回来就算你赢,2000块钱算你的,如果背不回来就算输,2000块钱归我。” 表弟回答道:“一言为定。”
   俩老表商定后,表哥想吓死表弟独吞2000块钱,天刚黑,他就先跑到死人坟上,把坟刨开,将死人从棺材里抬了出来,自己钻进棺材里面躺好。
这表弟也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人,同样想独吞2000块钱,好不容易等到天黑。天一黑他便急急忙忙来到坟山上,不问三不问四弯腰就准备刨坟,咋一看,坟是敞开的,棺材里面还躺着个人,为了钱,他顾及不了哪么多,不管是死人或是活人,准备把他抱出来在说。
就在表弟弯腰准备抱‘死人’的哪一瞬间,躺在棺材里的表哥发现表弟的胆子还比自己大,便伸手一抱将表弟紧紧搂住不放。可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并没有吓住表弟,表弟发现有人紧紧抱住自已,又看不清是死人或是活人,为了钱,不顾一切,他对那人道:“哎呀!死鬼,快放开,我还要背你回去领2000块钱呢。” 这时,表哥松开手道:“你这要钱不要命的家伙,比我还贪财。”
                 讲述:小河镇拖车海子张 俊
                 整理:张文兴
                 时间:2000年5月


儿不嫌母丑


   从前有个男人,总嫌自已的妻子长得不好看,想把妻子休掉。可是这个男人又想,如果要休妻子也得先找个理由,同时还要先找好自已想要的女人再休也不迟。于是这个男人想,干脆把孩子抱到街上去逛一逛,看看孩子喜不喜欢漂亮女人,如果孩子伸手抓住哪个,就把哪个带回家做媳妇。
从此,这男人天天抱着孩子上街去逛,从这头逛到那头,又从那头逛到这头,不停地来回逛,只要见到他认为长得漂亮的女人都要抱着孩子迎上去,可是,每次见着那些他认为漂亮的女人,孩子不但不伸手去抓,反而哭得更利害。
   这男人无法,只好把孩子抱回家。回家后孩子就停止了哭闹,挣着把两只小手伸向了他妈妈。
这男人觉得自已的想法无望,叹声道,管她了,别的女人长得再漂亮,孩子也不喜欢,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儿不嫌母丑,狗不嫌主穷”吧?算啦!自己的婆娘长得再丑,孩子还是喜欢她,认命算啦。从此,他不再嫌弃自已的婆娘,一家人和和气气地过生活。
          讲述:小河公社竹山大水井 张富良 刘忠民
                                   安绍方 张美德
          翻译:王明理
          时间:1975年5月


负心郎


   从前有一个男人,心肠不好,动不动就打婆娘。有一次,他把婆娘捆了吊在楼枕上,准备独自煮肉吃,肉熟好了,准备舀来吃,可他把勺子拿在手上还翻箱倒柜的到处找,找了半天没找着。
被捆了吊在楼枕上的婆娘发现男人着急的样子,好象在找什么,便关切地问男人道:“他爹,你在找什么呀。”男人不耐烦地回答道:“我找勺子来舀肉吃。”婆娘说:“勺子不是拿在你手上吗?”男人一看,勺子果真拿在自已手上,这不是背起娃娃找娃娃吗?自己拿着勺子还到处找,如果不是婆娘提醒一声,不晓得要找到啥时候。
这男人觉得婆娘虽然长得不算好看,但心地还比较善良,被自已捆了吊在楼枕上,还要告诉勺子拿在自己手上,感到对不起婆娘。于是,把婆娘放了下来赔礼、道歉,让婆娘和自已一起吃肉,从此,不再打婆娘。
         讲述:小河公社竹山大水井  张富良 刘忠民
                                   安绍方 张美德
         翻译:王明理
         时间:1975年5月


