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传说 >文章内容

昭通巧家苗族文学(三)

作者:阿支都玉山​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3-12-04

猴蚂争战

从前有一只母猴下山去背水,被猎人安放在路边的弓箭射死了。而群猴正等着母猴背水来煮饭吃,可左等右等不见母猴回来,大家准备下山去找,走到半路上,发现了母猴的尸首,还发现三只蚂蚱叮在母猴尸首上。群猴不知原故,认为母猴是被蚂蚱杀死的。群猴把母猴抬回去安埋了,但总觉得蚂蚱太可恶,众猴纷纷要求猴王率大家下山为母猴报仇。猴王便召集群猴,浩浩荡荡来到蚂蚱的阵地前宣战。

蚂蚱王向猴王解释,母猴不是它们杀死的,可无论怎么解释,猴群都不听,认定母猴就是蚂蚱杀的。蚂蚱王无法,便说道:“如果你们不信,一定要开战,也要等我们的爹妈出来才开战。”原来,早上和下午蚂蚱的翅膀是软的,飞不起来,要等太阳出来翅膀才展得开,飞得起来,于是称太阳是它们的爹妈。猴群只有耐心等待。太阳终于出来了,蚂蚱王宣布战斗开始。群猴报仇心切,听见开战的一声,不由分说,拿起木棒就向蚂蚱阵地冲去。蚂蚱啥武器都没拿,只用嘴叮咬群猴。蚂蚱见群猴冲了上来,一窝蜂地飞向猴子身上乱叮乱咬。猴群眼看自己同伴身上叮满了蚂蚱,不由分说,轮起木棒就是一阵猛打,一打蚂蚱就跳开,猴群自己打了自已的同伴,伤亡惨重。而蚂蚱则一只也没有伤着。战斗结束,猴王见自己的队伍伤亡惨重,不服气,跑到玉皇大帝那里去告状。玉皇大帝问完原由,对猴王说:“下次再开战,你们不要用木棒打,只用手抓,抓一只吃一只。”
第二次战争开始了,这次群猴没有拿木棒。蚂蚱认为猴子不带武器,对自己就没有了威胁,感到高兴。开战后,蚂蚱象上次一样,个个飞向猴子身上叮起不放。猴子不等蚂蚱再起飞,就相互从同伴身上一只一只的抓下来吃了。这次蚂蚱死亡过半。蚂蚱王见自已队伍死亡过半,同样不服气,又跑到玉皇大帝那里去告状。玉皇大帝听完陈述后说道:“下次猴群再来开战,你们叮咬一嘴,立即跳进草丛躲起来。”
第三次战争开始了,蚂蚱见猴群来势汹汹,飞上猴身上叮一嘴就立即跳进了草丛中。这次,双方虽然没有受到多大损伤,但都没有很好的消灭对方。就这样,双方交战不休,不分胜负。最后,猴王和蚂蚱王一起去找玉皇大帝评理。玉皇大帝觉得长期这样打下去也不好,于是用划分领地来解决猴子与蚂蚱之间的矛盾。他把深山、悬崖划给猴群,荒坡、草坪划给蚂蚱。就这样,猴子与蚂蚱的战争总算平息了下来。至今,猴子仍然占据深山老林和悬崖,而蚂蚱则在荒坡、草坪里。
                      讲述:巧家县城 李光亮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4年4月
猴王与蚂蚱王打冤枉仗
传说很久以前,有个斗卯的母亲上天去了,他去寻找,没有找到。他在回来的路上经过一个坝子,看见一群猴子在那里戏耍,心中不愉快,便拔出剑杀死了猴王的一个女儿。他把死猴丢到了蚂蚱王管辖的领地里,然后到猴王那里告状说:“猴王啊,你女儿经过蚂蚱村时被蚂蚱王的子民杀害啦,快去看看吧。”
猴王不知原故,听说自已的女儿被蚂蚱王的子民杀害了,瞬间悲愤起来,命令猴将们前去看个究竟。不久,猴将回来说:“报告猴王,猴姑娘果真被害,尸首仍暴露于蚂蚱王领地。”猴王听后火冒三丈,立即下令猴将士们开往蚂蚱王国,准备与蚂蚱王国开战。
猴王率领将士们来到蚂蚱王国,个个手拿棍棒,威风凛凛一字排开,等待着蚂蚱来应战。蚂蚱王听说猴王调兵遣将准备讨伐自已,早有思想准备,不慌不忙地找来三位蚂蚱元老商量对策,三元老经过深思熟虑后提出,采用飞叮战术对付猴王。蚂蚱王采纳了三元老的战略战术,召集士兵,赤手空拳等待猴兵来决战。
猴王兵马来到阵前,发现蚂蚱将士赤手空拳,没带武器,感到纳闷,认为这些赤手空拳的蚂蚱将士必死无疑。猴王报仇心切,顾及不了那么多,下令开战。战斗开始后,猴将士们扛起棍棒直朝蚂蚱阵地冲去,一时间,棍棒飞舞,山摇地动,尘土飞扬,分不清是在打蚂蚱还是在打自已,只见棍棒落处猴兵东倒西歪死伤一片。而蚂蚱则起飞如闪电,个个飞将起来直叮向群猴,戏弄群猴。
战斗到傍晚,各自收兵回营。手无寸铁的蚂蚱将士,因为蚂蚱王采纳了三元老的飞叮战术,战斗一开始将士们就飞了扒在猴子身上,结果无一兵一卒损伤。而猴将士则见蚂蚱就打,结果自已打自己,死伤过半。
各自收兵回营后,猴王见自已的将士死伤大半,左思右想,认为应该找自已的三位高参来商量商量对策,于是,找来三位高参出主意。三位猴高参,听完猴王介绍战斗经过后哈哈大笑说:“不怕、不怕,下次再开战,就采用跑舔战术对付蚂蚱的飞叮战术吧。”猴王采纳了三位猴元老的战略计划,又动员起猴将士准备报惨败之仇。
蚂蚱王听说猴王又来讨战,认为上次已经赢了,便冒冒失失地动员起自已的将士,还想继续采用上次的战法对付猴王。蚂蚱王见猴王的将士仍然没有带武器,还暗自高兴。战斗开始后,只见双方将士都手无寸铁,战成一窝蜂。蚂蚱仍象上次一样尤如雷公闪电,跳跃如飞箭,直叮向猴兵身上。可是蚂蚱将士一叮上猴身,猴将士们相互一只一只地从同伴身上抓来吃掉。战争同样打得天昏地暗,战至傍晚,猴将士们用跑舔战法战胜了蚂蚱将士,战斗获全胜,自已无一伤亡。而蚂蚱王国却全军覆没,蚂蚱王被逮住交给猴王。
