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调查研究 >文章内容

苗族人才成长的必由之路在于发展教育

作者:雷学业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11-06

[摘要]苗族人才的培养,关键在于发展教育。教育兴则人才兴,人才兴则民族兴,民族兴则国家兴。城步苗族历来重视教育,大规模兴办教育已有长达千余年的历史,教育发展推动人才发展,虽为弹丸之地,但英才辈出,代不乏人。

[关键词]兴办书院  发展教育  人才辈出

一、城步苗族兴办教育有长达千余年的悠久历史

史上城步苗族与川、滇、黔、桂等苗族集中聚居区比较而言,属于开发较早区域,亦即被汉民族地区文化所裹挟苗区,在汉族地区发达的经济和文化的影响下,她在全国苗族地区率先进入封建社会。早在唐末,诚微州“飞山蛮”潘金盛、杨承磊以飞山为中心,割据今靖州、城步、绥宁一带,自立十峒,号称十峒首领,并以其族分领各州峒,自发建立起封建领主的统治。“蛮酋”杨再思自称“飞山令公”,命其三子杨正修居城步赤水峒,即今城步之蒋坊乡及绥宁县关峡一带。他们世代据有大片土地和众多人口,发展成为封建领主。

封建地主经济的发展,开始推动城步苗区教育事业的发展。宋时,城步境内私塾逐渐兴起。据《宋史·蛮夷二》载,宋神宗熙宁二年,已“归附”朝廷的城步苗族杨姓先祖杨光僭“颇负不从命,诏湖南转运使朱初平羁縻之,未几亦降,乃与其子曰俨请予其侧建学舍,求名士教子孙。诏谭州长史朴成为徽、诚州教授;光僭皇城使、诚州刺史致仕,官为建宅;置飞山一带道路巡检。光僭未及拜而卒,遂以赠之,录其子六人。”其时,城步苗族先民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建学舍,求名士教子孙”的教育愿望呢?因为唐宋时期,城步苗族先民已开始与朝廷全面交往,有着深层次的沟通,苗族内部出现了大姓、富豪和土官。他们在与朝廷命官的全面交往中领会到,汉语是国内交往的基本语言,用汉文字撰写的书籍,记录着全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学好汉语汉字,不仅可以从中求得汉族的科技文化知识,而且还可以在当朝为官。另外唐宋王朝当时规定,土司必须学习汉礼,土司子弟必须入学,形势要求土司必须创办学馆。另外随着流官的增多和军屯的增设,各州县卫所屯堡都设立了书院;加之随着地主势力的兴起和改土归流,土司子弟垄断文化的局面被进一步打破。从隋唐开始,汉族科举制度盛行,对城步苗区的影响颇大,“苗酋”和土官子弟纷纷报名参加“科举考试”,有的真还“金榜题名”,走上了仕途,并且当上了“高官”。到了元代,城步苗族地区已经出现了书院。元皇庆二年(1313年),武冈(其时县治在今城步儒林镇)县尹延承直决定在县内创办一所书院,城步赤水峒苗酋杨再成立即予以响应,在耆宿杨景清、普和寺长老江正顺、紫阳向善者张茂卿等人的协助下,在当时的武冈路儒林乡创建了一所书院,修建书室,延师讲学,招团峒子弟,习经讲业,开启民智。因书院地点在儒林乡,故取名为“儒林书院”。时任学录赵长翁来城步视察,特意题写了“儒林书院”扁额,撰写了《儒林书院记》,并镌刻成石碑留存后世。书院修有正殿、讲堂、门壁、斋庑、墙垣等,规制完备,环境清幽,是苗乡学子们求学的神圣殿堂。儒林书院是我国少数民族地区最早建立的第一所书院,仅晚于我省于宋代创建的全国四大书院之一——长沙岳麓书院。儒林书院共办学三百余年,为城步苗族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不少苗族青年志士在此考取功名,走上仕途。遗憾的是,该书院毁于明代天启元年(1621年)。当年,城步、邵阳、叙浦等地少数民族举行联合起义,明廷出兵讨伐,结果官军大败,在节节败退途中放火烧毁书院,以此作为推行愚民政策、镇压少数民族的报复行为。