学新娘


   从前有家人要嫁女儿,这家人为了让自已的女儿嫁得风风光光,好在公婆、姑叔面前有脸有面,便请了六七个未婚姑娘做伴娘。
   第二天,新娘的父母悄悄向伴娘们打招呼道:“姑娘们,你们为我家姑娘做伴娘,个个都要学着点,路上要注意安全,听话,不要为难我亲家,新娘怎么做,你们就怎么学。”
早饭后,新娘的家人把嫁妆、箱箱、柜柜抬到门口,准备打发新娘和伴娘们上路,伴娘们高高兴兴地跟着新娘、新郎,接亲队伍安全来到了新郎家。
   下午吃饭时,席上摆满酒肉,场面十分热闹气派。新郎家派人领着新娘和伴娘们准备入席吃饭,伴娘们按顺序跟在新娘后面来到席上。
   来吃喜酒的亲朋好友看见新娘和伴娘们出现,个个上前想看看新娘和伴娘们长得啥模样。新娘见围观的人特别多,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走路思想不集中,才刚刚来到酒席边,不小心,一脚踢翻了一根凳子。
   这下可热闹啦!伴娘们想起临出门时,新娘的父母曾交代过,让她们学着点,新娘怎么做,她们就怎么学。伴娘们看见新娘踢凳子,还以为要踢凳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个个上去你一脚,我一脚,噼哩啪啦一阵乱踢,把酒席上的饭菜踢翻了一地。
   客人们从没见过这种场面,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新郎家则哭笑不得!
    讲述:小河公社竹山大队大水井 张富良 安绍方
    翻译:王明理
    时间:1975年5月


怕鬼


   从前有一个人,特别怕鬼,只要有人开始摆鬼的龙门阵,他就往人群中间挤,可是,这人又很喜欢串门子,有时一去,半夜才回来。
   有一次,他去朋友家玩,玩得忘记了时间,半夜才胆战心惊地回家,在回家的路上,走着走着,听见什么东西唰唰唰地跟着他。他想,难道今天晚上碰见鬼了不成?于是,停下来听,一停,唰唰唰的声音也就停了下来,不响了,他越想越害怕,觉得真是碰见鬼了,便壮着胆子继续往前走,可只要一起步,唰唰唰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他再次停下来听,一停,唰唰唰的声音又跟着停了下来。这样反反复复好几次,他索性放开步子亡命地朝家里跑,不跑响声还不算大,越跑响声越大,好象就跟在后面追一样,把他吓得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地回到家。
   家人见他满头大汗,问他:“为啥跑得满头大汗的,怎么了?” 他被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休息片刻,才慢慢的把路上遇见的事,一五一十地向家人作介绍。
   他说他本来胆子就小,特别怕鬼,但从来都没有碰见过鬼,也没有听见过鬼的声音,今天晚上终于听见了鬼的声音,还说,这鬼一直跟着他进了屋。
   家人听他这么一说,觉得有点奇怪,大家只注意他一个人,没有看见什么东西跟着他进屋。于是,大家照起亮子到处找到处看,找了半天,大家才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有一爪刺钉住了他的长衫,被拖着进了屋,刺被拖当然就会唰唰唰的响。
             讲述:小河竹山大水井 张富良 刘忠民
                                  安绍方 张美德
             翻译:王明理
             时间:1975年5月


