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语言文字 >文章内容

浅谈苗语推进汉语教学的几点经验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4-01-14

  

汉语拼音是识字和学习普通话重要工具。汉语拼音学得如何,对于以后学习语文知识有着直接的影响。由于苗族居住环境的边远,孩子没有接触过汉语,学前的双语教学是真正体现教育平等的前提。经过多年的探索,我在拼音教学方面积累了一点点经验,现把我在教学中的一些做法如下谈谈:
    1.
遵循客观规律,科学选择教学策略
   
根据苗族学龄前儿童、低年级儿童在认知水平、认知特点以及个性心理特点,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认真分析孩子的母语基础,并在此基础上选择恰当的"双语"教学。
   
从儿童心理发展特点来看,孩子在知觉、记忆方面还带有很大的直觉性、形象性,抽象思维较弱。因此,要让孩子们愉快到掌握那些枯燥乏味的拼音,就必须采用直观、形象、生动的教学方法。如:学习第一个声母b,联系孩子对家人的了解,奶奶每个孩子都知道,苗语发音“bóbo”,引入了声母b。同理苗语中,汉语的所有声母、13个韵母都有,就可以用苗语把汉语的声母、部分韵母学会读写。又如在学习《咏鹅》这首诗时,我先用汉语教会孩子们读,然后再用苗语进行解释。
    2.
苗语声调的学习,是成功完成汉语拼音的关键
   
苗语因地域跨度,无标准语言,要完成对苗语的拼读,声母达到55个,韵母在汉语的基础上已有扩充,有13个韵母aoeiuaiaoiaiaoiaiinangiang与汉语相似。汉语声调的阴平、阳平、上声、去声与苗语7个调中的高平调、中升调、中平调、高降调相对应,故可用对应的汉语拼音拼读对应的苗语词汇,双语教学中,不一定要完全的对苗语进行教学,而是要让学生完成汉语声、韵、调的认知。
    3.
合理的教学方法,在苗语拼读的基础上进行汉语的拼音的认知和汉字的拼读
   
学前孩子注意力容易分散,需要借助外部刺激来集中注意力,因此,在教学中,我采取了游戏等儿童喜闻乐见的教学方法,激发学习兴趣,提高教学效果。
   
游戏。游戏可以把索然无味的汉语拼音教学变成一件苗族学生非常喜爱的事情,符合学前班学生的心理特点,使他们快快乐乐地学,轻轻松松地记,深受学生欢迎。例如,在教学韵母“a oui”时,我根据苗语长调的设计游戏,两名学生边表演苗语长调对歌:“a…….ou……i……”。通过游戏,学生反复歌咏,加强了记忆,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儿歌。儿歌由于其琅琅上口、通俗易懂的特点而受到了学生的喜爱。在教学中,我紧紧抓住一特点,把大量的儿歌引入课堂,使儿歌成为提高汉语拼音教学效果的一条有效途径。例如,在学习“a o e”时,教学生朗读儿歌:张大嘴巴a a a,圆圆嘴巴o o o,扁扁嘴巴e e e学生边唱边记住了a o e 的发音。
    4.
开展丰富多采的课外活动,巩固学习成果
   
在提高课堂四十分钟教学效果的同时,我开展了丰富多采的课外活动,以配合、巩固课堂教学的效果。除了常规性的拼音验收以外,我利用课外举行拼读拼写苗语比赛,表彰拼音学得好的学生,激励学生学好拼音。在此基础上,拼学汉字如:爸爸、妈妈等,使他们充分认识到了学拼音的重要性,并学以致用,巩固了学习效果。
   
总之、苗族双语教学,不按常规,以记住声、韵为目的,以苗语为基础,学会汉语拼音,在拼音的基础上,完成汉字的教学,在汉字的基础上逐步学会汉语,在学生步入一年级时,苗族孩子的第一堂课是平等的。
    (
吉首市矮寨小学 罗冬梅)

 拯救苗语的无奈——
9
个人的苗语学校

 [
背景]