儒林书院被焚毁后,城步苗族人民创办书院的热情一落千丈。直到一个多世纪以后的清乾隆七年(1742年),城步知县张方佳才在白云洞北侧的白云庵旧址建成白云书院,建有讲堂、后堂、门楼、左右斋舍共十二间,右斋侧门外建有魁星阁。道光十三年(1833年),城步知县戴鸿恩将“白云书院”改为“青云书院”,意为愿诸生共登青云,深心造士。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被废,前后办学159年。

城步在全国少数民族地区最早被封建王朝“改土归流”。明弘治十七年(1504年),当其他民族地区仍处在“羁縻”时代,城步就被明廷“改土设县”。建县以后,设有“县学”(又称“儒学”),给予学额二十名。到清顺治年间慑于城步苗族人民的压力,清廷给城步增加了学额,改为廪生二十名,增生二十名,武生八名,“猺生”(对少数民族生员的贬称)三名。乾隆七年(1742年)城步粟、杨苗民起义被镇压后,知县张方佳在城步生苗区扶城、横岭、莫宜、蓬洞、拦牛“五峒”地区设义学,使苗峒人民“知书明礼”,以泯其“造反”精神。至清末的1906年,城步共有官立、私立初等小学堂25所,学生600多人。

二、古代城步苗族人才辈出代不乏人

城步是我国苗族的发祥地之一,1956年经国务院批准,成为全国第二个苗族自治县。早在明弘治十七年(1504)城步建县时共有人口18万。随着多次战争及大饥大疫的影响,城步人口逐渐下降,到清嘉靖二十一年(1816年),城步人口只有92612人,解放后的1958年也只有122655人,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城步总人口250633人,其中苗族人口148232人。城步苗族在全国56个民族13亿人口中,是一个很小的支系。但是,由于城步苗族从很早时候起就注重发展教育,大办书院、义学,注重人才培养,使城步苗区出现了“儒道文风,骎骎昌盛”、“冠带如云,弦歌盈耳”的景象,开创了城步苗区历代举人进士、文臣武将代不乏人的良好局面,在历史上产生了一大批开国建功、拓疆创业的有功之臣。据统计,自唐至清,城步有史志资料记载的历史人物达二千余人,七品以上官员达300多人,其中四品以上官员60多人。文官方面,城步自宋至清共有40多人考中“举人”、“进士”,其中宋代杨正修为城步考中“进士”第一人。杨正修(895年—969年)为“飞山蛮”首领杨再思第三子,被封为诚州赤水峒(今城步蒋坊乡和绥宁关峡一带)领主,为城步土著杨姓苗族第二世祖。杨正修自幼聪明好学,熟读“五经”。五代后梁贞明己卯岁(919年)夺得“经魁”,次年中“进士”,被朝廷敕差邵州都统,授银青光禄大夫。明代,城步有杨逢时、杨乔然等数十人考中举人、进士,其中明万历年间考中“进士”的杨逢时,官至广西提学副使、四川布政使司,为四川最高行政长官。清代,城步有杨兆鳣、陈公谟等人考中进士。武官方面,最著名的有明朝开国元勋黔宁昭靖王沐英;有帮助朱元璋打下江山、建立明王朝的常胜将军、凉国公蓝玉。清有贵州镇远府总镇将军、世袭云骑尉、湖北郧阳总兵龚继昌;永州镇守、永州协都司、山西平坦营游击孟光爵。在这些风流俊杰之中,有一个特别群体似繁星一般闪烁在城步历史的天空,这就是璀璨夺目的“城步杨家将”。据《明史》、《宝庆府志》、《城步县志》和杨氏谱蝶等史料记载,自唐至明,出自城步的杨家将领共52人,其中唐有“飞山蛮”首领杨再思及其十子“十峒首领”;宋有抗金名将、岳飞部下统制杨再兴;元有苗军元帅、钦赐“忠愍完者”杨通贯(杨完者)及其“杨家军”;明有镇守宣府的镇欮大将军、总兵官、昌平侯、颖国公杨洪……他们于不同朝代建功立业,保家卫国,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和个人胆识,为推动人类进步和历史前行,各自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正如清道光《宝庆府志》所云:“城步山峭多石,气象雄伟,历代名将出焉。”