猴王亲自提审蚂蚱王。猴王吓唬道:“蚂蚱王,我要把你烧掉,你怕不怕? ”蚂蚱王摇摇头说:“不怕!”猴王又说:“我要把你剁成肉酱,你怕不怕? ”蚂蚱王又说:“不怕!”猴王接着又说:“我要把你吃掉,你怕不怕?”蚂蚱王又回答说:“不怕!”猴王见无计可施,便问道:“这世上,你最怕的是什么呀?”蚂蚱王想了想说:“这世上,我最怕别人把我从岩上丢下去。”猴王心想,就按它最害怕的去惩罚它吧。于是,猴王和将士们提着蚂蚱王来到悬岸边,猴王使足全身力气,将蚂蚱王向岩脚丢去。这一丢,蚂蚱王脱手飞走了,从此,世上才又有了蚂蚱种。
            讲述:小河公社竹山大水井生产队 杨美英
            翻译:王明理
            时间:1975年3月
百鸟服
传说很久以前,在一个寨子里住着对相亲相爱的后生,女的叫妞彩,男的叫晁施郎。妞彩不但人长得最漂亮,而且心地善良,手巧,刺绣、纺织、琴棋书画样样会,是世间最能干的女子。晁施郎也是位英俊潇洒,机智勇敢,武艺超群的小伙子。妞彩和晁施郎从小情投意合,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有一天,妞彩正在门口绣花、绘画,正巧晁施郎从门前经过。妞彩看见晁施郎正朝着自己走来,有意把针线包放在晁施郎要经过的路中央,进了屋。晁施郎不知道原故,看见路中央有个针线包,便顺手捡了起来。妞彩从屋里出来,有意识地找针线包,还边找边问道:“谁捡到了我的针线包,如果是谁捡到请把它还给我,我愿意嫁给他做媳妇。”晁施郎看见妞彩找得着急的样子,忙把针线包递到妞彩跟前,说:“我捡到一个,你看是不是你的。”妞彩接过针线包,不好意思地说:“是我的!”妞彩腼腆地谢过晁施郎,请晁施郎进屋,把自已愿意嫁给晁施郎的要求对父母一说,父母从小就看着晁施郎长大,对女儿提出的要求十分满意,就这样,妞彩与晁施郎结成了夫妻。
由于妞彩长得很漂亮,晁施郎舍不得离开半步,整天守着妞彩看,夫妻难舍难分,无论出远门或是下地干活,都形影不离,久而久之,犁田打耙的活就没人去做,田地荒废了很多,生活一天不如一天。妞彩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便对晁施郎道:“晁施郎,咱俩在一起生活,整天形影不离,犁田打耙的活路无人去做,你看我们的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长期这样下去不好,你不要整天守着我,还是下地干活去吧。” 晁施郎说:“我也是看到田地荒废,心里着急,早就想赶牛去犁,可是,我随时想看到你这迷人的容貌,舍不得离开你半步啊!”妞彩说:“那这样吧,我画一张像给你带在身上,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想我,你就拿出来看看,这样,我不就天天在你身边了吗?”妞彩便把自己画了一张像给晁施郎带在身上,从此,晁施郎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把妞彩画像带在身上,只要想起就拿出来看看。
有一天,晁施郎去犁地,他把妞彩的画像挂在树枝上,以便来回都看见。突然间下起雨来,雨把画像淋湿了。雨过天晴,晁施郎忙把画像摊在蒿枝尖上晒,继续犁地。晁施郎只顾犁地,画像晒干却忘记了收,这时,突然刮来一阵大风把画像吹走了。
被大风吹走的画像正好落在大路中央。皇帝正带着一队人马从这里路过,士兵捡到了画像,立即向皇帝报告,皇帝接过画像一看,赞不绝口,说道:“这民间还有这等美貌的女子,快去把她找来。”随从立即组织人马逐家搜查。妞彩东躲西藏,可无处藏身,终于被官兵抓住,送给皇帝。皇帝见妞彩确实是位美丽动人的女子,便下令把妞彩抢入宫。临走,妞彩嘱咐晁施郎道:“我走以后,你上山去打猎,收集百种鸟羽毛,缝一件衣服穿上来找我。”
晁施郎按照妞彩的嘱咐,天天上山打猎,收集了百种鸟羽毛,缝成件百鸟服穿在身上,吹着芦笙来到皇宫门口。他边吹边舞,身上的百鸟服光芒四射,芦笙曲调优美动听,引得宫廷内外众人围观。
妞彩来到皇宫已经三年,一直愁眉苦脸,无任何笑容,她的悲伤感召了天地,白天无阳光,晚上无月亮,昏暗了三年。皇帝自从抢到妞彩后,整天守着她看,不理朝纲,不施朝政,搞得民不聊生。
有一天,门卫突然进来报告说:“有个穿得光彩照人,英俊潇洒的年轻人在门外吹芦笙跳舞,引得宫廷内外好多人围观。”妞彩一听,便知道是晁施郎来了,心里暗暗高兴,轻轻笑了一声,她这轻声的一笑,天亮了半边。皇帝惊奇地问道:“妞彩,你进宫三年无笑容,天地昏暗了三年,今天你笑出半点声来,天地就亮了一半,你再笑一声,让天地全亮起来。”妞彩说:“如果要我多笑,就把你身上的龙袍脱下来与外面吹芦笙的年轻人换穿,我就多笑几声,让天地全亮起来。”
皇帝带着妞彩来到宫外,传令叫来穿百鸟服的晁施郎,令他脱下百鸟服与自己换皇袍穿。皇帝穿上百鸟服,学着晁施郎的样子在门外吹起芦笙跳起舞,可皇帝穿上百鸟服,不但不会光芒四射,反而变成一只非鸟非兽的怪物,吹的芦笙怪声怪调,刺耳难听,原来亮的半边天又重新暗了回去。官兵们问妞彩是怎么回事,妞彩回答说:“因为门外那怪人怪兽吹的怪声调引得天地不高兴,重新昏暗回去,你们快去把他杀掉,天就亮了。”官兵出门,一阵乱剑杀死了皇帝。
晁施郎换上皇帝的皇袍后,妞彩将他引进宫中梳妆打扮,教他料理朝政,一切交待完毕后,妞彩命令侍卫扶晁施郎坐到皇位上,开始朝政。晁施郎坐在皇位上,显得更加威武,妞彩站在身旁会心地笑了,这一笑整个天地全亮了起来。晁施郎在妞彩的帮助下,做起皇帝得心应手,深受民众爱戴,从此,生活幸福美满,养儿育女,据说她们的儿女比天上的星星还多呢!
