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语言文字 >文章内容

谈谈苗语危机与对策

作者:熊玉有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4-01-14

苗语是苗族的交流和思维工具。苗语承载着丰富的苗族文化,本身也是苗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苗语的消亡,意味着苗语反映的苗族文化将失去存在和发展的根基,从而最终导致苗族文化的消失。这种后果,实际比一种物种的消亡更可怕。当前,苗语的现状如何?是否存在消亡的危险?本文以苗语西部方言川黔滇次方言为例,结合工作和生活实际,谈谈苗语的危机与对策。

一、苗语现状

一种语言是否安全或濒危,需要用一定的标准进行衡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语言是否安全或濒危提出过一些标准,但针对的主要是使用。实际上,我们可以从语言自身变化和使用情况两个大的方面对语言是否安全或濒危进行观察和评估。下面我们具体看看苗语的现状。

(一)苗语变化

语言的变化体现在语音、词汇和语法三个方面。苗语在这三个方面也都出现一些变化。

1.语音变化

苗语语音包括声母、韵母和声调三个要素。根据我们的观察,苗语变化在这三个要素上都有体现。

(1)声母变化。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舌尖后塞音dr tr ndr ntr向舌尖后塞擦音zh ch nzh nch甚至舌尖前塞擦音z c nz nc转化。按苗语标准音或较传统的苗语语音系统,dr tr ndr ntr声母是独立存在的,但现在许多年轻人甚至中年人都发不出这四个声母了。这四个声母,被分别发成zh ch nzh nch,青少年甚至发成z c nz nc。结果,无形中增加了许多同音词或一些苗语原本没有的词,有时甚至闹出笑话。如把drongb说成zhongb,前者是“山”的意思,后者则是指“性行为”。2009年屏边举办苗族花山节,其中有一个节目名为《喊山》,主持人发音不准,说为hot zhongb,令人惊诧。二是清化鼻音hm hn hny向鼻音m n ny转化。如把hmaob(蚜虫) 说为maob(病、痛),hnangb(口袋) 说成nangb(蛇),hnyangd(重) 说为nyangd(无意义)等。三是一些人发不出dl ndl等,从而会把dlangx(黄) 说成gangx(亮);ndluas(破烂)说成nduas(麻片)等。

(2)韵母变化。与声母的合并或减少相反,苗语的韵母变化则体现为由少到多。过去,苗语一般只有十几个韵母,现在增加到了二十几个,其中er iang iao in iu uai uang ue un等都是受汉语影响而产生并用来专拼现代汉语借词的韵母。

(3)声调变化。标准苗语一共有8个声调,即b x d l t s k f。但是现在很多人发不出第四调,即l 调。这个调,一部分人合并到了第六调即s调;一部分人合并到了第七调即k调。这种情况,主要出现在不同的支系上。但是,受支系的影响,原本有l调的支系,现在能说这个调的人正在减少。声调的合并,同样增加了一些同音词。如把lul(茄子)说为lus(露水),把bangl(水塘)说为bangk(棍棒)等。

2.词汇变化

词汇是语言变化最突出的方面。从苗语的情况看,词汇变化主要包括借词的大量增加和部分固有词汇的消失两个方面。在我国,苗语的借词一般都是汉语借词。如领导、总理、手机、电视、电脑、网吧、银行、卡、天气预报、林改、医保、二拐(指中介人)、建设、小康、双抠、麻将等都借入了苗语中。这些新词,由于苗语难于表达,借入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有一些基本词,苗语也借入了,如有的教小孩把父亲直接说成“爸爸”或“dib(爹)”,把母亲直接说为“妈妈”,把哥哥说为gob,把姐姐说为jek等。在农村,一些丈夫甚至直接叫自己的爱人为“老妈”。足见苗语中汉语借词之多,以致说出的苗语其他民族都能猜出不少。在借词增加的同时,苗语一些固有词汇也在不断减少。如杯子(kaob)、窗子(khaod drait)、狮子(npongt)、枪(sob deus)等,现在好些人都不知道苗语怎么说。有次我们进行苗语口语测试,一些年轻人连“火塘”这样的苗语词都说不出,有的甚至将妇女生小孩与动物产崽混说为xangt nyuas(对人应说为yos nyuas)。类似情况,不胜枚举。随着一些动物、植物和事象的减少,苗语词的消失会越来越突出。