这里要特别一提的是沐英。沐英是古代城步苗族人才的杰出代表。沐英(1345年—1392年),原姓李,字文英,城步扶城峒(今城步丹口镇)人,苗族。元朝末年,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南方少数民族纷纷组织义军北上。战乱中,沐英祖父李十一携家眷漂流至安徽濠州定远,因兵慌马乱,战火连绵,沐英之祖父和父母亲均死于战火或疾病,少年沐英成为孤儿。1352年,当时正在郭子兴麾下供职的朱元璋见年仅8岁的沐英孤苦无依,深表同情,于是收为义子,改从朱姓,赐名文英,嘱咐马夫人精心抚养,请来名师传道授业,教以文攻武略,使少年沐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从此,沐英在军营中与朱元璋朝夕相处,深受战争的考验与洗礼。10年以后,18岁的青年沐英即因显赫战功被提拔为帐前都尉,驻守镇江,开始担任军事要职。不久被提升为指挥使,率领大军攻城略地,所向披糜,战功赫赫。马皇后建议恢复沐英原姓,朱元璋爱怜不舍,说:“无从尔姓,亦无从我朱,取朱之下李之上”。于是折中赐姓“木”。后因功封西平侯,受命世守云南,又加“水”为“沐”,是为“沐”姓。沐英谦虚好学,勤于军政,在战争中锻炼成长,27岁即被授予荣禄大夫、大都督府同知,33岁时被命为征西副将军,率兵强渡黄河,平息了西藏、四川等地发生的叛乱,因功封西平侯,赐世券,食禄二千五百石。34岁被封为征西将军,平定西蕃叛乱,拓疆土数千里,西北各地自此安宁。36岁挂帅出塞征战,活捉原元国公脱火赤和知院爱足等,生擒其全部,大胜还朝。37岁那年,随大将军傅友德奉命征讨云南,智取曲靖,收复昆明,攻破大理,一举收复了云南。到洪武十六年(1383年)三月, 39岁的沐英受命镇守云南,担任“云南王”。沐英好贤礼士,善待部下,经常手不释卷,礼请儒生讲说经史,执行“顺而扶之”、“抚而治之”、“招怀番首,先礼后兵”的政策,团结西南各民族人民,兴修水利,大抓屯田,开发盐井,发展商业,整修道路,特别是增设府、州县学几十所,择选民间优秀子弟入学,月赐饮膳,年赐衣服,使云南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教育兴旺。至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元月,48岁的沐英因积劳成疾,加之因接连闻听皇太子病逝和马皇后崩驾的消息而伤心过度,突发中风,死于宅中。噩耗传出,云南“军民三日罢市”,朱元璋十分痛心,“哀为恸哭辍朝”,并命归葬京师,追封沐英为“黔宁王”,谥号昭靖,侑享太庙。沐英成为明朱王朝惟一一位享受“侑享太庙”待遇的“异姓王”。沐英死后,其子沐琮继袭黔国公爵位。自沐英死至明亡,沐氏家族世袭黔国公爵位,子孙世代镇守云南,计12世16任共270年。

在城步人才的历史上,还有一类人才值得大书特书,这就是苗族起义领袖。他们为了自己民族的生存和自由,带领本地区苗族和其他兄弟民族揭竿而起,反对历代封建王朝的残暴统治,为了民族利益,他们不怕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英勇不屈,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据史料记载,城步自三国建兴三年(225年)诸葛亮南征九溪十八峒至清末的1700年间,共爆发过大小起义和反抗斗争上百次之多,仅明清两代500余年就爆发过大小起义和反抗斗争56次。在这些反抗斗争中,涌现了一大批苗族领袖,他们用超人的胆识和智慧,用鲜血和生命,写下了可歌可泣、悲壮激越的辉煌篇章。在这些杰出的苗民起义领袖人物中,最典型的有如下几个:

