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传说 >文章内容

苗族民间故事中关于老变婆的对比研究

作者:晓阳 文章来源: 原创 发布时间:2014-01-14
 

苗族民间故事中关于老变婆的对比研究

晓阳

   

    【摘要】苗族民间故事中关于老变婆(毕卡捞)的描述占有很大篇幅,这一塑造形象常常被丑化甚至神化,扮演了和豺狼虎豹同类的反面角色。对这一特定对象进行研究,对于苗族民间文学本身甚至是苗族历史、文化都具有重要价值。本文就其不同文本中老变婆的描述进行肤浅探讨。

   

    【关键词】苗族民间故事  老变婆  研究价值

   

老变婆(苗语:毕卡捞)是苗族民间故事中人人皆知的食人妖魔,她通常以女性身份出现充当故事中的主角,这在苗族民间故事中独树一帜!老变婆又经常以狡猾中参半愚蠢、主要以小孩、少女为诱捕猎食对象,同时具有变身术,这也成为大人们常常用来威慑不听话的孩子的隐形力量。但不管是故事情节有多悬殊最终都以同样的方式告败:即人们战胜毕卡捞,毕卡捞则摇身变为带毒刺的霍麻,惨烈中不乏神奇色彩。关于毕卡捞的解读则几乎没有,故事人人知晓,但真正要回答老变婆究竟为何物?人们内心总有一个大体轮廓而又不能也不曾听过她的来龙去脉。那么,老变婆是苗族历史上遭受残酷虐待中某一对象抽象出来的产物,还是在迁徙旷野过程中确有这般野物?她究竟是文学层面的人物还是现实层面的人物,均无考证。不过从老人口碑中可以大体知道老变婆的一些特征:能用语言和人类交流,能使用一些工具如斧头之类,手、脸长毛,长头发,貌似人类。因此老人们还介绍了一些具体经验,如果遇到老变婆就要往下坡方向逃,这样她的头发会散开遮住眼睛。在故事中,老变婆又通常独居,最多就是有一两个孩子,要么住岩脚,要么住丛林简屋,从不曾听过变婆群或老变婆家庭的传说。

关于老变婆的传说故事,大体有这么几种:

一、诱骗小孩说。传说有一母子,有一天母亲要出去,交代孩子说:如果有人来叫你,你就叫他把手伸进这个小墙洞来看,记住我的手没有毛,指甲也不长。不久老变婆便来叫门,孩子如实说:我妈妈的手没有毛,于是老变婆回去把手上的毛颓了再来叫,孩子说:我妈妈的手指不长,于是她又把指甲咬了骗走小孩。途中被兔子发现,兔子通知老鹰去报信,自己却前去营救。兔子谎言要与老变婆合编箩筐装住孩子,让老变婆坐在里面编,自己在外面编,最后收口将老变婆装在框里推入山下,于是老变婆就变为如今的霍麻。

     二、两姐妹误入毕卡捞茅屋说。传说两姐妹要去外婆家,出发前母亲交代要走大路不能走毛路,可是两姐妹走到途中岔路时发生争执误入老变婆家。当晚妹妹利用各种机智手段逃脱老变婆,而姐姐被老变婆生吃了。夜逃的妹妹不知方向,便爬上大树等候天亮。天亮了,她看见老变婆端着姐姐的肠肚前来小河边清洗,不由得落下眼泪,刚好眼泪滴到老变婆手腕上被发现,在与老变婆的一番斗智斗勇之后,眼看大树就要被砍到,于是悲惨呼救。人们听见呼救声向女孩抛去飞筛得救。老变婆也爬到树上学着呼救,人们就把筛底弄通抛去,老变婆从筛底跌入深谷变为如今霍麻。