                      讲述:巧家县城 李光亮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4年4月
着史嚷和妞糌
很久以前,有个寨子里住着对恩爱夫妻,女的叫妞糌,男的叫着史嚷。妞糌长得美丽善良,心灵手巧,绘画、刺绣样样都会。着史嚷也是长得英俊、勇敢,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由于妞糌长得实在太漂亮,着史嚷一天到晚舍不得离开美丽的妻子半步,整天死死盯着妞糌的脸蛋儿看,无心思下地干活。妞糌心里非常着急,有一天,她对丈夫说:“着史嚷,你为什么天天盯着我看,不下地干活?” 着史嚷回答道:“你实在长得漂亮,我舍不得离开你呀!” 妞糌说:“既然你舍不得离开我,那我画张像给你带在身上,下地干活的时候,想我,就拿出来看看吧。”说罢,取下笔墨画了一张自己的像给着史嚷。着史嚷接过画像,无论走到哪里他都把像带在身上,想妞糌时就拿出来看。
有一天,着史嚷带着妞糌的画像正在地里干活,突然,天上乌云滚滚,狂风大作,雷鸣电闪,接着下起瓢盆大雨来。雨过天晴后,着史嚷才小心翼翼地取出画像来看,发现画像已经被雨淋湿了,他把画像拿去晒在地边。突然,刮来一股狂风把画像卷走了。
说来也巧,被风吹走的妞糌画像,不偏不歪,刚好落在从这里经过的皇帝跟前。皇帝看见画像,惊喜道:“这山村里还藏着这等美貌的女子啊!快快找来我看看!”话音一落,将士们便四处打听起来,几经周折才打听到这画像中人,她就是正在耕田的着史嚷的妻子。将士们传达了皇帝要把妞糌带进宫的命令,着史嚷既害怕又气愤,妞糌呢也万般无奈,对着史嚷说:“着史嚷,你也别太着急,我走以后,你上山去打猎,缝一件皮褂穿上来找我。”说完,跟着将士走了。
皇帝见到美貌娇娆的妞糌,高兴得忘记了一切,目不转睛地盯着妞糌看。妞糌被强行带进宫后,成天闷闷不乐,不言不语,不吃不喝,心里总是想着着史嚷,天地也跟着她阴沉了起来。妞糌在皇宫里住了三年,天阴沉了三年,天下洪涝频繁,处处饥荒,民不聊生。
这着史嚷呢,自从媳妇被抢走后,天天沉闷不语,度日如年。突然,想起妞糌临走时,让他上山打猎的事,他背起弩箭上山打来猎物,缝了件皮褂穿在身上,朝着妞糌走的路线找去。
着史嚷几经周折才来到妞糌在的城脚下,卫兵把他当成乞丐,拒之门外,他向卫兵说要见妞糌。卫兵听说要见妞糌,觉得奇怪,进宫去报告道:“门外有位穿兽皮皮褂的乞丐说,他要见妞糌。”妞糌听说门外有个穿皮褂的乞丐想见她时,顿时高兴得笑了起来,她这一笑,就连皇帝管辖的半个天也变亮了。皇帝问妞糌道:“你进宫三年不说不笑,天也阴了三年,为啥今天你这样高兴啊?”妞糌回答说:“刚才,门卫来报告说门外有个身穿皮褂的乞丐,皮褂比你的龙袍漂亮,所以我觉得好笑。”皇帝想,把她带进宫三年一声不笑,今天见一个穿皮褂的乞丐就笑了,为了赢得她的欢心,为何不将自已的龙袍拿去换那乞丐的皮褂来穿穿,让她天天高兴呢。于是,皇帝带着妞糌出门去见着史嚷。
见了着史嚷,皇帝便提出要用自已的龙袍换他的皮褂穿,着史嚷对皇帝说:“你这龙袍值多少钱呀? 我这皮褂可是无价之宝。”着史嚷无可奈何地脱下皮褂与皇帝交换。皇帝迫不及待地穿上着史嚷脱下的皮褂。妞糌一把拉起身穿龙袍的着史嚷走进宫,随从和卫兵们见妞糌与身着龙袍的着史嚷准备回宫,大家一窝蜂地跟着妞糌和着史嚷进了宫。这时,身穿皮褂的皇帝大喊道:“我是皇帝!”门卫看他穿着皮褂,不问青红皂白,以冒充皇帝的罪名,一些乱棍将他打死了。
随从和门卫扶着身穿龙袍的着史嚷上轿回到了宫廷,着史嚷与妞糌终于团聚了。从此,天也会亮,地也会明,他们夫妻俩共同治理天下,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讲述:小河竹山大水井生产队 杨美英
              翻译:王明理
              时间:1975年3月
贪心朋友
从前有个父母死得早的孤儿,孤苦怜仃,无依无靠,靠上山找柴变卖维持生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活过得十分贫寒。