3.语法变化

相对于语音和词汇,语法是语言最为稳固的部分。但是,现在苗语的语法也有了很多改变。具体包括:一是正偏结构变偏正结构,如“苗文”,传统语法应说为ndeud Hmongb,即中心词ndeud在前,修饰词Hmongb在后,现在很多人都按汉语语法说为Hmongb ndeud;又如“苗寨”按传统应说为raol Hmongb,现在很多人说为Hmongb raol;再如“1998年”,按传统应说为xongt 1998,但不少人说为1998 xongt等等。二是“的”(let)字大量增加,如“我的书”,按传统语法应说为god pout ndeud,但现实中很多人说为god let ndeud; “我的房子”,按传统语法应说为god lob zhed,但现实中不少人说为god let zhed等。三是一些句子使用混乱,如“我来自文山”,好些人说为god duax zif Wenx Shangb,实际上,传统苗语不可能将duax和zif连起来说,正确的说法应是god duax Bangx Deus duax或god nyaob Bangx Deus duax;又如“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不少人说为Nyaob Dangd tab Zhenf Fud link daof xaf,按苗语传统语法,nyaob之后就要说明方位,而不能像汉语一样,将“下”放在最后,正确的说法应是nyaob jex(下) Dangd tab Zhenf Fud zhux jaox(link daof);再如“你来的时候”,现在很多人说为gaox duax touk,正确的说法应为touk gaox duax等等。这种按汉语语法说苗语的现象,相当普遍。

从以上几个方面看,苗语的变化实际不小。这种变化,直接导致不少人说出的苗语已不成其为苗语。

(二)使用情况

苗语自身变化大,其使用情况又如何呢?我们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进行观察。

1.使用人口

对苗族来说,有多少人使用苗语,我们无法统计出准确的数据。但可以这样说,苗族绝大多数还是使用苗语的。不使用苗语的人,主要是在城市中出生和成长的少数青少年,我们对部分参加高考的苗族学生进行过苗语测试,每200多人中,会遇到3~4人不会讲说苗语。根据这种情况推断,不会苗语的青少年,占到苗族青少年总数的1.5%。在云南,若按青少年占总人口的30%测算,苗族青少年应有30万人左右,则不会讲苗语的苗族青少年约有4500人。在这些青少年中,有的既不能听也不能说,有的能听但不能说,有的只会听说简单的词句,平时几乎不使用。与此同时,苗族的双语人大量增加。目前,除多数学龄前儿童和70岁以上老人外,苗族大部分人都可以算为双语人。掌握双语以后,有的人即使会苗语,有时也不用苗语而用通用语进行交流。这种情况,常常出现在一些干部或青少年中。双语人的增加,说明苗族在接受文化教育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但也表明使用苗语的人会减少。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的衡量标准,出现这样的情况,语言还是存在危险了,因为这样的语言,已经不是全民在使用。

2.使用领域

苗语的使用领域,目前主要还是家庭和村寨中的日常生活生产。离开家庭和村寨,与外界交流,本民族内多数一般使用苗语,但与其他民族交流,则只能使用汉语。也就是说,苗语在集市、行政、会议、学校教育、司法等许多领域,除了遇到交流对象是苗族,一般都不使用,其通行范围受到极大的限制。特别是在一些新领域,苗语得不到应用的情况更为突出,如报刊,据我们所知,上世纪80~90年代,为配合苗文推广,一些地方办有油印苗文报纸,但后来都停办了,现在没有任何一份报刊使用苗文;广播电视方面,目前有文山人民广播电台和文山电视台开办有苗语节目,但范围主要在文山,影响不到所有苗族地区;在网络方面,有一些苗族网站编有苗语文视频或文章材料,但总体数量不多,更多的人还是在使用汉语文进行交流。这说明,苗语难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现代社会,与现代社会的发展形成一定程度的脱节,若不采取积极措施,有可能为时代所遗弃。