其一是宋代苗民起义领袖杨再兴。此杨再兴非抗金名将杨再兴。据《宝府府志》、《武冈州志》等文献记载,宋绍兴元年(1131年),为反对宋王朝对城步苗族的压迫,杨再兴及其子杨正修(非考中进士的杨正修)、杨正拱领导了城步苗、瑶、侗各族人民大起义,这次起义前后持续20多年,最终迫使“绥宁县治移武阳砦”,维护了城步、绥宁等地苗胞的切身利益。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七月,南宋朝廷“遣边前军统制李道”前来征讨,苗军终因寡不敌众失败,杨再兴父子不幸被俘牺牲。

其次是明代苗民起义领袖蒙能、李天保和李再万。明朝建立不久,就派兵到西南各民族地区霸占苗民田地,勒索钱财,苗族人民忍无可忍。明正统元年(1436年),蒙能、李天保领导城步乃至湘、桂、黔边境苗族举行起义,反苛派、反卫所屯田、反贪官污吏,苗军先后攻下了新宁、绥宁、新化、靖州、会同等州县。明景泰年间,苗军势力发展到贵州播州(今遵义)、隆里、黔东和沅州(今黔阳)、广西桂北、湖广衡州(今衡阳)等地。景泰七年,蒙能在攻打贵州平溪卫(今玉屏县)时中枪牺牲,苗军拥立李天保为首领,李天保以城步横岭峒为根据地坚持反抗斗争,他自称“武烈王”,制定年号“建元武烈”,建立“真龙殿”,设立长坪府大寨县,称要“攻武冈,直抵湖广至南京”登殿。明廷派总兵官方瑛前来镇压,苗军与明军在湘、桂、黔边境鏖战5年之久。天顺五年(1461年)闰十一月,苗军失败,李天保在贵州清水坪被俘,被害于北京。李天保起义失败后,明朝达官显贵变本加厉侵占民田,欺压苗民。弘治十四年(1501年),城步莫宜峒苗酋李再万领导城步、绥宁等地苗民举行大起义,义军张挂黄旗,设立了天王、总兵等名号,李再万自称“天王”,聚众数万,攻城略地,很快控制了城步五峒四十八寨和广西义宁、兴安等地,声震朝廷。明廷即派湖广巡湖阎仲宇、总兵徐琦率兵65000余人,从武冈、绥宁、全州、兴安、义宁分兵八路进剿。第二年二月,苗军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李再万随部万余人被困死于湘桂交界的吊丝洞中。

其三是清代苗民起义领袖粟贤宇、杨清保。乾隆年间,城步土地兼并厉害,佃农人数激增,丁瑶负担沉重,官吏仗势欺民,迫使苗、侗、瑶等各族人民不断起来反抗。乾隆五年(1740年),粟贤宇、杨清保分别在城步横岭峒和莫宜峒发动起义,湖南绥宁、广西龙胜等地苗人纷纷响应。清廷分批派遣镇筸总兵刘策名和贵州总督、总理苗疆钦差大臣张广泗率大军前来镇压,粟贤宇、杨清保先后被俘,壮烈牺牲。

三、共产党领导城步苗族走上人才发展道路

(一)新中国城步教育事业蓬勃发展

新中国成立以后,党和政府非常重视民族教育事业。1950年春,县人民政府接管各小学,调整学校布局,设立了13所民族完全小学、41所民族初小。学校贯彻“向工农开门”的方针,劳动人民子弟大量入学,并减免其学杂费。到1976年,小学增至372所,学生达30933人,其中少数民族学生14733人,学龄儿童入学率96.3%。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城步的教育事业发展更快,全县实现了村办有小学,乡办有初中和中心小学,县、区办有高中。1989年完成了普及初等教育的历史性任务,1998年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达标,同时普及实验教学和扫除青少年文盲工程也达到省定标准,教育事业迈上新的台阶。从1977年到2004年,全县高中毕业生17230人参加高考,被大中专学校录取10240人,其中重点本科706人,一般本科1331人,大学专科3366人。这些考上大中专院校的学生中,有少数民族学生6240人,占62.6%。1985年,县一中学生皮利民考入北京大学。1993年,县一中学生饶俊淦以641分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成为恢复高考后城步第一个考入清华的大学生。以后又有肖爱华、王成峰等7人考入北大和清华。

