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医药 >文章内容

关于苗医药产业化的几点思考

作者:姚辉 文章来源: 中国民族宗教网 发布时间:2013-09-09
姚辉(苗族)


  苗医药产业具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并取得一定的成绩,但仍然存在很多问题。苗医药知识产权没有得到保护,人才队伍迫切需要建设,很多苗药物种濒临枯竭。这些状况让人担忧……
  
  一、苗族医药产业化,前景美好,意义重大。
  
  苗医药产业是世界公认的十五类产业的朝阳产业之一,即使在世界经济金融危机的二十一世纪初,发展速度仍然较快,市场拓展能力强劲,是世界最具有拓展市场和发展空间的产业之一。其特点是科技含量高,经济附加值大。近年来国际市场对传统及天然药物的需求量快速增长。作为其中一个分支的苗医药产业发展空间与远景更为强势。苗药具有味数少、服量少、用途广、毒性小、治难症、效果好的特征。认真开发苗药可以造福人类社会,给患者带来福音。同时可以解决就业问题,提高财政收入,发展民族经济,提高民族自信心。这对于经济落后、产业单一、很多县市财政收入没有上亿的苗族地区作用就十分明显。总之做好苗医药产业化前景美好,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二、苗族地区具有开发传统医药产业的有利条件:
  
  1.苗族地区药物资源丰富。苗族大多居住在亚热带山区,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所以药物资源十分丰富。仅是黔东南州就有药用植物2624种,占全国药用植物的23.5%.全州种植中药材基地近30万亩,种植品种近80个。苗岭主峰雷公山被誉为我国中亚热带极为珍贵的物种基因库。弄相山被誉为天然药园。月亮山被誉为天然药库。云南省以植物王国著称,该省苗族聚居山区也得益于这个称号。其药物资源种类之多,品质之好,产量之大是很多平坝地区所不能及的,它天然纯净、疗效独特。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的三七产量就达4800吨,全国的三七需求量98%均出自文山。
  
  2.苗族地区具有丰富的传统医药知识。苗医药具有“千年苗医,万年苗药”之美誉。苗族由于生活于药物资源十分丰富的地区,较早地了解和掌握了植物知识和药用加值。至今在苗族地区,几乎每人都认识掌握几种甚至几十种药物的应用。具有“百草皆药,人人会医”之称。苗族医生会治多种疑难杂症,如脑创伤、脑萎缩、骨髓炎、白血病、前列腺肥大、肝胆肾结石、糖尿病、慢性胃肠炎、半边风等。很多尚未开发的苗药比目前市场上热销的药品、保健品功效显著。据我们认真调查得知,很多苗族补脑药物的功效远比市场上畅销的吉林敖东安神补脑液好很多。且所选用的原料比后者所选用的鹿茸丰富,更易于培植。价格也远比鹿茸低廉。敖东安神补脑液的年销售收入上亿。如果开发补脑苗药,前景应当非常可观。遗憾的是,目前我们在这方面的开发还是一片空白。苗族地区药物资源,苗族医生所掌握的配方完全可以生产出比名牌产品劲酒还好的产品,而我们却无所作为。苗族地区药物资源和苗族医药知识存在巨大的经济能量。
  