3.使用功能

如前所说,一些同胞讲出的苗语之所以不成其为苗语,根本原因还是苗语功能存在问题,也就是表达不了新事物、新现象,如电、电话、手机、互联网、QQ、空间、艾滋病、禽流感、小康、航天等,苗语都没有相应的词,有的也很难造出新词,这样,在遇到类似的词时,就不得不使用汉语借词。总体看,苗语能表达的,主要是苗族的传统生活,政策理论、专业术语、科技用语、抽象概念等,苗语都难以表达。因此,离开苗族传统生活,苗语的表达功能无形中会受到限制。随着苗族传统生活的改变,许多新概念、新术语、新词汇等不断引入苗族生活之中,苗语表达功能消弱的现象会越来越严重。

4.使用态度

使用态度对一种语言的发展往往起着重要的作用。一种语言,如果使用的人觉得重要,抢救、保护的意识强烈,那么该语言就容易得到传承和发展。反之,则容易消亡。在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有的民族由于在学习通用语的同时,没有重视使用和发展本民族的语言,最后导致本民族语言濒危。相反,犹太民族面对已经消亡的希伯来语,将使用希伯来语作为实现犹太文化复兴的重要途经,从家庭开始,通过教学、宣传等手段,促进了古老的希伯来语的复活,使希伯来语成为以色列的国语,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得到恢复发展的语言。苗族对苗语的使用态度如何,也是决定苗语使用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为掌握苗族的语言使用态度,2009年我们曾对红河州河口县桥头乡老街子小打拉苗族村的28名村民进行过问卷调查,结果如下:

上表说明,苗族中大部分对自己的母语具有深厚的感情,母语意识还很强烈。不少人认为作为苗族不使用苗语就是忘本,因此积极提倡讲说苗语。在实际生活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不少例子。如在昆明市团结镇,有一对兄弟从马关搬来与汉族杂居,生活二十多年了,孩子至今会苗语,家里也使用苗语。在苗族散居地区,如云南滇西,苗族人口较少,但一般还是讲苗语,比起其他一些民族,差别比较明显。可见苗族的语言观念比较稳固。不过,苗族中也有一部分人对讲说苗语持无所谓的态度,有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和一些干部,甚至把讲说苗语当作落后或负担来看待,以讲苗语为耻,你用苗语问,他却用汉语答,这样的现象实际也不少。这对苗语的使用和发展,将造成相当的影响。

从上面情况看,苗语现已处于不安全状态,面临危机,令人担忧,应引起足够的重视。

二、苗语危机原因分析

苗语出现危机,原因是多方面的。归纳起来,我们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汉语影响

这是众所周知的,也是有目共睹的。汉语是我国的通用语,各民族都需要学习和使用,苗族地区苗族人口虽然占一定的比例,但总体人口还是没有汉族多,所以对外交往一般只有使用汉语。更为主要的是,我国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宣传等活动领域,都以使用汉语为主,随着报刊、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体的广泛普及以及教育水平的提高,汉语更是影响到苗族生活的各个方面。在这种情况下,处于弱势的苗语,面对汉语的影响,功能自然会弱化甚至陷入危机之中。现在,就算是在农村,使用苗语时,都不难看出苗语所受汉语的影响。不少人不仅会讲汉语方言,而且通过看电视等,还学会了普通话。这是一种进步,有利于各民族之间相互沟通和交流。但是如果不加注意,在强势汉语的影响下,苗语慢慢就会走向消亡。