(二)新中国城步苗族人才茁壮成长

少数民族干部迅速成长。新中国成立后,党和人民政府把培养少数民族干部摆到了十分重要的位置。通过在剿匪反霸、土地改革等运动实践中培养,民族院校、党校干训班培训、组织外出参观考察,以及有经验的南下干部和有文化的知识分子干部传帮带等多种形式,积极培养和选拔少数民族干部,放手让他们管理少数民族事务和地方国家事务,促进县内少数民族干部迅速成长。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县委将少数民族干部的培养选拔作为振兴民族经济、加快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战略任务来抓。县委专门成立了培养选拔少数民族干部领导小组,干部选拔培养重点向少数民族倾斜,在公务员录用中突出以少数民族为主。同时,选派少数民族干部外出挂职锻炼或下派培养,或向上级机关输送,通过这种方式培养的少数民族干部有400多人,少数民族干部占全县干部总数58.7%。通过党和政府的重点培养,县内少数民族不仅有了管理本民族、本地方事务的权利,而且有了参与管理党和国家大事的权利。建国以来,城步共有3位同志当选为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代表,有8位同志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2名同志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有5位同志当选为共青团全国代表大会代表。陈求发同志是城步苗族干部最优秀最杰出的代表。他于1954年12月出生于城步一个苗族家庭,1973年3月至1975年9月在家乡联兴小学担任民办教师和学校负责人,1975年9月至1978年10月在国防科技大学电子工程系雷达对抗专业学习,1978年10月进入国家航天工业部工作。他从一名普通设计员做起,先后任职于航天工业部、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任人事教育司司长,两年后升任党组成员、纪检组长,2005年7月任副主任。2008年3月任新成立的工业和信息部副部长,兼任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第一任局长,负责管理中国的航空、航天、兵器、造船等军工行业,作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参与了“神七”、“神八”、“神九”飞天和“天宫一号”对接工作,成为我国航天航空领域的专家和领导。同时兼任国家航天局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2013年3月至今担任湖南省政协主席、党组书记。他还是中共第16次、第17次、第18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十八届中央委员。

少数民族科技人员茁壮成长。新中国成立后,县委县政府加强对科技工作的领导,多渠道培养和引进科技人才,科技队伍逐渐壮大,科技人员素质不断提高。到1986年,全县科技人员总数达2427人。一大批苗族科技工作者迅速成长,为国争光。苗族医师陈世良,从1964年开始自学蛇伤医学,利用祖传秘方及多种民间偏方研究出了中、草、西三结合治疗蛇伤方法,成为苗乡山寨自学成才的蛇伤名医,当选为中国蛇伤学会会员、中国中西医结合研究会急救医学专业委员会和国际毒素研究学会会员、国院C·S—B·S蛇伤学会会员、中国科协自然专门学会会员、湖南民族医学研究学会会员。50年来,陈世良利用特殊医术治疗蛇伤1000多例无一发生意外,他多次出席了国内外的各种学术讨论会、经验交流会,他撰写的40余篇学术论文、有4篇在国外发表,8篇在海内外获奖,16篇被国家有关部门重点收藏。苗族学者肖辉乾是国内外著名的苗族光学专家,1935年出生于城步西岩,1958年毕业于中南土木建筑科学研究院,1961年至1962年在前东德依尔门诺电气工程学院进修照明工程,1989年应英国皇家学会邀请到英国讲学和工作半年。肖辉乾先后担任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物理所副所长、所长、国际照明委员会(CIE)执行委员、中国照明学会理事、北京照明学会理事、中国建筑学会建筑物理分会理事长等职,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76年9月毛主席逝世后,肖辉乾受命担任毛主席纪念堂灯光设计组组长,由他负责完成的毛主席纪念堂瞻仰厅和水晶棺照明方案研究成果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999年国庆50周年时,他受命担任首都夜景照明专家组组长,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获得了国庆活动总指挥部嘉奖。他参加完成的“洁净厂房设计规范”于1989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和国家计委优秀标准奖。1992年,他获得了“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