为了抢救民族文化,经湖北省及恩施州相关部门批准,宣恩县小茅坡营民族小学,成为全省唯一一所苗语学校。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苗语消失的速度越来越快,苗校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少,目前只剩8个学生,连同1名教师,全校仅9人。
6月8至12
日,我先后3次到该校探访,感觉在这座海拨约800米的山顶上,3幢富于民族特色的教学楼显得空空荡荡……

 A
传承
 “
哥哥叫LaLa,姐姐叫YaYa……”

 “
哥哥叫LaLa,姐姐叫YaYa,妈妈爸爸叫NaMa……”

一种带着嘶哑的粗旷歌声,从大山顶部的学校里飘出来,就像石子击落水面荡开的涟漪。这是一个苗家汉子从心底喊出的歌,略带轻快的节奏。他在给教室里的8个孩子上音乐课。

这是68日下午,我从恩施城区驱车约100公里的山路,来到位于宣恩县高罗乡小茅坡营村的民族小学——它是湖北省唯一一所开设有苗语课程的苗语学校。学校唯一一名教师兼校长冯万清老师,正在以歌曲的形式教授学生学习苗语。

学校座落在一座海拨约800米的大山顶部。而它四周的大山,有的海拨在1200米以上。满眼植被茂密,郁郁葱葱,风景优美如画。在大山的山脚至山坡,随处可见苗族老百姓依山而建的木质房屋,这就是小茅坡营村。目前总人口465人,除少数嫁进来的汉族妇女外,其余均为苗族。苗语学校的孩子们,就全部来自这个村庄。

下午4时许,学校放学了。为什么放学这么早啊?我问。冯万清老师解释说:别看这些孩子都是小茅坡营村的,有的要走10多公里山路才能到家啊,要走两三个小时。

冯老师介绍:该校只有小学一二年级,课程与全日制小学一致,但每周多开3节苗语课。包括语数音美在内的所有课程,均由他一个人任教。三年级后,学生便转到附近全日制的团结小学就读。


座落在山顶的苗语学校


 B
抢救
 “
作为一种民族语言,丢掉太可惜了……”


为什么要开设苗语课呢?今年55岁的冯万清老师回答说:我小时候只会讲苗语,6岁上学时才知道有汉语。现在相反,村子里六七岁的孩子只知道有汉语,不知道有苗语了。感觉好像一下子从天上哗啦一声掉到地上,落差太大……”

小茅坡营村支书石志元进一步解释:目前,村子里还使用苗语交流的大约有200人,基本上是30岁以上的人。 但即使这些人,也只是在苗族同胞之间讲一讲苗语,与外人交流仍然讲汉语。而一些更年轻的苗族,大多数都不会讲苗语了。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当然希望自己的语言能够代代传承下去,因为这也是苗族的一个标志。
 “
小茅坡营村,还是全省唯一还在使用苗语的地方,宣恩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副局长孙万心介绍说:整个湖北现有苗族20余万人,主要集中在恩施州,全州苗族19.1万人,但唯有小茅坡村一直保留着苗族语言和风俗习惯,被我们称为苗族社区
 “
作为一种语言,丢掉太可惜了。宣恩县民宗局办公室主任滕树松说道:正是如此,恩施州民族宗教部门与教育部门联手,决定在小茅坡营村民族小学开设苗语课,以抢救濒临消失的民族语言和优秀民族文化。

滕树松说:他自己出身苗族,也不会讲苗语了,有时想想,身上连苗族的一点影子都不见了,人家凭什么相信你是苗族啊。

小茅坡营村的苗族人民依山而建的青瓦木头房屋——

 C
忧愁
 “
母亲不教孩子学苗语,还说难听死了’……”


 苗语为什么会消失得那么快?69日,我走访了苗语学校附近的几户苗族同胞,他们的答案是:这是社会经济迅速发展带来的必然结果。

在一面山坡上,我见到一幢面积约400平方米的全木结构的房子。这里住着一对上了年纪的苗族夫妇,他们是66岁的龙明武和70岁的罗池玉。二老介绍:他们共有5个孩子,全部在浙江打工。虽然他们和孩子们都会讲苗语,但孩子的孩子,也就是他们的孙子,均随父母到浙江上学了,这些孙辈们哪里还会讲苗语呢?像这样出去打工把孩子带到外地上学的,大有人在。