三、两兄弟勇斗毕卡捞说,这是关于老变婆篇幅最长、场面最壮观的故事。相传有一年天荒,一家两兄弟为整寨子百姓去找粮种。走到一村寨,发现整个寨子空无一人。几经周折最后在一家人的大柜里发现两姊妹,问其故,答曰:“我们这里有个老变婆,全村人都被她给吃了,就剩下我两,无奈只好躲到这里了。”其中一位因右耳露出柜缝被老变婆舔没了。兄弟两了解如何才能能把老变婆引来后,如实做了。不久,只见老变婆身背大花箩、手提弯刀斧头飞奔而来。藏好两位美女,兄弟两双双飞跃上楼拔剑立于楼梯口,一场激战在所难免:

老变婆奔至门外,放下花箩,双手各提斧头弯刀,径直闯入堂屋环顾,发现了两位英俊壮汉。老变婆稍稍迟疑便露出笑脸问道:“是两外侄自己下来还是老外婆上来?”兄弟两同声应道:“你上来!”说时迟那时快,老变婆右手一挥,一把斧头嗖嗖向哥哥飞来。小伙子一闪,那斧头正好砍在柱子上,盖草上的灰尘细雨般下落!哥哥还没缓过神来,一把弯刀闪电般飞向弟弟,弟弟又一闪,弯刀砸在棱子上,又是一场细雨。老变婆收起笑容骂道:两个猪仔还挺伶俐。还没等老变婆喘过气来,兄弟两雄鹰般扑下来,挥剑将老变婆砍成几半。老变婆只得使出最后一招——还身术,被分尸的各块肢体跳起合拢,顾不了斧头,冲出门外挎起花箩仓惶而逃。

这一战虽然胜利了,可是没有彻底铲除老变婆隐患。在之后的探视中听到老变婆与孩子的对话,知道还身术需要弩药对付,最终在第二场战斗中杀死老变婆及两个小毕卡捞,并按照小毕卡捞介绍的方法把全寨人还原回来。

除了以上具有代表性的故事,还有诸如自附老降毕卡捞等传说。其中有一句经典对白,可算是民间医药秘方:

毕卡捞:我要变成霍麻毒死世上的人!

自附老:霍麻毒就用鼻涕擦敷。

从以上几个有关毕卡捞的故事中我们发现。老变婆在苗族传说故事中都以人为食,既狡猾又残暴。再参照其他有关豺狼虎豹的有关故事,我们有了一个总体的理解,那就是:苗族民间故事通常以比拟、拟人手法将历史列强比喻为凶残的野兽,同时反映苗族人民在劣势环境下机智勇敢与之搏斗的精神。从这点来看,毕卡捞应该是抽象了的虚幻对象,这个对象背后则有客观存在的客体。但是故事中并没有提供更加具体的时间和地名,以至于它所描述的情况很难从苗族史中找到例证。再说故事本身包含了相当比重的神话色彩,“创作”味道还是比较重的。

如果从苗族迁徙过程来理解,苗族长时期迁徙,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深山密林为家,以虎狼为伴,摘野果为食。这样的生存环境避免不了与凶猛野兽的互相残杀。201011月参加贵州省苗学会学术年会时一位苗族领导给我讲过:传说中的毕卡捞其实指的是黑猩猩。究竟这一说法有没有依据,至今没有相关佐证。然而,从故事本身来看,毕卡捞似乎更像传说中的野人,野人存在吗?这仍然没有明确佐证。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毕卡捞是苗族人民在长期迁徙和战乱过程中积淀下来的悲痛升华出来的对人间所有残暴者的抽象物,它既不是具体的某一种动物,也并非某一件事中的某一代表。毕卡捞让人惧怕,同时又不得不用自己的聪明智慧去战胜它,获得自由和幸福。但不管后人怎么猜测、推断毕卡捞这一人物形象,关于毕卡捞的故事广为流传于苗族民间,成为苗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更成为苗族民间文学的重要一笔,这一点不可置疑!

                                                           

参考文献及资料来源:

    贵州省民族语文办公室.威宁县民族事务局《苗族民间文学选读(滇东北方言)》【M】贵州民族出版社 1995  282页。

    杨永光  王维阳《苗族民间故事》【M】贵州民族出版社 1998  382页。

    民间传说,流传于贵州威宁等地。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