  三、苗医药产业化存在的问题与困难及原因。
  
  虽然苗族地区具有很好的天然医药产业发展条件,也取得很一定成就。但是仍然存在很多问题:1.企业规模小,投入资金少,知名度不高、缺少“龙头”企业,竞争力不强。单就苗药与藏药比。贵州苗药以7
0:40比例大大超过了藏医药企业。仅就藏药之一的“奇正制药”2010年产值达7个多亿,而贵州省苗药企业大多徘徊在一个亿。如果与国内的很多医药企业相比就差的更远。黔东南州的情况更加不尽人意。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是起步太晚。2.很多疗效确切、剂型稳定的苗药产品没有得到开发,造成这一问题的因素有:(1)门槛高。药品审批高门槛,程序多,费用昂贵,使有意涉足民族医药行业者望而生畏,扼杀不少有志振兴民族医药的创业者。国家应当把中药的研究开发与西药的开发内容、程序、要求区别开来,减少那些不必要或不很重要的研究程序,只要在安全、有效的前提下,按照边开发边提高的发展道路,逐步实现苗医药产业化。(2)药方持有者的因素,很多苗医都来自农村,且他们行医时,要么是无偿服务,要么是收取少许费用,根本不具备开发苗药所需要的经济能力,再加上他们文化低,信息闭塞,与外面沟通少,不知找谁合作开发,怎样合作开发。(3).政府因素,虽然近年来政府在民族医药产业发展上口号提得很好,党委和政府工作报告中写得洋洋洒洒,振奋人心,但真正实施的少之又少,往往是热一阵子,然后就是过眼云烟。医药开发与研究,投入大、高风险、且周期长。对于某些领导而言,在这方面难做出成绩,难做出政绩,对仕途作用不大,做不做也无所谓。目前的状况是,一些领导在上面呼吁一下,下级部门的同志们就忙活一下。上面的领导不感兴趣或发生更替,新领导不感兴趣了,下面的就对这方面的工作不闻不问,就什么也不干。往往是上一届班子认真打下一定基础,新领导班子一上任后就不再关注,更不在这方面努力,开发工作半途而废。如我省某地有一位领导曾非常重视苗医药的研究与开发,做了很多具体工作,解决很多问题,打下很好的基础。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该地民族医药产业即将更上一层楼,但是任期一满,被调到其它单位任职去了。而新领导上任后,就不再关心苗医药产业化的问题,几年的发展机遇又失去了。所以要做好苗医药产业,领导要有远见卓识,领导层要统一思想,型成较为稳定的制度,真正支持苗医药的研究与开发。不因人事的变动而受影响。
  
  四、加强苗医药知识产权保护,推动苗医药产业发展。
  
  苗族医药知识是苗族人民在长期生产生活中使用药用资源方面积累和创造的医学知识。属于应受保护的传统知识。但是缺少保护苗族医药知识产权的有效措施。导致被侵权的事例比比皆是,令人痛心。一个苗族药方开发出产品后可以有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的经济效益,但是企业未考虑给予苗族社区和提供苗族医药知识的人相应的报酬。至多出于道义给予微薄的一点劳酬。是非常不公平的惠益分享。很多企业和科研单位过河拆桥的行为让人痛心。传统医药知识是一座座丰富的矿山,但是主人的权益没有得应有的保护,所以很多苗医不愿把珍贵的药方交给科研单位和企业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正常的。现在很多珍贵的治疗疑难杂症的药方散布在民间,有的有失传的危险。所以应当加强苗医药知识产权保护,规范苗族医药开发利用行为,有效地监管控制对苗医药知识产权的剽窃行为。只有对苗族医药知识产权保护好了,那些珍贵的药方才有可能得到开发,有有了更好的药方,企业才能生产出更优秀的产品,创造更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值得一提的是,黔东南州科学技术局和黔东南科学技术协会的领导曾经多次呼吁要报护传统医药知识产权,在很多重大场合提醒广大民族医生要学会保护自已的知识产权,并告知在现行体制下的应做的报护措施,尽可能防止生物海盗的侵权。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五、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是苗医药产业化的关键环节。
  
  1.让所有的苗族医生都去开公司、办工厂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但是苗医是苗医药的主要传承者和创新者,如果他们没有一个很好的发展空间,苗医药的发展必然受到限制。离开苗族医生谈苗医药产业化仅是空谈。但是现在苗医基本是无证行医的状态,属于违法行为,处境尴尬,传承艰难。限制了苗医的临床发展。长期以往的结果必然严重影响苗医药产业化,甚至葬送这个产业。所以,现在国家有关部门应制定符合现行苗族医生实际的技术职称评定标准。不能用中医或西医的标准束缚这些有祖传秘方和实际医技而汉文化水平太低者的生存与发展。要求上级部门建立专门的苗医评估监督机构,组织专家对苗医的医术进行考核和考试发证认可,保护苗医的合法权益。
  
  2.有诸多因素导致很多老苗医不愿把自己的医技传出来,而现在更多青年人不愿学习传统苗族医药知识,导致苗医老龄化,出现青黄不接的状况。建议政府出台政策,从苗药企业上缴的税金中提取一部分作为基金,对那些传承苗医药知识很好的苗医予以奖励,对那些热爱学习苗族医药知识的青年予以鼓励。鼓励包括物质奖励和精神鼓励两种。
  