孤儿天天找柴都要路过一个大石头跟前,而每次都在石头上歇气。有一天,孤儿正坐在石头上休息,突然,石头开口说:“你是什么人啊,为什么天天背柴来压我?”孤儿听见石头说话,急忙解释道:“对不起,我从小无爹无娘,靠上山找柴变卖来维持生活,路过你这里累了,歇口气,请你原谅!”石头说:“可怜的孩子,你快回去找个口袋来,我拿银子给你去使。”孤儿去找了半天,只找到一条鼠皮口袋回来,石头张开嘴由他自己拿,才拿几个,鼠皮口袋就装满了。孤儿提着银子回到家,盖起新房,买来食物,过起正常人的生活。
有一天,孤儿的朋友来约他一同上山找柴,他这朋友见孤儿修起了房子,又拿出烟来分他抽,感到很奇怪,问道:“你这穷光蛋,哪来那么多钱修房子,买烟抽?”孤儿把如何上山找柴,石头如何让他拿银子等经过讲给他朋友听。
孤儿朋友是个贪心鬼,认为发财的机会到了,他学孤儿,装得可怜巴巴的样子,天天上山找柴,回来时同样在孤儿原先休息过的石头上歇气。有一天,石头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啊,为什么天天背柴来压我?”孤儿朋友回答说:“对不起,我是孤儿,我从小无爹无娘,靠上山找柴变卖来维持生活,到你这里累了,歇口气,请你原谅。”石头又同样对孤儿朋友说道:“可怜的孩子,快回家找个口袋来,我拿银子给你使。”孤儿的朋友贪心特大,他回家找来条用牛皮做的大口袋,石头张嘴让他自已拿,他伸手任意拿,银子拿完了口袋还没装满,于是,他在石头肚子里乱抓,抓疼了石头心子,石头哎哟一声,嘴一闭把他手夹住。孤儿朋友无法脱身,只好坐在石头跟前,让妻子天天为他送饭。
孤儿朋友被石头夹住手,从石头肚里拿回来的银子用光了,就连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来吃了。有天早上,他婆娘送饭时,对丈夫说:“现在家里什么都没有了,今天早上是我送的最后一顿饭,下午我就不来了,咱俩夫妻一场,来,咱俩亲个嘴,算个告别吧!”夫妻俩伤心地亲起嘴来。石头觉得很可笑,张嘴一笑,孤儿朋友趁机收回手臂,从此,夫妻俩勤勤恳恳,靠劳动过日子。                 
                 讲述:巧家县城 李光亮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4年10月
斗妖婆
从前有个傻大姐要和妹妹一起去看外婆,可是姊妹俩从来没有见过外婆,又没有去过外婆家,更不知道要走哪条路。
妹妹比姐姐聪明,姊妹俩临走时,妈妈左嘱咐右嘱咐道:“你俩姊妹走在路途中,遇到岔路时不要走小路,要走大路。”姊妹俩回答说:“好!”而后告别了妈妈,高高兴兴地启程去外婆家,姊妹二人走着走着就来到条岔路口。妹妹对姐姐说:“妈妈说了,要走大路不要走小路。”傻大姐争辩说:“妈妈说了,遇到叉路时要走小路不要走大路。”姊妹俩争来争去,姐姐坚持要走小路,妹妹争不过姐姐只好跟着走小路,结果来到了老妖婆门口。
老妖婆看见有俩个姑娘来到门口,便问道:“俩孙子,要到哪里去呀?”姊妹俩回答道:“我俩要去看我们的外婆,但以前没有去过,不知道路怎么走!”老妖婆又问:“你俩以前见过你们的外婆吗?”姊妹俩又回答:“没有见过!”老妖婆说:“啊,太好了!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外婆,快进屋来。”傻大姐信以为真,赶忙拉着妹妹进了老妖婆的家。
妹妹见老妖婆举动有些异常早有防备,傻大姐却无丝毫戒备。晚上睡觉时,老妖婆安排道:“你俩姊妹脱下衣服烤烤,哪个身上没有虱子哪个跟我睡。”妹妹顺手抓把麻子拿在手上,烤衣服时将麻子丢进火塘,麻子乒乒乓乓的响。老妖婆叫道:“哎哟哟,你的虱子太多了,你上楼睡去。”轮到傻大姐烤的时候,一点响声都没有。老妖婆轻言细语地说:“你就跟我睡吧。”于是傻大姐就跟老妖婆睡。
睡到半夜,老妖婆把傻大姐吃了。妹妹听见老妖婆哗啦哗啦,咔嚓咔嚓的响声,便问道:“婆婆,你在喝什么汤,啃什么骨头呀?”老妖婆回答说:“是狗吃蚕豆,喝酸汤!”