龙明武还说:以前,他们种植的稻子产量很低,后来有了杂交水稻,而杂交水稻这类名词苗语就无法翻译,根本找不出对应的词汇,大家就不得不学习汉语;再后来,家里有了电视,虽然刚开始时,很多人不懂普通话,看不懂电视,但看多了就慢慢懂了,尤其是孩子们,学起来很快。如今,整个小茅坡营村,70%的家庭有了电视,苗语渐渐地就被年轻人遗忘了。
 “
苗语的现状,让人忧愁啊。曾在苗语学校教过苗语的龙玉卓老师说道。他给我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他教苗语时,有一名年轻母亲竟对他说,苗语那是鬼话,难听死了,我叫孩子不学……


龙明武、罗池玉这对古稀苗族夫妇的儿女全部到外面打工去了——


 D
坚守
 “
光阴荏苒,岁月蹉跎,我的努力不变……”


尽管如此,冯万清老师还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坚守着苗语教学的阵地。

据介绍,小茅坡营村民族小学始建于1952年下半年,20世纪80年代末便提出增设苗语课,以抢救民族文化。因此,相关部门投入资金,共改扩建3幢富于民族特色的教学楼,这种硬件在当时的村级小学属于一流。

但正规开设苗语课是在90年代末,尤其是2000年以来。学生最多时有80多人,5个班级,教师有六七人之多。到2004年,学生锐减至13人,教师也只剩下1人了。2005年秋至今,学生数量减至8人。3幢教学楼由此显得空空荡荡。其中一幢,已被用做村委会办公的地方。

虽然如此,政府部门开设苗语课的决心并没有动摇。比如,根据要求,村级小学要全部撤消合并,但在宣恩县,仅此一个地方没有撤消。
 “
为了苗语和苗族文化不至于消失,我想尽千方百计教学,尽管这种工作量,教育部门不进行考评。冯老师说道:虽然苗语只有语言、没有文字,但他对每节苗语课,都要事先用汉语写出教案;同时,想方设法用学生易学易接受的方式来教,比如,他把一些现代汉语歌曲,改编成苗歌,教学生唱出来。

说完,冯老师当场引吭高歌,用苗语唱起《庆祝六一儿童节》。

当我问及他一个人在山上教授苗语的感受时,冯万清说:我的感受是,光阴荏苒,岁月蹉跎,我的努力不变……”


一幢教学楼成了村委会办公室——


 E
无奈
 “
目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

开设苗语课程有多大的实际效果呢? 能不能预测一下,苗语将来会不会消失?612日,我就此走访了宣恩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多名官员及部分学校教师,众人均称:这说不好。但言语和表情中,无不流露出一种无奈。

我首先来到宣恩县团结小学,这是一所拥有数百名学生的全日制小学。其中,我找到了曾在小茅坡营民族小学任教10年的龙玉卓老师。10年中,他教了4年苗语,由于学生锐减,他于2004年被调到团结小学,此后,苗语学校就剩下冯万清一人。
 “
团结小学还开不开设苗语课?我问。
 “
不开了。龙玉卓说。
 “
学生在苗语学校只学两年苗语,现在又不开了,那学生以后会不会忘记?我又问。
 “
如果经常不用,那肯定要忘记一些,龙玉卓说:这是一对矛盾,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
在宣恩县民宗局,副局长孙万心分析了苗语学校学生锐减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近年出生的适龄儿童自然减少;另一方面,是因为村里的部分儿童,随着打工父母到外地上学去了。
 “
学生数量越来越少,这苗语学校以后还办不办得下去呢?我问。
 “
正是这个担心,相关部门组织力量编写了一套《湖北苗语》的书,配用光盘,把苗语用国际音标的形式记录下来,以便保存。孙万心叹道:由于没有生源,苗语学校坚持下去看来已非常艰难。我们正在想办法。目前,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


冯老师还是坚持在山上教授苗语!!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