(二)没有书面语

有的语言,如果有书面语,使用领域广,使用功能强,其他语言如何影响,一时也不会出现危机问题。对苗语来说,情况则不是这样。历史上,由于苗族没有自己的传统文字,上世纪50年代,政府虽然帮助苗族创制了苗文,但推行难度较大,至今没有形成书面语,从而将苗语“巩固”和发展起来。这样,在汉语的影响下,苗语的传统成分就会不断消失,而新的成分又不能适时产生,人们只会信手拈来,不加改造和创新地借用,结果造成苗语功能迅速弱化,从而出现危机甚至濒危。

(三)规范标准程度低

苗族有文字,是从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开始的。苗文创制后,有关部门做了一些推行应用工作,但总体是时断时续,推推停停,掌握的人不多,使用范围有限,更谈不上规范标准问题。创制文字时确定以贵州毕节大南山苗语为标准音,但实际苗文在大南山的使用,并没有形成应有的影响,结果只能是各说各的和各写各的。

(四)母语意识淡化

从以上有关苗族语言态度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出有一部分苗族对学习使用汉语持积极态度。这应是好事。但不可否认,有的苗族在学习使用汉语的同时,母语意识明显淡化。一些父母认为掌握苗语不利于进校读书,不利于升学就业等,平时不教孩子学习苗语,自己在家里与孩子交流也不使用苗语。一些苗族干部,由于种种原因,觉得讲说苗语难于表达意思,或担心讲说苗语会让其他民族听不懂,甚至会被怀疑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情况,影响自己的政治前途,从而不注意甚至不敢讲说苗语。这些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消弱了苗族的母语意识,从而在一部分苗族中形成对苗语可讲可不讲的想法,自然不会重视苗语的学习和使用。

(五)人口流动

近年来,与其他民族一样,苗族人口流动性很大,而且主要是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其他还有城镇化,异地搬迁等。这对推动苗族经济发展,使苗族与其他民族同步实现现代化,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但是,流动到城镇的苗族,往往会丧失应有的苗语使用环境,减少使用苗语的机会,让部分苗族对苗语的许多传统词汇和语法变得越来越陌生,他们的后代在新的环境中,自然会汉语而不会苗语,这给苗语的使用传承带来新的问题。如昆明安宁草铺有几个苗族村子,周围虽然都是汉族,但几十年来,村民都保持讲苗语。但为建石化炼油厂,他们即将搬迁到安宁城里,变成居民,从而打破原有的单一居住状态。可以预见,在城市里生活,不久的将来,他们的苗语将会消失。

(六)生活变化

过去,苗族生活在封闭的状态中,对于传统生活、生产,苗语完全可以表达。但是,随着苗族生活、生产的变化,苗族与其他民族一样,开始接触到许多新的东西,而一些过去的事物又慢慢在消失。如舂碓、推磨,现在都用机器碾米磨面,一些年轻人因此已经不知道舂碓、推磨是怎么回事了。再如大象、獐子、麻、蓝靛等动植物,现在好些人也不知道苗语怎么讲。特别是化肥、汽车、电视、手机、网络等,正在不断引入苗族生活、生产之中,作为少数民族,很多人甚至来不及思考该如何称呼,而只会一味的借用。这直接消弱了苗语对新生活的表达功能。

三、苗语危机的主要对策

针对苗语存在的危机和导致危机的原因,我们提出以下一些对策意见。

(一)提高认识,重视苗语传承保护

语言不仅仅是人们思维和交流的工具,更是宝贵的难于再生的重要资源。传承民族文化,首先要抢救和保护好民族语言。对于苗语,好些人可能认为还不到濒危的地步。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已经深深感到苗语危机的存在。如果现在不加重视,苗语功能将会不断弱化,并将在不远的将来消亡。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今年发布的《濒危语言图谱》说全世界有7000种语言,其中一半以上语言将在本世纪消亡,80%~90%将在未来200年内消亡。从前面我们说到的苗语使用情况,要是不加抢救保护,说不准苗语就在这些即将消亡的语言之内。因此,我们应有危机意识,做到语言自觉。