妹妹想借口逃跑,扯谎道:“婆婆,我想出去小便。”老妖婆回答道:“外面天太黑,怕鬼,等天亮再出去。”妹妹又说:“你如果怕我跑掉吗拿根绳子拴住我的手,如果要我回来,拉一下绳子我就回来了。” 老妖婆说:“好!”老妖婆找来根绳子把妹妹手膀拴上。
妹妹出门后,解下绳子拴在老母鸡翅膀上,然后爬上了一棵大树。老妖婆怕妹妹不转来,随时都拉紧绳子,可每拉一次,老母鸡都哎哟哎哟的叫,再拉再叫。老妖婆觉得声音不对,出门一看,只见绳子拴在老母鸡翅膀上,妹妹不见了,老妖婆气得到处乱找,可天太黑,没有找着。
天亮了,老妖婆去提水,提水的地方正好路过妹妹在的树脚。妹妹看见老妖婆从树脚经过,吓得眼泪掉了下来。有颗泪水正好掉在老妖婆的手背上,老妖婆用舌头舔了舔,自言语自地说道,天上雨水是淡的,人间雨水是咸的,难道这树上有人不成?便抬头向树上一看,发现妹妹爬在树上。老妖婆高兴地叫道:“我的好孙孙,你害得我好找,快下来跟外婆回家!”妹妹说:“我上得来,下不去了。”老妖婆说:“你不下来我要上来了哦。” 妹妹回答道:“不要上来,你回去找把斧子来砍倒树,我就下来了。”
老妖婆果然回家找来斧子准备砍树。妹妹想了想说:“外婆,要想树子倒得快,你就往树上砍一斧又往石头上砍一斧,树就倒得更快了。”老妖婆信以为真,按照妹妹教的,往树上砍一斧又朝石头上砍一斧。就这样,老妖婆砍了半天,斧子砍卷了,树子还没倒,老妖婆这才发觉上当了,操个破嗓子骂道:“你这个该死的,骗我把斧子都砍卷了,你怕会飞哦,看我上来把你吃掉!”
妹妹见老妖婆真的往树上爬,眼看快要抓住自已,吓得连哭带喊道:“老天爷啊救救我吧,老妖婆要吃我啦!”边哭边往树尖上爬。就在这时,正赶上玉皇大帝出来巡游。玉皇听见有人呼救,往下一看,看见妹妹正没命地往树尖上爬,玉皇放下只箩篼把妹妹救走了。
老妖婆眼睁睁看着玉皇把妹妹救走,想到自已的美餐没有了,为了能追上妹妹,她学着妹妹边爬边喊道:“天老爷啊!救命啊,老虎要吃我啦。”玉帝听见又有人喊救命,出来一看,原来是老妖婆在喊救命。玉帝便放下只漏了底的箩篼把老妖婆吊上去,刚吊到半空中,老妖婆就掉了下来,正好掉在石旮旯头砸死了,尸骨变成一种叫做荨麻的植物,这种植物会蛰人,被蛰着皮肤瘙痒难受,人们把它称为‘老变婆’。
                      讲述:巧家县城 李光亮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4年10月
画眉斗狐狸
春天来了,鸟类开始筑巢繁衍后代。喜鹊把巢穴筑在高高的树上,不到一个月,就孵出了三只小喜鹊。一出壳,小喜鹊就喳喳喳的叫个不停,它们的叫声被狐狸听见了。
有一天,狐狸来到树下,高声喊道:“母喜鹊,母喜鹊。”母喜鹊回答:“什么事?”狐狸说:“我饿得很了,丢一个儿下来我吃。”母喜鹊说:“我才孵了三只,不够丢给你吃。”狐狸恶狠狠地说:“如果你不丢下来,我要上来连你娘娘母母吃掉哦。”母喜鹊不知道狐狸不会爬树,胆小,生怕真的爬上来连自己吃掉,只好含着眼泪丢一只下去给狐狸吃。
狐狸骗得母喜鹊的儿吃后得寸进尺,还想再吃。第二天它又来到树脚,大声喊道:“母喜鹊,我饿得很了,快丢一个儿下来我吃。”母喜鹊回答道:“只剩两个了,舍不得丢给你吃。”狐狸又说:“如果你不丢下来,我要上来连你娘娘母母吃掉哦。”母喜鹊无奈,只好又丢下一只给狐狸吃。可怜母喜鹊辛辛苦苦孵出来的三只小喜鹊,被狐狸骗吃了两只,只剩最后一只了。
第三天,母喜鹊飞到草坪坝去找食,边找边伤心地抹眼泪。母喜鹊的举动,被同时来找食的画眉看见了,画眉问道:“母喜鹊,你哭什么啊?”母喜鹊回答:“我才孵了三只儿,被狐狸要吃了两只,我伤心啊!”画眉听后安慰道:“可怜的母喜鹊呀,你怎么那么笨哟,你的巢穴筑在高高的树上,狐狸怎么爬得上来嘛!你看我的巢就筑在草坪坝里,我都要把儿孵出来,喂长大,不要怕,下次狐狸再来,你就说有本事赌你上来, 如果它问是哪个教的,你就说是我教的,让它来找我。”
母喜鹊含着泪回到巢穴,不一会儿,狐狸果然又来了。狐狸又喊道:“母喜鹊,我饿得很了,快丢一个儿下来我吃。”母喜鹊说:“我只剩最后一个了,舍不得丢给你吃。”狐狸生气道:“你如果不丢下来,我要上来连你娘娘母母吃掉哦。”母喜鹊得到了画眉的指点,试探着说:“你有本事,赌你上来!”狐狸装模作样地往树上爬了几下,便问道:“是哪个说我不会爬树的?”母喜鹊将画眉如何教它的经过托盘告诉了狐狸。狐狸按照母喜鹊指的方向,去草坪坝找画眉算账去了。
狐狸来到草坪坝找到画眉,便问道:“画眉,你怎么教母喜鹊戏弄我,害得我饿到现在,我要吃你的儿,快拿你的儿来我吃,要不然我连你都吃掉。”画眉回答说:“哎哟哟,狐狸大爷,我的儿小得可怜,还不够你塞牙缝,这样吧,我带你去吃大餐,如果吃不着,你再来吃我的儿怎么样?”狐狸听说有大餐吃,高兴地回答说:“好嘛。”
画眉带着狐狸来到一个坝子上,正赶上要吃中午饭,有个拉彩提着饭篮子,要去为在地里干活路的父母送饭。画眉对狐狸说:“等一会儿,我上去把拉彩引开,你趁机去吃她提的饭。”画眉带着狐狸来到叉路口,画眉飞去缠住拉彩。提饭的拉彩见一只画眉飞来飞去地围着自己转,放下手中的饭篮去追赶画眉。狐狸趁机把饭篮里的饭菜吃了,胀得狐狸七天七夜进不了食。