文艺人才异军突起。苗族是一个多才多艺的民族、苗族的民间文学、艺术、音乐、舞蹈、体育和工艺类美术等都较发达,民间文艺生活丰富多彩。新中国成立后,县委政府积极贯彻“两为”方针,把发现、培养文学艺术人才当作重要的工作来抓,培养出了一支德艺双馨、富有活力的文学艺术队伍,为繁荣新中国苗族文艺创造了良好条件,推动苗族文学艺术蓬勃发展。1955年出生的苗族版画家张正扬,自幼爱好美术,1973年开始从事美术创作,先后进修西安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现为湖南省美术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他创作的木刻作品《家》参加西德第38届萨尔州国际博览会展出;石版画《版纳风情》参加中国首届版画版种大展并参加第五届国际书画展荣获金奖;石版画《傣族风情》参加全国首届少数民族艺术大展荣获二等奖;丝网版画《象》参加第十二届全国版画展览;石版画《斗牛》参加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木刻《苗乡恋》参加第三届祖国颂国际书画大展荣获特等奖;石版画《版纳风情》、《傣族风情》、水印木刻《风雨桥》、丝网版画《象》由北京邮政局作为中国邮政明信片出版发行。2005年9月,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国家邮票印制局、中国集邮总公司出版发行“当代中华文化名家张正扬版画专题邮票”。部分作品被美国、德国、英国、意大利、日本、韩国等艺术机构或国际友人收藏。

1960年出生于城步杨柳乡的苗族著名作家肖仁福,1982年毕业于邵阳师专中文科,1987年毕业于吉首大学中文系。他当过农民,做过教师,长期在党政部门工作,谙熟机关生活。业余从事文学创作,在《芙蓉》、《青年文学》、《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当代长篇小说选刊》发表小说数十件,已出版长篇小说《官运》、《位置》、《心腹》、《待遇》、《意图》、《仕途》、《家园》七部,历史小说《万人之上》、《首长红颜》两部,小说集《箫声曼》、《局长红人》、《脸色》、《玩火》、《进步》、《官帽》、《裸体工资》、《综合处长》、《肖仁福作品精选》十部,随笔集《领导也是人》、《权规则》两部,共计六百多万字。其中《箫声曼》1987荣获中国作家协会和国家民委主办的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2002年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发行的长篇小说《官运》则奠定了他作为一位文坛实力派作家的地位,使他一夜之间大红大紫,该书一出版,便引起文坛极大关注,读者竞相购买,年内重印十多次,登上各大中城市畅销书排行榜,并被大量报刊连载。

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的竞争核心是经济和科技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人力资本是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培养人才的唯一出路在于发展教育,教育兴则人才兴,人才兴则民族兴,民族兴则国家兴。实现苗族梦,中国梦,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务之急就是发展民族教育,为民族为国家培养更多优秀人才。

参考文献:

1、《城步苗族自治县概况》(2009年版)

2、《城步人物谱》(第一辑,杨清辉主编)

3、《城步苗族简史》(送审稿,刘志阶、雷学业著)

4、《城步文史》(第二辑、第九、十合辑)

 


作者简介:雷学业,湖南省民族研究学会会员、湖南省苗学学会会员、邵阳市政协文史研究员、城步苗族自治县苗学学会理事、城步苗族自治县政协学习文史委主任

通联: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行政中心3号楼2楼县政协学习文史委

邮编:422500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