(二)领导带头,提倡积极讲说苗语

保护语言,人人有责。但是,在语言使用问题上,领导往往起着示范作用。领导讲说苗语,而且讲得较好,可以为群众树立榜样。相反,领导不重视苗语的使用,甚至自己不会讲,就会在群众中造成不好的影响,让大家觉得讲不讲也无所谓。因此,领导带头,对抢救、保护苗语具有重要意义。当然,在我国,由于种种原因,苗族领导学习的都是汉语文,加上平时接触的都是政治术语,苗族领导在会议等场合一般讲不了很规范的苗语,这是客观事实,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讲总比不讲好。这不仅是个人的语言使用问题,也是群众的语言使用问题,应当大力提倡。作为一般群众,也要积极讲说苗语。

(三)开展活动,营造苗语使用氛围

抢救、保护苗语,需要有一定的使用氛围和激励机制。建议有条件的地方或组织,开展一些诸如讲苗语比赛,苗文书面文学创作比赛等活动,对一些苗语讲得好的人进行表彰,鼓励大家学习和使用苗语文。在一些苗族人口较少的地方,还可根据苗语即将失传的实际,将苗语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增强人们抢救保护苗语的自觉性,通过政府帮助,社会支持等途径,使苗语能够得到有效传承和使用。

(四)扩大领域,激发苗语使用活力

语言要得到发展,需要不断适应新的使用领域。随着社会的不断变化,特别是科技的日新月异,语言使用领域在明显增多。如互联网的普及、通信手段的更新等,都给语言使用提供了重要平台。但能否适应,则要看各种语言的具体情况。苗语是一种弱势语言,必须采取积极主动的措施,将其引入这些新的领域,才能适应形势的需要。目前,最迫切的就是扩大苗语文在广播、电视和网络等方面的应用。广播方面,应在现有文山人民广播电台的基础上,通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多途径反映,争取在云南人民广播电台开播苗语节目,这不仅有利于加强苗语的使用,而且有利于扩大对国外的影响,意义重大。电视节目方面,除文山电视台外,在苗族较集中的县、市,也应开播苗语节目。网络方面,主要是开办苗语文网站或在苗族网站中开设苗语文栏目,为苗族网友开辟使用苗语文交流的平台。通过这些做法,使苗语在新的领域中得到应用,从而激发出苗语的活力。

(四)推广苗文,形成苗语书面语言

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有文字记录,语言才能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得以保存和传播。过去苗族没有文字,没有形成书面语情有可言。但是,上世纪50年代政府已经帮助苗族创制了文字,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推广和使用。对此,政府当然负有责任,然而关键还是苗族学不学和用不用。在国外,我们知道苗文已经相当普及,靠的不是政府,而是苗族自己。他们互教互学,办有苗文报刊,书面语已经形成,对保护和发展苗族语言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值得国内好好学习。有了书面语,苗语就可以得到规范,大家也不至于讲出些苗不苗汉不汉的语言来。

(五)建立机构,提高苗语规范标准

苗语规范化和标准化,对苗语的使用和发展也有一定的影响。不规范,不标准,各说各的,天长日久,形成更多的方言土语,互相沟通不了,语言的通用范围就会受到限制,使用人数因此减少,自然不利于语言的发展。建议在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的基础上,组建苗语术语规范标准委员会,负责苗语的规范标准工作,采取挖掘、创造等方式方法,规范苗语语音、新词术语、苗语语法等,并定期向社会公布,要求出版、广播、电视、学校等宣传和教育部门以及社会使用,逐步提高苗语的规范标准程度,促进苗语的传承和发展。

总之,苗语面临危机,某些现象甚至到了有点不可容忍的地步,应当引起各界的重视。从现在开始,只要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完全可以促进苗语的传承和发展。但愿我们早日觉醒,不会到了难于挽回的时候再来解决苗语现在已经面临的问题。

(作者系云南省少数民族语文指导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硕士,译审)

字体: 】 【收藏此文】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发表评论