到了第八天,小画眉开始出巢了。这天,狐狸又大摇大摆地来找画眉,对画眉说:“画眉,我饿得很了,快拿你的儿来我吃。”画眉回答道:“哎哟,狐狸大爷,我的儿太小不够你吃,我带你去吃租①吧。” 狐狸也为象上次一样,还要捞到一大餐美食,爽快地答应说:“好嘛。”
画眉对狐狸说:“我两个去对面山坡上,有人在山脚下烧火山,我在山下扇风,你在山顶上叫,火烧到那里,你就跑到那里叫,租就会顺风上来,到时候怕你吃不完哦。”狐狸夸口说:“你看看我肚皮,有多少我都吃得下。”画眉把狐狸支走后,对小画眉说:“儿啊,我把狐狸骗走后,你们兄妹赶紧出巢,飞到对面树上等我。”说完,画眉跟在狐狸后面来到一座山下。
这天,正好老农准备烧火地,为来年耕种作准备。狐狸不知原故,按照画眉的要求来到山顶上,边走边叫。老农们听到狐狸的叫声,便从四面八方点起火来,大火朝着山顶烧去,不一会儿,火就把狐狸围在中间,烧死了。母画眉高兴地回到巢边,带着自己的儿女,唱起歌,欢快地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至今,在鸟类世界里,画眉仍然号称能歌善舞者,是人们最喜爱喂养的鸟之一。
                         讲述:巧家县城 王玉珍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7年11月
注:①租:烧火山。
绐狐狸吃乒叭果①
有一天,狐狸正在荒坡上找吃的,遇见一只母雀也来找食,狐狸说:“母雀,我饿得很了,想吃你。”母雀看了看说:“哎呀,狐狸老爷,你看我这小点肉,咋个够你吃嘛,昨天我去对门山坡扛料来筑窝时,发现那里有一大块乒叭果,我带你去吃吧!”狐狸不知道什么叫做乒叭果,便问道:“该是真的?”母雀回答说:“是真的,我不会骗你!”狐狸信也为真,跟着母雀来到山坡上。
这片山坡是头一年人们才砍过的火地,准备烧了第二年种庄稼。这天,正赶上砍火地的人们要来烧火地。母雀把狐狸带到火地上方,对狐狸说:“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撵乒叭果来给你吃,等一会儿,乒叭果上来的时候,我飞到哪里,你就跑到哪里。”狐狸高兴地答说:“要得嘛!”不多时,砍火地的人们围着山脚开始点火。这时,刮起一阵大风,大风把熊熊烈火刮起几丈高,火苗飞到哪里燃到哪里。母雀有意向着火焰大的方向飞去。狐狸见母雀向火焰大的方向飞,还以为乒叭果就在那里,不顾一切地赴向大火,火地烧完了还没有吃到乒叭果,而周身却被烧焦。
火地刚烧完,母雀就飞过来问:“狐狸老爷,乒叭果好不好吃?”狐狸这才知道上当了,哭丧着脸说:“哎呀呀,今天我终于被你骗着了。”母雀哈哈大笑说:“我好喜欢,我好喜欢!”说完,扑哧一声飞走了。这真是再狡猾的狐狸也有上当的时候。从此,狐狸身上变得红黑交加,一股煳臭味。
                    讲述:小河竹山大水井 杨美英
                    翻译:王明理
                    时间:1975年3月
注:①兵叭果:烧火地的声音。
母鸡与野猫比嘴
有天早晨,公鸡上山犁地去了。母鸡带着帮小鸡,在家里煮饭。中午,母鸡对小鸡说:“孩子们,你们在家玩,我去给你们的爹送饭。” 小鸡们异口同声答道:“好。”
母鸡提着饭篮去给公鸡送饭,走到半路上,被一只野猫发现了。野猫问道:“母鸡,你要到那里去?”母鸡回答说:“公鸡犁地去了,我要去送饭!”野猫说:“来,咱两个比个嘴看那个的嘴大。”母鸡不知道野猫的阴谋,便放下饭篮和野猫比起嘴来,结果,野猫把母鸡叼走了。
公鸡在山上等着母鸡送饭来吃,可等了半天不见来,便放下犁头,准备回家吃饭。公鸡回到家不见母鸡,问小鸡道:“孩子们,你们的妈妈呢?”小鸡同声回答说:“我们的妈妈给你送饭去了!”公鸡一听,感到事情不妙,可能发生什么事了,忙对小鸡们说:“孩子们,你们好好在家,不要乱跑,我去找你们的妈妈回来。” 
公鸡顺着母鸡送饭的路线找。走着走着,遇见棵青?籽。青?籽问道:“公鸡,你要到那里去?”公鸡回答:“母鸡去给我送饭,到现在都没见回来,我要去找。”青?籽籽说:“我和你去找好不好?”公鸡说:“好嘛!”
青?籽与公鸡一路作伴一路找,两个走着走着,又遇见了棵缝衣针。缝衣针问道:“公鸡,你两个要去那里?”公鸡回答说:“母鸡去给我送饭,丢了,我两个要去找。”缝衣针说:“我和你两个一起去找好吗?”公鸡说:“好吧!”
青?籽和缝衣针陪着公鸡,朝着母鸡送饭的路线找去,三个走着走着,又遇见了棰衣棒。棰衣棒又问:“公鸡,你们三个要去哪里?”公鸡回答:“母鸡为我送饭,丢了,我们要去找。”棰衣棒说:“我陪你们去找好吗?”公鸡说:“好嘛!”
青?籽、缝衣针、棰衣棒和公鸡结伴,走着走着,又遇见了牛屎巴。牛屎巴又问道:“公鸡,你们四个要去那里?”公鸡回答说:“母鸡为我送饭,丢了,我们几个要去找。”牛屎巴又说:“我跟你们一起去找好吗?”公鸡说:“要得!”