  3.培训苗族医生尤其是有一定文化的青年苗医学习企业管理与经营知识,帮助和指导他们创办苗医药企业。形成苗医药企业家培养机制。
  
  4.提高苗医的社会地位。让广大苗医合法行医之后,提高苗医社会地位是推动苗医药产业发展的一项重要举措。2007年1月18日,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召开了黔东南首届优秀民族医生代表大会,全州100名民族医生受到产彰,并颁发了《黔东南优秀民族民间医务工作者》证书。此举反响强烈,广大民族医生深受鼓舞,表示要好好工作,力争取得更好的成绩。如果各级政府多举办这样事,会取得事办功倍的效果。2011年,雷山县人民政府投入大笔资金出版《雷山苗族医药》,此书不仅介绍很多苗族特色药方,还有一个重大特色是有重大篇幅介绍有该县48位苗族民间医生的行医事迹。这可是一个创举,影响很好。如果以后,在各级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中,分配适当名额给苗医,让他们参政议政,会取到更好效果。苗医有社会地位了,会更积极地做好本职工作,也令后人向往苗医药事业。必将推动苗医药产业快速发展。
  
  六、保护药物资源,科学繁殖和栽培,为苗医药产业化提供原料保障。由于受市场经济的影响,乱采乱挖的状况日趋突出。发现一棵好药,不管大小一齐挖,斩草又除根。用途越广,疗效越好的药越贵,越贵就越有人挖,越挖就越少,越少就越贵,越贵还是越挖,恶性循环。最后面临枯竭。很多民间医生,都感叹,很多好药越来越难找了。如独脚莲,它清热解毒、消肿止痛的功效很好,医生们广泛应用,药商疯狂收购,农民疯狂采挖。现在已难觅其踪影了。而竹节三七、八角莲、雷公藤等药物的命运也同样如此。若不加以保护,所涉及的药种还会更多。每一种药物的功效是不一样的,自然也是其它药物所不能代替的。而枯竭的药种往往又是用途广泛、功效独特的药种。这些药种的流失,会造成自然生态平衡,影响人类健康与发展。也更影响苗医药产业化。保护药种,就是保护人类的健康,保护医药产业。所以必须保护药源,建立药种保护区。更重要的是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对濒危药种及时进行科学繁殖与栽培,不仅可以保护药种资源,还可以形成能让一方百姓致富新的产业,为苗医药产业化提供原料保障。如大黄藤属多年生高大攀援藤本植物,其根茎如药,能治疗多种炎症和外伤感染。从中分离出的黄藤素有增强白细胞吞噬能力的作用,对多种细菌性和流感性病毒均有抑制作用,对妇科炎症、外科感染、菌痢、肠胃炎、呼吸道及泌尿道感染有良好疗效,且无副作用。被誉为天然中药抗生素。由于人们无节制的采挖。目前,野生大黄藤资源已基本枯竭。所幸的是云南省屏边县的有识之士研究栽培,经过几年的努力已取得成功。在屏边县黄藤栽培已形成产业。又如天麻具有镇静、抗惊厥作用,能增加脑血管血流量,降低脑血管阻力轻度收缩脑血管、增加冠状血管血流量、降低血压、减慢心率,对心肌缺血有保护作用等。天麻的野生资源本来就稀少,因其价格昂贵,就引起人们的疯狂采挖,一度面临绝种。所幸的事经过科研人员和种植户的不懈努力,已取得可喜成绩。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已开办有3个示范基地,4个种植协会,2个专业合作社,种植户50000余户,种植面积200000余亩,年生产密环菌250万袋,萌发菌100万袋,系云南省最大的“两菌”扩繁基地。年产品10吨,年产值可达8000万元。黔东南州雷山县在天麻繁殖与种植也取得不错的成绩。有的农户种植天麻年收入已超过一百万元。该县方祥乡天麻种植达200多户。天麻种植面积6万多平方米。天麻种植已成为该县的特色产业之一。
  
  苗医药产业具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如果我们充分利用我们的有利条件,认真研究和开发苗医药;并采取相应措施,有效保护苗医药知识产权;重视人才队伍建设,做好传承工作;极积保护苗药药种资源,科学培植濒危药种。苗医药产业的明天就更加美好!

  
  文献索引:
  
  (1)、《雷山苗族医药》
  
  (2)、《第一届黔东南苗侗医药产业发展论坛论文集》
  
  
  (3)、《第五届云南省苗族医药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作者为贵州雷山苗医,雷山苗学会会员,政协雷山县委员会文史资料特约采编。主要研究方向:苗族医药;苗族文化。)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上一篇: 抢救草医草药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