灰孩


   传说很久以前,有个父母死得早的孤儿,无依无靠,住在一处岩脚下。白天靠帮人放羊度日,晚上没有床睡,就坐在火塘边烤火过夜,时间一长,孤儿象从火塘里爬出来似的,一身灰,于是,大家都管他叫灰孩。
   灰孩白天放羊,晚上闲来无聊就学吹芦笙解闷,久而久之,练就了一手吹奏芦笙的好本领,哪里有什么事都要请他去吹。
   灰孩有一个表哥、两个表姐、一个表妹。表姐嫌灰孩穷,从来不与他打招呼。表妹心地善良,每次遇见都问长问短。灰孩的舅舅也是嫌弃他,还骂他是穷鬼。
   有一天,灰孩放羊到中午时分,觉得有点困,便躺下休息。刚躺下觉得有人在哎哟哟、哎哟哟的哼,灰孩抬头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又准备躺下休息。可刚要躺下,哎哟哟、哎哟哟的哼声又响起,那声音还说,我好疼啊?如果哪个把我治好了,我就告诉他一个发财的秘密。
   灰孩又重新坐起来仔细观察,可什么东西都没有发现,只见一根竹杆插在一朵蘑菇上。灰孩想,是不是这蘑菇在哼?便走过去把插在蘑菇身上的竹杆拔了下来。这时,听见蘑菇说,哎哟,好啦谢谢你哦。灰孩问道:“你不是说谁治好你,你就告诉他一个发财的秘密吗?” 蘑菇回答道:“是啊,你是个好人,你回去后,用头碰你住的岩子,边碰边喊爹啊、妈啊快开门让孩儿进来,门就会打开,里面有你享不尽,用不完的金银财宝。”
   下午,灰孩收工回到家,他按照蘑菇教的话用头去碰岩子,边碰边喊道:“爹啊、妈啊快开门,让孩儿进来。”只见岩子慢慢地打开,灰孩走进去一看,里面金银珠宝,金衣银裤样样具全,灰孩看了一样没拿,又把门轻轻关上,照旧过着他往日的生活。
   有一年,玉皇要举行祭祀活动。玉皇便差人下来请灰孩去当芦笙手。灰孩的舅舅想让自已的姑娘去参加祭祀活动,在祭祀场上找机会拉一个芦笙高手回来做姑爷,他认为能成为玉皇的芦笙手者,一定是个有钱有势的人家。
   祭祀日期快要到了,灰孩的表妹不知道灰孩是玉皇请的芦笙手,想邀约表哥一起前去参加,她来到表哥的住处,对灰孩道:“表哥,听说玉皇要举行祭祀活动,还派人下来请了位芦笙高手,我爹想让我们三姊妹去参加,找机会拉个芦笙手回来做姑爷,走,跟我们一起去有伴。”灰孩假装没有衣服穿,回答道:“我没有衣服穿,不好意思去参加。”表妹说:“不怕,我叫我哥哥把他的衣服洗干净给你穿。”
祭祀日子终于到了,灰孩的表妹跑来叫灰孩快去换上她哥哥的衣服一起走。灰孩和表妹来到表哥家,表嫂找来衣服裤子让灰孩换上,灰孩接过衣服裤子开始穿起来,他假意把裤脚当裤腰带拉来拴在腰上。灰孩的舅舅看见,骂道:“这穷光蛋,连裤子都不会穿,还想去参加玉皇的祭祀活动。”催促自己的姑娘、媳妇快上路,不要管灰孩。灰孩的表妹无法,只好先跟姐姐、嫂子走了。
灰孩等表姐、表妹、表嫂走后,他回到岩脚,洗去身上的灰尘,打开石门找来金衣银裤穿上,背上金芦笙参加祭祀活动去了。
   灰孩的表姐、表妹、表嫂来到祭祀场上,看见一位长得英俊潇洒,金光闪闪的芦笙手在吹芦笙,芦笙曲调满地滚,小孩捡来玩。灰孩的表姐、表妹、表嫂没有把场上的灰孩认出来,四姑嫂兵分二层围堵芦笙手们的出路,一心想把这位长得英俊潇洒,穿得金光闪闪的芦笙高手拉回去做姑爷。
灰孩吹着芦笙来到大表姐、二表姐跟前,两个表姐拼命围堵,可无论她们怎么卖力还是没能拉住,让灰孩闯过了关。
   灰孩来到表妹跟前,有表嫂帮助,衣角被表妹逮住差点走不脱,费了好大劲才闯了出来,顺利回家。
灰孩回家后,脱下金衣银裤,换上往日的旧衣服穿上,仍然过着平常人的生活。第二年,玉皇又要举行大祭了,照旧差人下来请灰孩去当芦笙手。
   象上次一样,灰孩表妹又想来邀约他一起去参加祭祀活动。 灰孩表妹来到岩脚,对灰孩道:“表哥,玉皇又要举行祭祀活动了,听说还请了位芦笙高手,我爹让我们三姊妹去参加,要我们设法拉一位芦笙手回来做姑爷,走,跟我们一起去有伴。” 灰孩同样推口说没有衣服穿。表妹又道:“不怕,我让我哥哥把他的衣服洗干净给你穿上一起去。”