青?籽、缝衣针、棰衣棒、牛屎巴和公鸡一路走一路找,来到了野猫洞,发现母鸡已经死在野猫的床上。而野猫呢,背水去了,准备背水回来煮母鸡吃。
大家看到这情景,趁野猫还没有回来,便商量如何收拾野猫的对策。公鸡负责指挥,牛屎巴在门口,负责滑倒野猫;青?籽躲进火塘里面,负责爆炸野猫;缝衣针躲在床上,负责扎野猫屁股;棰衣棒躲在楼上,负责棰打野猫。
一切准备就绪后,大家各自把守自己的路口。这时候,野猫,喵喵的背着水,唱起歌,正准备回来煮母鸡吃。野猫刚走到洞门口,没注意,一脚踩在牛屎巴上,摔了一跤,水泼得一身湿漉漉的。野猫赶紧跑到火塘边准备烤火,躲在火塘里的青?籽,叭的一声爆炸开来,炸得野猫全身是灰。野猫站起来往床上一坐,躲在床上的缝衣针狠狠地扎进野猫屁股。野猫痛急了,喵喵的叫着往楼上爬,刚爬到楼口,躲在楼口的棰衣棒跳起来几棒把野猫打死了。大家高兴地抬着野猫回家,煮吃了。
                   讲述:巧家县城  王玉珍
                   翻译:张文兴
                   时间:2007年11月
母鸡为公鸡送饭
早上,公鸡要去犁地,便对母鸡说:“中午我不转来吃早饭了,你把饭送到地头来我吃嘛。”母鸡答应说:“要得。”交代完毕,公鸡扛起犁头枷担走了。
饭煮好了,母鸡把饭装进背箩,准备给公鸡送去。母鸡来到半路上,听见一只小野猫喊道:“哟,母鸡,你要干啥去呀?”母鸡回答说:“公鸡犁地去了,我要去送饭。”小野猫说:“哦,下来咱俩个量量嘴,看那个的大再去嘛。”母鸡回答说:“时间不早了,怕公鸡饿,等我把饭送了再来量吧。”小野猫说:“不要多长时间,快下来量了再去送。”母鸡没办法,只好把背箩放在路边,下坎去和野猫量嘴去了。
母鸡来到路坎脚,小野猫问道:“母鸡,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啊?”母鸡说:“我忙得很,还是我先来吧。”说罢,野猫把头伸了过去。母鸡张开小嘴,可嘴太小塞不进野猫的头。野猫说:“不行不行,你的嘴太小了,还是我来吧。”野猫把嘴一奓,母鸡把头凑过去,只见咔嚓一声,小野猫把母鸡头咬碎吃了。
公鸡不见母鸡送饭来,饿极了,便放下犁头枷担,准备回家吃饭。它回到半路上,发见母鸡背饭的背篓在路边,路坎脚有堆鸡毛,公鸡道:“哎哟,母鸡被它爹吃掉了!”话音刚落,小野猫听见了公鸡的说话声,又喊道:“哟,公鸡大哥,你要到哪里去?”公鸡回答:“我在山上犁地,等母鸡送早饭来吃,等到现在都不见送来,饿了,准备回家吃饭去。”野猫说:“不要慌,不要慌,下来咱俩量量嘴看那个的大,再回去吃嘛。”公鸡回答说:“我实在饿得受不了啦,等我回去吃了饭,再来量吧。”野猫说:“不要好长时间,快点下来量了再去吃。”公鸡想了想,对小野猫说:“你怕我跑掉吗,这样嘛,吃了饭以后,我站在房子周围叫,你听到我在哪里叫,你就到哪里来找我。”野猫说不过公鸡,只好按它说的办了。
公鸡回家吃过饭,找来一颗青?籽捂在火塘里,又拿根凳子放在火塘边,找棵针插在凳子上,放一堆牛屎在门口,拴根木棰在门上,放了窝蚂蜂在院坝。
一切准备就绪后,公鸡来到院坝,咕咕、咕咕的叫了几声。小野猫正耐着性子等待公鸡叫,好不容易听见声音,兴奋得不得了,便来到公鸡叫的院坝察看,却不见公鸡。公鸡在院坝叫了两声,又换在房背后咕咕、咕咕的叫。野猫听到公鸡在房后叫,又跑到房背后找。公鸡又飞到房梁上咕咕、咕咕的叫。野猫又追到房梁上。公鸡又飞下来咕咕、咕咕的叫。野猫又追了下来。
野猫追上跑下,追了半天追不上公鸡,累及了,自语自言说道:“哎呀,累死我了,等我进屋烤烤火,休息休息再说。”野猫来到火塘边,拿起火棍往火塘掏,埋在火塘里的青?籽嘣的一声爆炸,迸出的火花烧在野猫身上。野猫疼得大叫一声,跳起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插在凳子上的针嗖一下扎进野猫屁股上。野猫痛急了,站起来往外跑,一脚踩在牛屎巴上,滑倒在地。拴在门上的木棰跳起来就打。院坝头的蚂蜂飞过来帮忙,野猫被蛰得皮泡脸肿,死得龇牙咧嘴。
公鸡叫了半天不见野猫追来,想是不是被收拾掉了,便转身回来看,只见野猫被打、被蛰得皮泡脸肿,早死得龇牙咧嘴,硬梆梆的了。
公鸡看见野猫被打死,高兴得笑起来,这一笑啊牙却被笑落啦。马跑过来看到野猫的死样,觉得也可笑,笑得滚来滚去,结果把角碰掉了。牛走过来看见野猫的死样,觉得确实可笑,结果把上牙笑掉了。所以,现在的鸡没有牙,马没有角,牛没有上牙。
                  讲述:小河竹山大水井 杨美英
                  翻译:王明理
                  时间:1975年3月
大肚汉
传说很久以前,有个寨子里,有家夫妇生了个大肚儿子。这大肚儿子刚生下来就会说话、会吃饭,才一个月就会走路,三个月便比大人吃得多,五个月就既能吃又能做,成了大小伙,力大无比。全寨人感到奇怪,都称他为‘大肚汉’。
