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调查研究 >文章内容

浅谈普法工作在苗族地区的 重要性和紧迫性

作者:王 毅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04-10

通过多年的努力,国家普法工作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法制道路,使广大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基本上得到保障,人民享受着法制社会的平安与幸福。但是,在一些偏远、落后的苗族地区,普法工作仍然很不到位。具体表现为:

一是不懂法,以身试法的行为偶有发生。如织金县上坪寨乡苗族青年杨某某,在福建打工时深得老板信任,经常帮助老板拿一些重物回家。一来二去与老板家人混熟后,突然有一天便私自去敲老板家门,进屋后将老板娘杀害,取下身上的金耳环、金项链、金手链、金戒指后外逃,刚逃出小区不远便被抓获,后来死在狱中。

二是不知法,受侵害后不知道如何寻求法律的帮助。如1998年织金县八步街道办事处冲口苗族青年杨某某,在当地一煤矿挖煤时,因塌方打断腰椎,住院治疗一年后仍然要靠双拐才能行走,基本丧失劳动能力。煤矿老板拿3万元钱叫私下了结,有人说3万够多的啦;有人说3万元不够。结果杨某某的父亲找到我,我马上电话联系县法律服务所所长,他听了情况后按当时的国家工伤赔偿标准计算,结果赔偿得8万5仟元,合法权益得到了维护。

三是不用法,碰到法律纠纷采取回避、躲让的态度。如2015年织金县八步街道办事处落东河苗族青年杨某某,父母在外打工找得点钱回家过年,给他买了一辆两轮摩托车,正月初几就在八步街上与别人的摩托车相撞发生交通事故,对方死亡,自己小腿骨折。在死者家属的威胁下,事故发生后不敢正确面对,采取回避,躲让的办法,当地派出所叫其先拿5万元钱安埋死者,听后处理。其实事故是由对方超车占线造成的,但派出所认为对方驾驶证,行驶证齐全,杨某某既无驾驶证、又无行驶证,所以判定其承担80%的责任,这样一算下来杨某某不仅要医治自己的伤腿,还要赔偿对方数十万元,杨某某父母成天哭成泪人。后来托人找到我后,我马上给县交警大队事故科的朋友打电话说明情况,结果事故科根据卷宗材料作出客观公正裁决,裁定各承担50%的责任,大大减轻了家里的精神压力和经济压力。

四是无办法,受到侵害后喊天不应,叫地不呜。如2017年3月,织金县少普乡沙田村苗族陶某某俩兄弟,因居住在公路下面,25日这天,一辆安顺牌照大货车行驶途中突然翻下公路砸在陶某某俩兄弟房子上。虽然没有伤着人,但经估算,修复两栋房子大约要15万多元,驾驶员说无力赔偿,保险公司现场看后也不理不扯。许多天后他们来找保险公司,保险公司答复只能赔1万2仟元。结果来找到我,我听了情况后马上带上他们到住建局、发改局、房管局联系房屋受损评估事宜,结果这几家单位都没有资质承担这方面的业务。结果找到我的一个律师朋友,他出面帮助找交警部门出具现场踏勘证明后,到贵阳请评估公司评估并将评估结果送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不得不依法理赔,其合法权益均得到了保障。

五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知不对,少说为佳。

以上举列,是我看到他们受到侵害,寻路无门, 任人宰割,心里实在不是兹味而为。

我想,我们应该用我们在单位工作多年的人脉关系,帮助这些受害者讨回公道。

另外,要呼吁有关部门,加强在偏远、落后苗族村寨的普法工作。不但要教育他们知法、懂法、守法、更要教育他们当受到侵害时如何寻求法律的帮助等等。所以,就目前来说,在偏远、落后的苗族地区加强普法工作仍然是重要的和紧迫的。

        王毅  织金县农牧局公务员(退休)

                   电话:15585707908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