   一晃,祭祀日期就到了,灰孩又来到表哥家,表嫂找来表哥洗净的衣裤让他换,他象上次一样假装不会穿,故意把裤脚拉来当裤带拴在腰上。他舅舅又看见,骂道:“这穷光蛋,连裤子都不会穿,还想去参加祭祀活动。” 然后,同样先催促自已的姑娘、儿媳快上路。四姑嫂只好又先走了。
   灰孩又回到岩脚,洗去身上的灰尘,打开石门换上金衣银裤,背上金芦笙去参加祭祀活动。灰孩来到祭祀场上,仍然象上年一样显得英俊潇洒,金光闪闪,吹的芦笙曲调满地滚,小孩照样捡来玩。
他的大表姐、二表姐拉郎心切,站在最前排堵着芦笙手的出路。表妹和表嫂还是站在最外围。
   灰孩吹着芦笙来到大表姐、二表姐跟前,两个表姐象去年一样拼命围堵,好象非拉住不可。灰孩对两个表姐不感兴趣,使尽全身解术总算摆脱出来。最后来到表妹跟前,有表嫂的鼎力相助,终于被表妹拉住。灰孩无法,只好把表妹带回家做媳妇。回到岩洞,表妹才知道,这位在祭祀场上英俊潇洒,金光闪闪的芦笙高手,原来是自已的表哥。
   灰孩的两个表姐和表嫂回到家,灰孩的舅舅问道:“大姑娘、二姑娘,你们三姑嫂都回来了,幺姑娘为什么还不见回来?” 三姑嫂把玉皇举行的两次祭祀活动所请的芦笙高手,其实就是灰孩的经过讲了一遍。灰孩的舅母高兴地说:“这样也好,幺姑娘嫁给她表哥,这不就是亲上加亲了吗。” 灰孩的舅舅不好多说,只有认可了。
   过了不久,灰孩的丈母娘想念姑娘、姑爷,提出想去看看。灰孩的丈母娘来到姑娘、姑爷门口。灰孩见丈母娘来访,非常高兴,问道:“岳母,你要进金门还是进木门?”丈母娘回答道:“我在家都是住土房进木门,还是让我进木门好。”灰孩打开金门让丈母娘进去。到吃饭的时候,灰孩又问道:“岳母,您用金碗金筷,还是用木碗使木筷?” 丈母娘又回答说:“我在家都是用木碗木筷,还是拿木碗木筷给我用吧。” 灰孩拿来金碗金筷让丈母娘用。晚上睡觉的时候,灰孩又问丈母娘道:“岳母,您睡金床还是睡木床?” 丈母娘又回答道:“我在家都是睡木床,还是让我睡木床好了!”灰孩让丈母娘去睡金床。
丈母娘在姑娘、姑爷家玩了两天就回家了。回到家,灰孩岳父问道:“你去姑娘、姑爷家,他们的生活过得咋个样啊?” 灰孩的丈母娘把她享受到的待遇,一五一十地讲给老伴听。灰孩岳父听了老伴对姑娘、姑爷的夸奖,也动了心,想去享受享受,第二天就起程去灰孩家。
   灰孩岳父心眼不好,过去瞧不起灰孩。灰孩虽然成了他的姑爷,但他去的目的是想看看灰孩到底有多大能耐。不多时,灰孩的岳父来到了姑娘、姑爷门前。灰孩还是象对待丈母娘一样,问岳父道:“岳父,你进金门还是进木门?”岳父回答:“我在家是住土房进木门,还是让我进金门嘛!”灰孩没有让岳父进金门,而是打开木门让岳父进去。吃饭的时候,灰孩又问道:“岳父,您是用金碗金筷,还是用木碗木筷?”岳父又回答道:“我在家用的是木碗木筷,还是拿金碗金筷给我用吧!”灰孩却拿来木碗木筷让岳父用。晚上睡觉的时候,灰孩又问岳父道:“岳父,您睡金床还是睡木床?”岳父又回答道:“我在家睡的是木床,还是让我睡金床好吧!”灰孩又让岳父去睡木床。
   灰孩岳父本想看看姑娘、姑爷是不是象老伴说的那样富有,可他的要求太高,姑爷故意不满足他,心里觉得不愉快,认为老伴说的是假话,才住了一天就要求回家了。
   岳父要回家,灰孩为老丈人准备了路上干粮。灰孩岳父回到半路,觉得肚子有点饿,便坐下来准备吃晌午,刚解开口袋,里面飞出来一群黄蜂叮在他脸上,蜇得灰孩岳父皮泡脸肿。
   灰孩岳父回到家,老伴看不出是被黄蜂蛰了,还夸夸其谈地对灰孩岳父道:“我就说姑娘、姑爷家金银财宝样样有,咋样,看你才去一天就吃得红光满面,胖成这个样子,要多住上几天,晓得要胖成啥样子哦。” 灰孩岳父见老伴还在夸奖姑娘、姑爷,气就不打一处来,可是又无法解释清楚,苦笑道:“是啊!老子差点胖得回不来了。”
                  讲述:小河区拖车海子 张开文
                  翻译:张文兴
                  时间:1983年5月