大肚汉的父母也是感到烦恼,因为大肚汉太吃得了,一家人每天煮的饭只够他一个人吃。一年辛辛苦苦种来的粮食还不够他吃半年,这样长期下去怎么得了!大家开始嫌弃起大肚汉来。
有一天,大肚汉的父亲想用棵大树压死他,便找到一棵三人围不拢的大树,带着大肚汉去砍,砍到树快倒的时候,他父亲有意让他站在树倒的方向,用肩去扛,结果,大树把大肚汉压在下面。
大肚汉的父亲也为大树把他压死了。收拾起工具回家报信,一家人高兴地杀猪宰羊,想好好吃上一顿。可刚刚把肉煮熟,正要开饭,大肚儿子就扛着大树回来了。大肚儿子问道:“父亲,树放在哪里?”父亲见儿子扛着树回来,生气地回答说:“就放在山花边。”大肚儿子放好树,高兴地说:“才砍一棵树,您们就杀猪宰羊给我吃,以后我多砍几棵回来,让您们天天煮好的给我吃。”坐下来把肉吃得一干二净,其他人连一口汤都没有捞着喝。
第二天,大肚汉的父亲又带着他来到一块大石头下,父亲叫儿子去背大石头,自己从左右挖,想让石头压死儿子。大肚汉按照父亲的要求作好准备,父亲开始挖,挖了半天,石头终于倒下来压在大肚儿子身上。父亲认为这次大肚儿子死定了,又收拾起工具赶紧回家,一家人把唯一的牯牛宰了,准备好好的吃上一顿。可牛肉刚刚煮熟,大肚儿子又背着石头回来了。大肚儿子问道:“父亲,石头放在哪里呀?”父亲不高兴地回答说:“就放在院坝头。”大肚儿子把石头放好,又高兴地说:“今天才背了个石头回来,您们就把牯牛宰了给我吃,以后我多去背几个回来,天天有肉吃。”便坐下来把牛肉吃得一干二净,大家又眼睁睁地看着他一个人吃,连汤都没有捞着喝。
大肚汉也是个聪明人,心想,我肚子这么大,吃得,父母生了我,还要辛辛苦苦养活我,这样长期下去,家要被我吃穷,父母还得不到好日子过,算啦,我还是离开这个家吧,免得全家人遭殃。
大肚汉扛起铁弩,离家出走了。他走着走着,碰见一位同样要离家的朋友。那朋友问:“大肚朋友,你要到哪里去?”大肚汉回答说:“我太吃得了,父母养不起我,我要离家出走了。”那朋友回答说:“我也是被家人嫌弃,跟你一起走有个伴吧?”大肚汉说:“好嘛。”就这样,两个结拜成弟兄,一起走。二人走到半路上,又碰见一位朋友。那朋友又问道:“两位哥哥,要去哪里啊?”大肚汉和他的朋友回答说:“我俩太吃得,家人嫌弃我们,我们要出走了。”那个朋友同样说:“我也是家人嫌我吃得,我才出来的,我和你两个一起走吧?”大肚汉又回答说:“好吧。”就这样,三人称兄道弟,结伴同行,三人走了三天三夜,终于来到一片森林里,兄弟几个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第一天早上,大肚汉对三弟道:“今天早上,我和你二哥下地干活,你在家煮饭。”大哥、二哥下地干活去了,三弟在家煮饭。饭煮好了,他站在门口大声喊道:“大哥、二哥回家来吃饭了。”这一喊不要紧,却被岩上的壤听见了,壤一个闪光飞过来把饭菜吃个精光。大哥、二哥回来,问道:“三弟饭菜在哪里?”三弟回答说:“大哥、二哥啊,刚才,我站在门口喊你们的时候,被对门岩上的壤听见了,一个闪光飞过来把饭吃光了,我还没来得及重新煮呢。”大肚汉说道:“明天早上,让二弟在家煮饭吧。”
第二天早上,大肚汉和三弟下地干活,老二留下煮饭。饭煮好了,老二同样站在门口喊道:“大哥、三弟回来吃饭了。”这一喊啊,又被岩上的壤听见了,壤又一个闪光飞过来把饭菜吃光了。大哥、三弟回来,问道:“饭菜呢?”二哥又同样回答说:“大哥、三弟啊,刚才我站在门口喊你们的时候,被壤听见了,一个闪光飞过来把饭菜吃了,我还没有来得及重新煮呢。”这次,大肚汉说道:“这样吧,明天早上,二弟、三弟你两个下地干活,我在家煮饭,我到要看看壤有多大本事。”
第三天早上,二弟三弟下地干活,大肚汉在家煮饭。饭煮好了,他站在门口,大声喊道:“二弟、三弟快回来吃早饭了。”这一喊,又被壤听见了,壤一个闪光飞了过来,大肚汉眼明手快,一把将壤擒住装进箩箩头,盖好。二弟、三弟回来,大肚汉高兴地对二弟、三弟说道:“二弟、三弟,今天早上,我们不仅有饭吃还有壤做菜。”壤听说要拿他做菜,忙央求道:“你们三兄弟,不要吃我,我有三个姑娘,你们哪个先打开我家大门,哪个就选我大姑娘做媳妇。”三兄弟一听,壤在央求他们,商量道,这样也好,反正我们都还没有找着媳妇。
三兄弟看看岩子,二弟、三弟都相互谦让。大肚汉站出来说道:“这样吧,哪个小哪个先射。”于是,三弟先射,老三拉开弩一箭射向岩上,一点痕迹都没有,箭头软绵绵的掉下来。轮到老二射了,老二拉开弩一箭射去,只留下一点痕迹,箭被弹了飞出老远。
最后,轮到大肚汉射了,他拿来铁弩,一箭射去,只见火花四起,哗的一声,岩子敞开一道大门。兄弟三人拉着壤走进一看,原来这里是神仙住的地方,瓦房一排排,仙景迷人,几个仙女正在河边戏水,牧童放着牛唱起牧歌,农夫正在收割田里的庄稼,一片繁忙景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