芦笙的传说


   传说古时候,部落战争频繁,给人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很大灾难,大群大群的男人被征调到前线打仗。部落被打得七零八落,有的部落被烧光、杀光、掠光,侥幸存活下来的人被迫进了深山老林。
有个背靠山的坝子人吼马嘶,这里在进行着一场争夺战,守护者拼命保护,抢掠者亡命撕杀,抢够了,杀够了,走了,战场上一片沉寂。寨子上死亡无数,血流成河,抗击的队伍英勇地倒下,只见阵阵凄凉 的微风拂撩起死人的衣角和袍带,尤如世间万物无存一般肃静。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从死人堆里慢慢爬起来一个人。这人就是抗击队伍中的首领叫卯当(王姓),卯当受了重伤。天空传来阵阵闷雷声,闷雷夹杂着细雨洒在卯当血迹斑斑的身上,雨水冲刷着他的血迹从脸上流到脖子上,身上的衣裤被撕得破烂不堪。
   卯当爬起来,一拐一拐地来到沟边捧起把清澈的凉水洗去脸上的血迹,爬上山包,回望被战争洗刷得凄凉的村庄,他仰望天空,嚎啕大喊道:“苍天啊!老天爷啊!睁眼看看你的子民吧!怎么不保佑你的子民啊?”喊罢,一屁股坐下,昏昏沉沉睡着了。
   老天爷听见卯当的呼唤声来到他身边,对昏昏欲睡的卯当道:“卯当,卯当,快醒醒,是你在呼唤我吗?让你活下来,就是要你拯救你的同胞兄弟的,你的哀伤沉沦感动了大地,大地就是你的父亲,你去竹林里挖竹笋充饥,先把伤养好,养强身体,会有神灵指点你如何拯救同胞的迷津,莫昏睡了,快起来吧。”说完,眨眼老天爷不见了。
   卯当模模糊糊中感觉有人呼喊他,慢慢地醒了过来。他来到一片竹林里挖来竹笋充饥,没多久身体渐渐恢复了健康,可是竹林里只有卯当一个人,时间长了,他感到孤独无聊。有一天,卯当突然听见呜呜呜的悲泣声,他寻着声音走过去,来到一颗被虫钻了孔的干竹子旁细细一听,呜呜呜的声音原来发自竹身。卯当为了解闷,砍来竹子,学虫在竹节上钻了个孔吹起来。他走到哪吹到哪,把山吹烦了。山跑到老天爷那里去告状说:“老天爷啊,快把你救的那个卯当叫走吧,他成天拿着一节竹子不停地走,不停地吹,声音悲泣难听,我实在受不了啦!”老天爷道:“你不要怕,不要烦,那是我收养的人,你回去告诉他,七天后玉皇要举行祭祀活动,让他去参加,叫他用耳听,用心记住九九八十一套笙曲回来有用。”
山回来把老天爷的话转告了卯当,卯当按照山的交待如期去参加玉皇的祭祀活动,在玉皇宫里卯当用眼看,用耳听,用心记住祭祀活动中的每一曲调。祭祀活动结束,卯当又回到竹林里,砍来六根竹子,钻上眼,安上簧片,砍来杉木挖空,将竹子插进去,吹奏起来声音优美动听,引来群鸟的静听。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